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成忠《话说潘氏》《中华潘氏老谱汇编》《访潘万里行》三著作之序言序言(二)

0 2072
  • 攀登 (2017/5/26)

    潘成忠《话说潘氏》《中华潘氏老谱汇编》《访潘万里行》三著作之序言

    序言(二) 
    苍山牧云
           我们可以理解生活的平淡与卑微,却不能够宽恕对生命的虚掷与漠视。在漫长的一生中,我们每个人都有太多的时间去成就一件事。而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上平庸的人实在太多了,多的让人几乎都不能容忍与原谅。我们不能原谅在并不短暂的一生中,有太多的人都是那么平淡无奇、庸庸碌碌、一世无所作为,以致在丰富浩繁的几十年中竟然没有做成一件体面而像样的事情。一生中,诚然有很多时光可以挥霍,尽管挥霍生命,是我们每个人与生俱来都擅长的看家本领,但终其一生如果没有做对一件事,我想是足以让人毕生遗憾的吧。与之相反,湖北随州广水的潘成忠宗亲是一位了不起的人!他以衰年之躯不甘沉沦俗务,在平凡的岁月中奋然而起与平庸抗争,用自己的努力粉碎了生命中可能出现的遗憾,让自己的生活变得简单而厚重,质朴而真实。 
           这位让人尊重的潘成忠宗亲,非常热爱家族文化事业。凭借他丰富的阅历、学养和奔波奋进的双足,廿年如一日终于撰写、整理出《话说潘氏》、《中华潘氏老谱汇编》、《访潘万里行》三部弥足珍贵的鸿篇巨著,其文雄峻辽阔,纵横千年;其情炙热如火,经久不息;其心透澈明亮,拳拳可见。最为难能可贵的是作为潘氏一员的他,把退休后的精力和工资都投入到潘氏文化事业上,自觉担当起梳理潘氏族史和汇编潘氏老谱的义务,不计报酬、沤心沥血、任劳不怨且甘之若饴,最终以其洋洋几十万字的丰硕成果,向天下潘氏汇报其为潘氏文化研究作出的卓尔不群的贡献。他和广西潘可权先生一样都是潘氏族史研究中不可多得的潘氏精英,更是我们潘氏宗亲中的骄傲与自豪。我们爱之如亲,敬之如长,奉之为荣。 
            潘成忠宗亲是我们潘氏家族中的贤达,是大家学习的好榜样。他热心潘氏文化事业的执着精神感动了许多宗亲,也激励了许多宗亲。全国各地有许多宗亲是在他的影响和感召下参加潘氏活动的。如安徽颖上的潘敬孔、江苏邳州的潘广洲、黑龙江宝清的潘全锋、江西婺源的潘琳、浙江玉环的潘松宝等宗亲深受潘成忠先生的影响,都成了潘氏文化事业的中坚力量。还有湖北襄阳的潘光亮先生在潘成忠宗亲的影响和感召下,积极参加潘氏活动,创作出影响全国的鸿篇巨著《中华潘氏三千年》。 
           凡饱读诗书的潘氏族人对潘成忠宗亲的心曲都应该是感同身受的。因为在华夏百家姓中,唯潘氏家族遭遇野史与戏说的双重尴尬和恶搞。众所周知,在潘氏的“名人”中,男有“潘仁美”臭名昭著,女有“潘金莲”恶贯满盈,几乎无人不知、家喻户晓。但勋臣与贞妇的历史原型因被文艺扭曲,造成野说对我潘家的误读。诚然,小说曲艺完美地塑造出“奸贼与荡妇”的典型艺术形象是不朽的,且逾百年来,可谓颠覆不破。但谎言比真相走的更远,野说比历史更容易流传,“潘仁美”与“潘金莲”艺术的成功被无知者攀缘附会,对潘氏族人的伤害却是无以复加的深重灾难。一些从坊间俚语中得到“史料”的考古癖自以为“学问”了得,常常鼓舌聒噪、谣口相传,以假乱真。以致“奸贼与荡妇”深入市井巷陌,为寻常百姓所误知,从而构成对潘氏族人的心理压力与挥之不去的人格阴影。我小时候就是在这种阴影与压力下长大的,直到历史的真相让我洞彻幽微,才如梦初醒“原来是这样”。想来潘成忠宗亲的选择也出此初衷,足证其用心良苦,受伤之深。反面观之,这也是我潘氏文化研究为何蓬勃发展、欣欣向荣、人才辈出的福荫。 
           事实上,一家之姓,百源流出,浩瀚千年,漫若浮云之变化。中华姓氏发展除父姓外,更有过继、入赘、领养、赐姓、认亲改姓等纷杂因素,以致出现“姓氏固虽在,血缘乱已久”的事实。俗话说 “天下姓氏,五百年前是一家”。这里的“五百年”是指一段时间,而不是指具体的五百年,可以上下推演,跨越千年之远。天下百姓,出于一宗。考姓氏起源,大抵都可追溯到黄帝及三代以上。例如潘氏一族,史载五姓归流,历经三迁三徙九融,乃有今日之盛。遥想任何姓氏量非一家独有,选此择彼,代号而已。潘或姓杨,武或称潘;纵观历史,不过乃尔。何况“潘杨一家”源于“人间第一美”男子潘安夫妻之情缘,因此至于谁具体姓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千百年来,中华的祖源姓氏主要是尊崇父系的血缘,却忽略了母性的血脉。世人固然很少关注堂兄弟与姑表兄弟、舅表兄弟、两姨兄弟拥有一样血亲,而母亲、祖母、曾祖母、高祖母等列母姓氏皆被略过。这是中国文化一种独特的现象。姓氏上忽略母家,却秉承着一个具有恋母情结的民族文化。两者水乳交融,竟也能和谐统一。 
           我头顶一个“潘”字,名成稷,放舟江湖,凡今几十年。出生在安徽蚌埠,支系出皖北怀远潘氏“务本堂”,长在江南,现生活在四川成都。记得在南京时节,一则周孔两姓种族械斗故事。械斗发生在江南某镇,呈尸数具,伤及几十人。因为事出重大,我因公以记者身份前往调查。原来,周孔惨剧源于“诸葛亮气死周瑜”之三国故事的“世仇”。说来可笑,实则荒唐。孔家人放着“万世师表,至圣先师”的先人孔夫子不认,却坚信他们是“孔明”的后代。岂不知“孔明”本姓“诸葛”而非姓孔,至于“孔明”只是诸葛亮的“字”。字是对诸葛名字“亮”的诠释。“因何而‘亮’?‘孔明’也!”。可见不读书会犯多么可怕、愚蠢、邪恶的错误与罪恶。因此也衷心希望潘成忠宗亲的潘氏文化研究著作不涉恩仇,仅存史为凭,共好者一览。不复被人读出有积怨寻衅的歧义与是非。谨呈此文,聊以为序。 
                                                                                                                    丙申年初夏于成都牧云轩 
     潘成稷简介:
     
             苍山牧云接受 央视采访
    苍山牧云,辞赋界谓之“赋骨”。本名潘成稷,字泓西,号九州。祖籍安徽,生于怀远,现居成都。国家一级作家,著名辞赋作家。中国民间作家协会会长,民盟四川省文化委员会副主任。孔子学院特聘教授,中国骈体文创作中心副主任,中国辞赋研究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诗赋学会副主席。发表网络作品2000万字,出版专著《新诗路*萱晖文存》六十八卷(本),约800万字。辞赋作品在全国以石质(石碑)、瓷质(花瓶、笔筒)、竹质(书简)、木质(乌木)等形式呈现58种,刻碑83块。

    邮编:610041
    地址: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中苑巷2号城南新贵1-10-2
    潘成稷(苍山牧云)收话说潘氏》《中华潘氏老谱汇编》《访潘万里行》三著作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