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代潘氏家风

0 171
  • 高坡 (2周前)

                                                                                      
             潘岳写有《家风诗》,赞述自家的传统习惯、生活作风。从史料看,该诗有“宗祖之德”和“自戒”两部份。前者已佚失,后者为:
            绾发绾发(1),发亦鬒(2)日祗日祗(3),敬亦慎(4)靡专靡有(5),受之父母。鸣鹤匪和(6),析薪弗荷(7)。隐忧孔疚(8),我堂(9)靡构(10)。义方(11)既训家道颖颖(12)。岂敢荒宁(13),一日三省(14)。
          (1)(wǎn碗):把长条形的东西盘绕起来打成结。绾发意味着进入成年人。《大戴礼记保傅》说:“束发而就大学,学大艺焉,履大节焉”,即束发成髻进入成年人后,要学习诗、书、礼、乐等知识技能,要遵循朝廷君臣之礼。     (2)(zhěn诊):发黑而稠美。   (3) :恭敬。   (4):小心,当心。《礼记•行》:“敬慎者,仁之地也。"即恭敬谨慎是仁的根本。慎也是我国儒家思想中的一个重要德目,包括了慎修和慎交。“慎修”是注重自身德行的培养;慎交是注重周围环境对自身修养的影响。     (5)靡专靡有:靡(mǐ,)无,没有。《孝经开宗明义》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6)鸣鹤匪和:匪(fěi),不,不是。“鸣鹤”出自 “出自《周易•中孚》“鹤鸣在阴,其子和之。” 即鹤在山的北面鸣叫,它的孩子附和着一起鸣叫。   (7) 析薪弗荷:原谓父亲劈柴,儿子不能承受担当。     隐忧:深忧。  (8)孔疚:很伤痛。孔,大也。   (9):正房。   (10)靡构:没有建造。     (11) 义方:做人的正道,即行事应该遵守的规范和道理。《左传•隐公三年》说:“教之以义方……君义,臣行,父慈,子孝,兄爱,弟敬,所谓六顺也。”即:国君行事得宜,臣子服从命令,父亲慈爱,儿子孝顺,兄爱弟、弟敬兄。      (12)颖颖:颖颖,出众,脱颖而出。   (13)荒宁:荒废懈怠。    (15) 一日三省:每天多次自我反省。
           诗的大意:把乌黑浓密的头发束起来,进入成年人行列,要学习诗、书、礼、乐等知识技能,要遵循朝廷君臣之礼,为振兴家业而努力。每天须精心梳理头发,做人要恭敬谨慎。身体发肤本非已有,儿女应报父母之恩,个人的成长与家族的家风家教密切相关,家族美德要发扬光大。鹤在北山鸣叫,鹤的孩子也符合着鸣叫。自己不能继承发扬家风,内心深感痛苦,无法排解。潘氏世代以“义方”为家训,所以家道盛隆。严谨家规既定,我必须一日三省,随时随地检点自己,不敢荒废。
           本诗没有提到他的具体家世,仅仅只写了他的家教家训。但56个字里纯正家风已跃然纸上。
           孝敬父母 :百善孝为先。孝作为潘岳家族脱颖而出的家训内容,毫无疑问潘岳“辞官奉母”、侄子潘尼“以父老而辞归供养”,是传承孝道家风的实际表现。
            勤奋好学:汉末到西晋是崇尚儒学、“以名教治天下”的时代。潘岳有“潘才如江”之誉,祖父潘瑾安平太守,父亲潘芘琅琊内史。叔父潘勖拜为尚书左丞“以文章显”;潘勖之子潘满任平原太守“以学行称”;潘勖之孙潘尼任太常卿,与潘岳并称“两潘”。潘尼从子潘滔为河南尹有“越府三才”之称。可见,勤奋好学的优良家风是这个家族世代仕宦且能以文章知名于世的重要原因。
             勤政爱民:恪尽职守,勤于政事,历来为各朝各代的统治者所提倡,既是百姓对官员的期盼,也是潘岳家训的内容之一。《晋书》评价潘岳“频宰二邑,勤于政绩”,子侄潘尼“在任宽而不纵,恤隐勤政, 厉公平而遗人事”。这是历史对这一家族勤政爱民的肯定,也是潘岳家族发扬和继承家族家风之“臣行” 的结果。
            崇敬德行:传承家风根在德行。潘岳《河阳县作(一)》有“虽无君子德,视民庶不佻”两句。意思为“我虽然不具备治民德才,但对百姓的事情不马虎敷衍”。作者谦虚自己“无君子德”,显示了他对德行高尚者的崇敬和努力做一位德行高洁清正官员之决心。潘尼在《安身论》中说:“盖崇德莫大乎安身,安身莫尚乎存正。存正莫重乎无私,无私莫深乎寡欲”。存正、无私、寡欲是他人生行为方式方法,崇德是他人生精神追求的目标。说明潘岳、潘尼正是传家风修德行的继承者和推动者。
            恭敬待人:恭敬待人能促成人与人之间的和睦相处,最终形成健康文明的社会风气,现人人相互帮助、团结友爱、安定和谐的社会目标,是一种高尚的美德。潘岳《闲居赋》说要“孝乎惟孝,友于兄弟”之;潘尼的《献长安君安仁诗》称潘岳“温温恭人,恂恂善诱。坐则接茵,行则携手”,他与潘岳关系是“义惟诸父,好同朋友”;《潘岳传》载:他当河阳县令时,对少年丧父家境贫寒的孙宏“爱其才艺,待之甚厚”。不难看出,潘岳是位恭敬待人的人,也是他践行《家风诗》“日祗日祗,敬亦慎止的体现。
            晋代良好的家风为我潘姓家族成员留给了宝贵的精神财富,是我们立身做人的行为准则,也是社会和谐的基础。我们应该继承和发扬祖先的遗风遗德,让我们潘姓家族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