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纂》“潘惟司空”与《汉书》“潘和”考

0 506
  • 高坡 (2019/1/24)

               一、潘惟司空
       “潘惟司空”见于《元和姓纂》(下简称《姓纂》)。该书在谈到潘氏时说:“周文王子毕公高之后子伯季食采于潘因氏焉周有潘惟司空有潘父……汉潘瑾,后汉潘助。”
       1、先秦的《诗经•小雅•十月之交》有诗云:“皇父卿士,番维司徒。”
      (1)“皇父卿士,番维司徒”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皇父显要为卿士,番氏官职是司徒”。说明“番维司徒”的“维”不是番司徒的名。
      (2)“番维司徒”的“番”,《毛诗正义》卷十二之二《毛诗小雅•十月之交》中称:“番,方袁反,徐甫言反,本或作‘潘’,音同。《韩诗》作‘繁’”;又:《水经注》中,河东太守“番系”写作“潘系”。
       唐朝颜师古《汉书注•谷永杜邺传》、《欧阳修集•卷六十一•居士外集卷十一•十月之交解》为“番惟司徒”。
      宋王应麟的《诗考•十月之交》称“繁维司徒”。
      《汉书•古今人表》的“司徒皮”,师古注“即十月之交诗所谓‘蕃维司徒’是也”。
      可见,不论“潘惟司徒”、“蕃惟司徒”、“繁惟司徒”,或“潘维司徒”、“蕃维司徒”、“繁维司徒”,原本为“番维司徒”。
       (3)潘父是司空不见于其它史料中。前引《姓纂》潘条一条中,一是毕公髙之后子“伯季”在宋本《广韵》、《姓解》等诸书为“季孙”;二是“潘父”前掉了个“晋”字;三是“岳家谱”前掉了个“潘”字;四是“汉潘瑾”表述不妥,《晋书潘岳传》上潘岳“祖瑾,安平太守”,可知潘瑾是后汉人而非前汉人;五是“后汉潘助”不见于任何史料,《三国志》上建安末有“尚书右丞河南潘勖”。
       我们有理由相信,《姓纂》的“潘惟司空”的“司空”是“司徒”之误。
       2、关于“周有潘惟司空有潘父”这句话的段句有两种:一是“周有潘惟司空, 有潘父”;二是“周有潘惟,司空有潘父”。由于潘父是晋代人,故诸多姓氏书的段句为“周有潘惟司空,(晋)有潘父”;而清人秦嘉谟等在《世本八种》表述为“周有潘惟,晋有司空潘父”。
      《史记•晋世家》载:昭侯“七年(739年),晋大臣潘父弑其君昭侯而迎曲沃桓叔”。杜预(晋)注、孔颖达(唐)疏《春秋左传正义》:“潘父弑昭侯而立桓叔,不克。潘父,晋大夫也。”
       基本常识告诉我们,在国君之下有卿、大夫、士三级。
      《尚书正义》卷十七《立政第二十一》说:“司徒、司马、司空之卿,及次卿之众大夫”。
      《左传•桓公二年》说:“天子建国,诸侯立家,卿置侧室,大夫有贰宗。”
      《礼记·王制》上说:“王者之制禄爵,公、侯、伯、子、男,凡五等……天子之三公之田视公侯,天子之卿视伯,天子之大夫视子男……。”
       《史记•魏世家》记载:“魏之先,毕公高之后也。毕公高与周同姓。武王之伐纣,而高封于毕,于是为毕姓。其后绝封,为庶人。”潘氏始祖季孙作为毕公高之子,既然毕公高之后绝封了,无疑季孙的潘氏一族也就不存在有司空、司徒级的历史人物。
       结合《姓纂》的“周有潘……”、“汉潘瑾”、“后汉潘助”的表述方法,不难看出:《世本八种》的“周有潘惟,晋有司空潘父”的段句不符原意,也不符合史实。
       3、《诗经•小雅•十月之交》中的“番维司徒”,唐代司马贞《史记·索隐》说:“诗小雅‘番维司徒’,番,氏也”。东汉郑玄《毛诗
    传笺》“‘周幽王后族党’,番姓始此”。
       西周时期铜器“番妃鬲”有铭文“王作番妃齐鬲,其万年永宝用”,学术界推论,番本己(妃)姓。
      
    氏西周青铜器有“番生簋”、“番菊生壶”、“番生鼎”、“番妃鬲”等;春秋时期青铜器有“番子伯酓匜”、“番昶伯”铜鼎、“番叔口龠”铜壶、“番君伯龙”盘、“番子”铜鼎;战国时期的历史人物,出土的牍简记载有邸阳君番胜贞(或番勅贞)、“邸阳君之人化公番申”、“左驭番戌”、“番觐(桓)”、“番戌”、“番步”、“番旨”等。
       汉代和汉代之后文物有“番延寿墓莂”、“建中校尉剡县人番亿”砖墓志、“番氏”墓砖、“舍人番君作”砖、“番忘之印”、“番年之印”等。
      
    上个世纪的多方资料显示,云南、河南、江西、广西、广东、贵州、台湾等有番氏。
       西周“番生簋”铭文又说:“丕显皇祖考穆穆克哲厥德……番生不敢弗帅型皇祖考丕显元德,用申恪大命,屏王位……王令司(摄)公族、卿事、太史寮。”这里的“公族、卿事、太史寮”证明了《诗经•小雅•十月之交》的“番维司徒”是“番”氏不是“潘”氏的事实。
       上述表明,番氏是西周至今客观存在着有姓氏;“潘惟司徒”是“番维司徒”的翻版;“潘惟司空”是“潘惟司徒”的误写;《姓纂》将“潘惟司空”列为潘氏人物不符史实;《世本八种》在引《姓纂》时不加鉴别,把“潘惟司空”的“潘惟”当作周代潘氏人也是错误的。

       二、潘和
      “潘和”其名见于《汉书·古今人表》上,但其事迹却不见于《汉书》和先秦其它史料中。
      《汉书·杜邺传》载:“臣闻禽息忧国,碎首不恨;卞和献寳,刖足愿之”。而《汉书·古今人表》又无“卞和”其名。
       卞和献寳,最早见于《晏子春秋》之《曾子将行晏子送之而赠以善言第二十三 》,其云:“和氏之璧,井里之困也,良工修之,则为存国之宝”。
       战国韩非所著《韩非子·和氏献璧》中,首次详细提到了“楚人和氏得玉璞楚山中”,并详细记载了和氏三次把玉进献楚王两次被砍断脚的事。
       西汉刘向在《新序·杂事第五·卞和献玉》中把“和氏之璧”写作“荆人卞和得玉璞而献之荆历王”。此后,西汉司马迁《史记》卷八十三《邹阳列传》、东汉应劭所著的《汉书集解音义》等书就有了 “昔卞和献宝,楚王刖之”、“卞和得玉璞,献之武王”等。
      《康熙字典》,引《尔雅·释诂》说:卞“或作弁”。又:弁“又姓,与卞通”。《说文》说:弁“俗作卞”。
       清·朱起凤《辞通》卷八“卞和”一条收录有中“弁和”、“潘和”两个小目。“弁和”一目说:“《北史·宋弁传》赐名为弁,意取宋弁和献玉,楚王不知宝之义”。潘和一目在“《汉书•古今人表第六等中下》‘潘和’”下按:“卞,字古通作‘弁’,《论语》‘卞庄子’,《汉书•东方朔传》作‘弁严子’是也。卞又音藩官切。《集韵》:‘般,乐也,或作卞’。是‘卞’‘潘’以音近通假,《人表》作‘潘和’以此。”
       郦道元(北魏)撰、杨守敬纂疏、熊会贞疏《水经注疏》说:“潘也.....卞也,名异而实同也”。
       由上可知,《汉书·古今人表》的“潘和”实际就是《汉书·杜邺传》“卞和献寳”中的“卞和”。
       卞氏,宋版《百家姓》中排第86位。从资料看,卞氏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姓氏,其最早历史可追溯到夏王朝时期。

       明显相关姓氏书将将《汉书·古今人表》的“潘和”记载为潘氏历史人物不符历史实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