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孙公“封荥阳侯”问题的思考

0 216
  • 高坡 (1周前)

            潘氏始祖季孙公食采于潘“封荥阳侯”的说法,不仅见于明代以来的不少族谱上,而且也是当代一些学者用于证明潘氏源于荥阳的直接证据。

        其实对照史料不难发现,季孙公“封荥阳侯”的说法存在着明显的疑点。

        一、季孙公在东虢国地域上封荥阳侯不存在可能

       《汉书·地理志》“弘农郡”的“陕”县下班固注:“东虢在荥阳,西虢在雍州。”

       《括地志·郑州》中载:汜水县“古东虢叔之国,亦郑之制邑,汉之成皋,即周穆王虎牢城”。

        1999年10月出版的《郑州市志》卷六《县区概况· 荥阳县》载:荥阳“县域商代为敖。西周属东虢。春秋属郑,为郑京城。战国为韩荥阳”。

        东虢的始封时间:《郑州市志·大事记》载:周武王十三年“封虢叔于祝融之墟,是为东虢”。

        也有学者考证,其始封时间当在周文王时期。

        东虢灭亡时间:《竹书纪年》载:周平王四年“郑人灭虢”,即公元前767年。

        也有学者推断:其灭亡时间在周平王元年即前770年,或郑桓公为司徒(周幽王九年~十一年)时即公元前773~771年期间。

        东虢始封君:主要有虢叔说、虢仲说。也有学者推断,既不是虢叔也不是虢仲,而是虢叔或虢仲后裔在武王灭商后的改封地。

        东虢都城:主要有广武(平桃)说、汜水(古制邑)说、豫龙镇(娘娘寨)说、上街说。前三者均在今荥阳市内,上街原属荥阳县。

       《左传》僖公五年中说:虢仲、虢叔“王季之穆也,为文王卿士,勋在王室,藏于盟府”。可知二虢为文王之弟、武王之叔,是文王时地位和声望都很高的重臣。

        由此,虽东虢国始封时间、灭亡时间、始封君学术界有差异,既然二虢是文王时的显赫大臣,东虢又始封于周武王十三年前又灭于至周幽王之后,我们有理由相信,同一时间段内不可能有两人同时受封于同一地域内。故而季孙公受封于东虢国之地为荥阳侯的可能性不存在。

         二、季孙公在诸候东虢上封荥阳候不存在可能

       《国语·郑语》说:“济、洛、河、颖之间乎,是其子男之国,虢、郐为大若克二邑(虢、郐),邬、弊、补、舟、依、黑柔、历、华,君之土也乃东寄帑与贿,虢、郐受之,十邑皆有寄地。”

       《礼记·王制》:“王者之制禄爵,公、侯、伯、子、男,凡五等。”又:“天子之田方千里,公侯田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不能五十里者,不合于天子,附于诸侯,曰附庸。天子之三公之田视公侯,天子之卿视伯,天子之大夫枧子男

        上述告诉我们,古代诸候的爵分公、侯、伯、子、男五等也有人认为子、男同等

        既然东虢是西周时期爵为子男的诸候国而不是附庸国,且还是济西、洛东、河南、颖北四水之间两个最大的诸候国之一,说明季孙公在东虢诸候国上封荥阳候不存在可能。

        现在也有文章以河南商丘潘侯集左证季孙公封荥阳,也有人认定潘侯集是季孙公潘侯起的地名。殊不知,河南商丘这个潘侯集其前称为丰乐村,是明朝正德年(1506-1521年)间因有潘、候两姓居住这里后成集,故名潘侯集,它与季孙公是否封候没有任何关系。

        三、有“荥阳”之名600多年前季孙就封荥阳侯不符史实

        1996年2月版《荥阳市志》的《县城建设·古荥阳城》中载:“东周周烈王元年(前375)韩国灭郑,初建荥阳邑。”

         综合相关资料:荥阳之名源于《尚书·禹贡》中的“荥波既潴”之义。济水与黄河相连,其水南溢为荥,汇集成泽,称为荥泽。“荥”的意思指水虽不大,但有波浪涌起。战国时,韩国灭郑在荥泽西岸(也有说是荥泽北岸)筑城,故名荥阳。

        前249年(韩桓惠王二十四年、秦庄襄王元年)秦拔韩成皋、荥阳后置三川郡,辖荥阳、巩、京等县。公元前205年(汉高帝二年)三川郡更名河南郡,242年(魏正始三年)割河南郡巩县以东建荥阳郡,

        上述说明,有“荥阳”邑、荥阳县、荥阳郡之名均是季孙公600多年后的事。明显西周初期的季孙封“荥阳侯”的说法不符实际。

         四、季孙“封荥阳”是误读潘氏郡望中有荥阳郡的结果

        荥阳郡是郑、毛、潘、杨四姓的郡望。

        潘氏的郡望又有荥阳郡、广宗郡、河南郡、豫章郡等。其中:荥阳郡治这支潘氏,是汉献帝时的尚书左丞潘勖一族之所在;广宗郡这支潘氏,开基始祖是潘勖之后晋代广宗太守潘才。

       “郡望”之称,始于东汉末年,盛于魏晋隋唐时。"郡"是行政区划,"望"是名门望族。"郡望"连用,表示某一地域或范围内为众人所仰望的贵显家族。

        上述表明,一姓常常有多个郡望,一个郡又是多个姓氏的郡望,郡望不代表姓氏族的起源。

        笔者查阅了网上的七部写有季孙“荥阳候”的族谱序,其表述为季孙食采于潘“封荥阳侯,因以为郡”两部,季孙“封荥阳侯,号荥阳郡”两部,季孙封荥阳侯故“潘氏者,皆从荥阳郡”两部,季孙“封爵于荥阳,故定姓潘氏,郡称荥阳”一部。

        不难看出,七部谱序里都将潘氏的望郡“荥阳郡”当作了季孙“封荥阳侯”的结果。

        五、季孙“食采于潘”因氏的“潘”邑应该在在毕国

        宋代官修《广韵·.桓》载:“潘,姓。周文王子毕公之子季孙,食采于潘,因氏。”

        宋代刘宰((1167-1240)的《漫塘集·潘君(择师)墓志铭》载:“潘,姬姓之别,周文王子毕公高之后,食采于潘,遂以为氏”。

        元未明初宋濂在《宋濂全集》卷三十五《潘氏宗谱序引〈浦陽花牆潘氏宗谱〉》说:“潘氏出自姬姓,文王第十五子毕公高之子季孙食邑于潘,因氏焉。”

        上述都说的是毕公之子季孙“食采(邑)于潘”因氏。

       《史记.魏世家》载:“毕公高与周同姓。武王之伐纣,而高封於毕,于是为毕姓。其后绝封,为庶人。”

        《新唐书.宰相世系》之二(中)记载:“周文王第十五子毕公高受封于毕,其后国绝。裔孙万为晋献公大夫封于魏,河中河西县是也,因为魏氏。”

        众所周知,毕国是西周时期的一个诸侯国,其地在今陕西省长安、咸阳两市之北一带。“食采”按《中国古代名物大典(下)》中的说法就是“古诸侯分封给卿、大夫世禄的地邑”。结合毕公高“其后绝封”不难看出,季孙的“食采”地“潘”邑只能是毕国境内而不是荥阳。

        顺便指出,有关季孙公食采于荥阳潘水的说法也不可信。因为食采离不开地邑依附地邑上的劳动者不论荥阳之地在西周初期是否有水域或河流叫“潘水”的,季孙公不可能离开地邑地邑上的劳动者而封邑于一片水域或一条河水上,也不可能离开地邑地邑上的劳动者食采于一片水域或一条河水

本周热议
没有相关数据
赞助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