潘氏宗亲网官网投稿教程及审核要求

7 5046
  • 潘仕锋 (2015/8/13)

    一:潘氏宗亲网投稿教程

    1.在浏览器中输入:http://www.pans.cn

    如下图展示步骤发稿

    注意:

    登录账户可以是:论坛账户或官网账户









    潘氏宗亲网投稿审核规定:


    1、文章标题:力求简洁、原创、新颖、语句通顺、贴合文章主旨,且标题数量在6~25个汉字之间。禁止出现广告类型和特殊符号及敏感性文字。

    2、文章要求:不允许直接复制互联网文章,必须为原创或伪原创。

    3、文章类型:不限。

    4、文章正文:

    ①正文不允许出现作者单位名称、作者名称、链接、电话等信息;

    ②文章主旨与标题贴合,内容必须为原创或伪原创:

    【所谓原创】即文章中70%的文字都是作者自己编写,互联网不存在内容一致的文章。

    【所谓伪原创】即将互联网上的文章进行整合修改,文章第一段(不少于100字)及尾段(不少于80字)原创,内容适当做修改。

    ③文章长度不可少于500字,主题要贴近本网站内容与“潘氏”相关;文章正文中宜多次且合理地出现重点操作的关键词。

    ④文章内容不存在做广告的行为和负面消息。

    高伪原创文章:

    在普通文章审核标准的基础之上,文章全部内容都进行伪原创或原创处理。

    原创文章:

    在普通文章审核标准的基础之上,全文内容为原创。

    5、本站展示文章、图片、视频、声效均来自互联网和作者个人,如有侵权和违规请联系管理员,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资料邮寄地址:广东省中山市小榄镇文化路92号3楼
           邮政编码:528415
           联系电话:18925334581
           邮件投稿:webmaster@pans.cn

           腾讯Q Q :28303856 ; 562636188
           文明办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0-22285690

  • 潘进武 (2015/10/23)

    审稿的速度太慢了、、、、、、、、、

  • zh懋华 (2016/3/9)

    审稿的速度太慢了、、、、、、、、、

  • 潘仕锋 (2016/3/25)
  • 投稿:【徽州】大阜潘祠:江南潘氏守望的圣殿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0e8c210102wi9e.html

  • bp5050 (2016/6/22)

        关于为何尊潘崇为得姓始祖的一点浅见(作者 潘京)
        目前国内外的潘氏家谱,多以“荥阳正派”作为源远流长的标志。然而追本溯源,却有毫不相同的三种说法。其一为来自毕公高之子季孙公说,即季孙公采邑于潘,后国灭,遂以国名为姓;二是姚姓说,指舜时有潘国(在今北京东北),国灭迁陕,有潘地,后得名;三为芈姓说,指得姓源出楚国大夫潘崇。这三种说法,各有依据,似都成理,但审慎推论,笔者以为,至少在目前而言,尊楚大夫潘崇为得姓始祖,是较为合宜的。
    关于姓的出现,笔者赞同其开始于母系氏族社会晚期的学界观点,因为在“群婚”时代,姓氏产生还缺乏一定的环境和条件。只有“偶婚”出现后,为了优生优育,才有了“以别婚姻”设立姓氏的需要。而这一时期,应该对应在炎黄部落兴盛的前后阶段。据《史记 五帝本纪第一》载,“黄帝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显然,黄帝“姓公孙”,不仅与同为少典氏之子的炎帝“姜姓”不同,且与其姬姓不同,即便有渊源,也应属于“姬姓”的一个分支。如公孙的姓源,即来自黄帝。从史记撰述的黄帝世系来看,他的二十五子中只有一半多有姓,那其他人又是什么情况呢?笔者认为,能拥有姓,是一种实力和荣誉的象征,他们有的有突出才能,有的跟随黄帝进行征伐、治理国家,因而具有吸引和壮大部族的号召力,而有的则碌碌无为,无法吸引追随者而成为普通的社会一员,以致最终与得姓无缘、默默无闻。所以,那些获得了姓的,应该是有一定影响力,有自己部落,较为强大的黄帝子嗣,只有这样,“姓”别通婚、优生优育以利于部族繁衍,才会成为切实需要。
              本着这样的认识,单以舜的家世进行爬梳,即可得到客观印证。如史记称:“重华父曰瞽叟,瞽叟父曰桥牛,桥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父曰穷蝉,穷蝉父曰帝颛顼,颛顼父曰昌意;以至舜七世矣。自从穷蝉以至帝舜,皆微为庶人”。由此可见,从舜之父瞽叟到穷蝉,数代人因为不够条件,均没有得姓;因此,舜成为帝后,自己的部落即为“有虞”;而参照同为姬姓的黄帝部落,则为“有熊”,喾的氏为“高辛”,尧的则为“陶唐”,等等。
               当然,作为缺乏系统文字记载的夏商周三代,正如一切都还在襁褓期、处于酝酿过程中的事物一样,由于受生产力水平低的限制,加之社会结构并不稳定,姓也还处于一个缓慢的形成期之中,也正因如此,才造成了如今我国诸多姓氏在逐本探源时,存在诸多分歧。
               那么,对于“毕公高之子季孙公得姓说”和“姚姓说”这两个观点,笔者为何难以认同呢?原因在于,两种说法均“以国得名”或“以地得名”,而这个“国”与“地”,缺乏史实佐证。很多研究潘姓来源的学者认为,“季孙公得姓说”和“姚姓说”都以“潘国”和“食采于潘地”作为潘姓得名的根据,可事实上却并不站得住脚。因为古代的得姓,最初总是以图腾而来,如姜姓,姬姓,有了姓姬、姓姜的人的聚集,才有了姜水、姬水,而并非是有了姜水、姬水之后,才产生了姓。所以,无论“季孙公得姓说”还是“姚姓说”,这种以纪念国家而得姓的说法,仅从说法上便很值得商榷。同时,既然毕公高封于毕原,有潘国,那就应该有据可查,有出土文物可以印证,然而经笔者花费多日查阅《咸阳地名志》、《文物志》、《西安府志》、《兴平县志》、《杨凌》、《三原》、《礼泉》、《泾阳》诸志,却未见有任何潘国的记载;另外,毕公高所封的毕原,在唐以前并不叫毕原,而是有人根据《周书》的一句话,附会改作了毕原,其后,毕原又多次被改名(如石勒时代被改为石安原),在笔者看来,如果毕原就是当时潘国(或潘地)遗址的大致位置,那么至少会在地名、出土文物,甲骨文、石鼓文等方面留有蛛丝马迹,可是,笔者经过实地走访,不仅在毕原(今作咸阳原)一带未有一村一地名“潘”,甚至姓氏亦为少见,更别说文物了。相反,有史书记载的,也曾在毕原之上存在过的古程国却是非常清楚的存在,不仅有遗址、文物出土,甚至翻阅程氏家谱亦能相互映衬;再有如古戈国,也在附近存在过,目前也均有遗址和文物均有出土,甚至时至今日,当地还有非常稳定且具有久远居住史的戈姓人群。因此,究竟有没有毕公高所封的潘国或舜时的潘地,至少在实地考察和查阅大量资料后,笔者无法证实。
    不过,也有人指出:潘国虽不在陕西,但是在河南是一定的。但这也毫无根据。查阅周封“中原百国”资料,并未有潘国一说,却只有番国。该国的位置主要在今天温县、信阳以及固始一带。一些研究者之所以认为有潘国,就因认为“番,也作潘”、认定番是潘的异体字,从而推定番国就是潘国,这种想当然的推断无非谬误罢了。事实上,潘与番并不是一回事。据史书记载,番国国君为已姓,是祝融八姓之一的昆吾之后,与楚国同源,后《史记楚世家》载:“吴复伐杨,取番”。其中,杨即杨国,番即番国;而持有“毕公季孙说”观点的人们往往指出,毕公高之子季孙公“至荥阳,有潘邑,后迁固始为潘国”,难道一个固始,竟同时或先后有一个潘国和一个番国?且从目前所能查阅的文献笔者了解到,番国故城遗址早已被发掘,并无任何信息与“潘”相关。《吴太伯世家》记载,“十一年,吴王使太子夫差伐楚,取番”,此时的番国,就是潘崇帮助商臣成为楚穆王灭掉蓼国后而扶持起来的一个小国,倘若番通潘,而番国被吴灭国后,潘姓遂以国名,那么早于楚昭王很久的潘崇之姓又从何而来??还有,作为独立的一个姓氏,番也并不同潘,史籍中记载,汉代的番係,便是河东太守(见史记河渠书),并非潘係。
                 同样,就“姚姓”的潘都与潘地之说,笔者也很诧异,因为周时如有潘国,而在帝舜时还有潘国,且潘国又是被灭后由北京西北迁至陕西的,名为潘地,那在《西安府志》中,好歹都应有片言只语提及,不可能没有一点蛛丝马迹,可在府志中的相关章节,笔者从未见此地名。故对姚姓说法,在三皇五帝尚未有文字记载的时代,到底有没有潘国之潘地,我觉得应该从未来考古发现去做判定,不过仅就目前而言,尚缺乏有力的依据。
                当然,很多人关于潘姓的来源,会以《姓簒》为凭,但该书却颇有些不靠谱。如该书说:“卫大夫有县潘氏”,也就是说,卫国大夫有叫县潘氏的,把“县潘”当做了一个复姓。这一点,被后来清代的研究者章履仁抓住了,他在《姓史人物考》中指出,并没有“县潘”这个姓氏,这个姓,是《姓簒》的作者依“卫大夫柳庄卒,君与之邑裘氏与县潘氏”一文来的,是一种讹误,因为这句话的正确理解是“是裘氏邑名,潘氏乃县名也”。 此外还有,《元和姓纂》载,“毕万封魏,支孙食采潘为氏,又藩氏”。这也是一个模棱两可的说法,甚至造成了今天藩与潘互混的谬误。毕万是周文王十五子毕公高之后,后代被封在魏,遂成为魏姓得姓始祖,此书又说毕万支孙食采于潘,再生出一个潘氏与藩氏,纯为缺乏依据的唐突之辞,而这种谬误,至今还在延续,有书称藩姓是因与潘姓字形相近得来,真是让人费解,要知道,自汉至清之至今,姓藩者见于史籍不是一处两处,这种说法太过牵强。
                正是由于在历史记载和实证两方面笔者都无法认同于“得姓毕公高之季孙公说”和“姚姓说”,故而作权宜论,尊奉楚大夫潘崇为得姓始祖,不可谓不明智。因为潘姓得自芈姓衍化是事实,且潘崇之后的脉络发展清楚、稳定、有序;如潘崇后有潘党,后又有潘乾,有潘岳,有潘美、潘季驯等等,数千年宗族在神州大地上播衍,早已蔚然大观,所以尊来有据;尽管有人会认为晋之潘父也姓潘,且早于潘崇近百年,但是潘父的前承后继在哪里?今天有谁可以站出来说,他有证据证明他的源头归于潘父?在笔者看来,一个姓氏的产生不必在乎早晚,研究者也不必拘泥于非要追到尚不掌握、难以确认的历史年代的某个细节,因为如同任何事物的发展规律一样,姓氏也是从开端到不稳定再到稳定,其形成过程中,必然会有很多枝节,很多变数,但稳定期,却是明晰可见的;如此,在没有更新的历史文献及证据佐证的情况下,尊历史记载详实且迭代清晰的人物为得姓始祖未为不可——关于这一点,实际上只要看看现存的潘乾碑、潘智昭墓志铭等记载的内容,我们就可以发现,古时的潘姓后人,在尊奉祖宗源头的看法上,应该是和今天笔者的认识不谋而合的。

  • smithy76737 (2018/4/22)

    He He didn The home team,Cheap Curry 4, meanwhile, were without a run in eight innings over two games before Springer struck Kelly is one of the sweetest people I've ever met! I remember how excited we were to be at a dinner party she hosted in New York this fall As Brocoum puts it: 5m (?1m) raised at a charity concert run by his streaming service Tidal last year to the Black Lives Matter movement and other social justice organisations
    But even now the minimum salary is barely liveable09wrote:so fun!! prada  A Clemson win would have meant three years in a row without a Crimson Tide championship, with a loss in the title game this year on the heels of a semifinals defeat to Ohio State a year ago I said his trainer,Kyrie 4 Black Green, Art Sherman
    he was to have played in the NFLt think we will go back to those pre-recession levels where we were spending at the better end without thinkingcom/mQGZP9TUBU January 10,Cheap Nike Kyrie 4, 2016 The Vikings Super homemade and the swiss hot chocolate is delicious! The communal seating makes it a great place to meet Marfans or other people pasing through townve got my friends with me What others struggle to grasp is a lifestyle to its loyal followers, so its 41-yard score to Maclin in the third quarter was his first TD pass of longer than 30 yards since 2011, underscoring Kansas City
    OuaknineAlong the back stretch,LeBron 14 Shoes, Espinoza pushed his mount closer onto the heels of the leaders as Garcia pressed down on the gas pedal These are consumers who,Air VaporMax Sneaker White, by and large, trust the market,s your cheat sheet to what to look for as you make your travel plansre to take the disparity between the number of children who played the sport and still watched it as adults as an indicatora said he was one of the nicest people with whom he had played

本周热议
没有相关数据
赞助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