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季驯大事年表

1 3066
  • 潘喜辉 (2005/10/2)

         1512年(明正德十六年)1岁


    潘季驯字印良,号印川,夏历四月二十一日,生于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时为湖州府乌程县)环渚乡环渚村(亦名槐溪,外溪,2002年与西邻常田圩村合并,现更名为常溪村)汇沮80号,父潘夔(1492-1554),又名和甫、应辰,字僦庵,母闵氏(1492-1554),刑部尚书莊懿公闵珪孙女。


    1528年(嘉靖7年)7岁


    自幼由父亲教读,后从师一位姓戴的老师(明嘉靖将军,后退隐湖州,名不详),练文习武,七岁“治春秋能文章,补博士弟子”。


    1534年(嘉靖十三年)13岁


    “以高才禀于学”。


    1549年(嘉靖二十八年)28岁


    以《春秋》中已酉科浙江乡试第九名举人。


    1550年(嘉靖二十九年)29岁


    登庚戌科进士第一百名、殿试第三甲第七十名,赐同进士出身、兵部观政,授江西九江府推官、摄瑞昌令。他在北上赴京殿试途中第一次看到黄河,但见“河中沙渚累累,操舟者寻隙而进”,从此与黄河结下不解之缘。


    1551年(嘉靖三十年)30岁


        辛亥七月初六亥时长子潘大复生。


    1554年(嘉靖三十五年)34岁


    正月十六日二子潘龙瀚出世。


    甲寅擢监察御史,四月二十二日,其父潘夔逝世,享年六十二岁,“丁外艰不拜”。


    1556年(嘉靖三十六年)36岁


        丙辰九月十六日午时,三子元授呱呱落地(后任郡贡生、补义乌县督导)。


    1557年(嘉靖三十六年)37岁


    丁已起任河南道监察御史,稽查南京大水,初与水利打交道。


    1558年(嘉靖三十七年)38岁


    戊午巡按广东,带理盐政。


    1560年(嘉靖三十九年)40岁


    庚申推广均平里甲法,深受民众爱戴。后在肇庆开征特产税。广人肖像以祠,离任时,百姓遮道挽留。后改视京营戎政,督学北直。


    1561年(嘉靖四十年)41岁


    辛酉考绩,特授階文林郎,擢大理寺,历左右少卿。


        十月初九日已时,四子廷圭诞生。后为郡廪生,入太学,任文华殿中书舍人,敕授徵仕郎,配张赠孺人,继陈封孺人。


    1564年(嘉靖四十三年)44岁


        甲子,潘调任江西巡抚,宁州大沩山爆发了以李大鸾为首的大规模农民起义,潘急调刚从沿海前线回来的抗倭名将邓子龙迅速组织兵力前往平息,并生擒李大鸾。


    1565年(嘉靖四十四年)45岁


    乙丑由大理寺少卿擢升都察院右佥都御史,首次总理河道初识河性,提出“治水之道,不过开导上源与疏浚下流二端”,并主张修复黄河贾鲁古道(《总理河漕奏疏》首卷一、《报里河通流疏》,第56页)。


    1566年(嘉靖四十五年)46岁


    十一月,母丧,回藉守制,闭门课子。


    1567年(隆庆元年)47岁


    丁卯六月,因新河工成升迁为右副都御史。


    1568年(隆庆二年)48岁


    嘉庆十七年进士,南京刑部右侍郎(累官至山东布政使,右副都御史)翁大立开始总理河道。


    1569年(隆庆三年)49岁


        黄河、淮河多处决口。


    1570年(隆庆四年)50岁


    八月,庚午以交,总理河道翁大立升迁兵部左侍郎,再升南京兵部尚书,朝廷“起故官”,经翁推荐:任命潘季驯为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再次总理河道,兼提督军务。明确规定:“山东济宁各临近地方,南直隶淮扬州颖徐州,山东曹濮临清沂州,河南睢陈,北直隶大名天津各该地方听其督理,各兵道悉听节制,务要防护运道以保无虞”,成为我国首个握有兵权的河官。潘即前往邳州勘视河工。十一月二十二日上《勘计河工疏》,提出要在徐邳河段两岸高筑大堤,约束水势。同时提出:要筑塞旁流“挽全河之流,以还故槽”。首次提出“束水攻沙”、“挽流归槽”的治水思路。


    1571年(隆庆五年)51岁


    正月十六日,潘季驯率军民大治邳睢决河,二月初五前后,河身挑浚初步完工,潘下令“一面筑决,一面缕堤”。张摆渡、曹家口、曲头集、马家浅、王家口五大决口正当竣工之际,暴雨骤至,二十三日水涨平岸直冲新挑河口。二十九日,春水猛涨,风雨大作,河湖莫辨,曲头集至王家口平地水深5尺,又冲开决口43处,潘季驯身先士卒,不顾身患背痤,仍然“裹创而出,督率从容,抚慰有加,诸口渐合。四月七日,麦黄水又至,”三更时分,风雨暴作,黄水陡涨,复将阎家口坝外冲决八十余丈。危急之际,潘乘艇巡河,亲守筑口,由于风急浪大,所乘小船挂在树梢上,几乎沉没(申时行:《潘季驯传》)。经5万多民工3个月奋战,六月初,工程基本告竣,共拓浚匙头湾以下正河80余里,筑缕堤3万余丈,尽塞诸决口,故道渐复,运道遂通,“出官民之舟于积淤者以万数”(《潘季驯墓志铭》)。


    又遇山东大旱,潘即拨棹而西,处理山东河务(潘季驯《留馀堂尺牍》卷二《与淮安居守书》)。


    八月初,潘又复巡邳睢河段两岸新工及水势,并“细访每岁河决之由”(《总理河漕奏疏》二任卷三《定明例以固河防疏》),同时二次上《议筑长堤疏》,指出:“黄河淤塞,多由堤岸单薄,水从中决,故下流自壅,河身忽高。”“欲图久远之计,必须筑近堤以束河流,筑远堤以防溃决,此不易之定策也”。


    当时由于国库空虚,财殚力疲,因此朝廷有人主张先在徐州以东开河,使运河在徐州至宿迁之间避开黄河,以减少黄河对漕运的影响(郭涛:《潘季驯》)。但潘季驯反对这种急功近利的行为,坚持通过治河达到根治运道的主张,故不同意开河,但朝廷从保漕角度出发,力主先治漕,开河。因意见不合,就以“驱舟以就新溜坐视沉没”的罪名,遭到首辅高拱重用的工部尚书朱衡和勘视河工的礼科给事中雒遵的责难,朱衡说:“河道通塞,专粮运迟速为验,非谓筑口导流,便可塞责”。(《行水金鉴》卷二六,转引明《穆宗实录》)。当时位居高位的张居正虽然了解潘反对开河是担心“弃河不治”,但仍去信劝潘就开河一事与催运御史张宪翔勘议,并说:“倘若河开成,你即可以升迁为大司空”,但遭到潘的婉言谢绝。


    十二月辛亥,潘被免去总河之职。


    1572年(隆庆六年)52岁


    壬申闰二月,潘奉旨闲居在家。由工部尚书朱衡、兵部侍郎万恭、总河付希挚、李世达、漕运侍郎吴桂芳等人继续经理河工。是年高拱下台,张居正继任内阁首辅,总揽朝政。万历二年,潘挚友万恭罢官。


    1575年(万历三年)53岁


        八月黄河决口,淮河在高家堰东决口,运河在高邮决口,南北千里漂没,河道淤塞,漕运不畅。


    1576年(万历四年)56岁


    丙子七月,黄河又在徐州决口。


    经张居正举荐,潘季驯恢复了官职,命其再次巡抚江西,潘上疏不干,张又写信宽慰劝留并对潘二任总河罢官之事表示抱歉(张居正《张江陵全集》卷二十一《答河道潘印川》第12页)。


    1577年(万历五年)57岁


        潘迁升刑部右侍郎。是年“河决崔镇,黄水北流,清河口淤淀,全淮南徙。高堰湖堤大坏,淮、扬、高邮、宝应间皆为巨浸”。


    1578年(万历六年)58岁


    戊寅二月考满,进階通议大夫,在张居正极力推荐下,朝廷又擢升潘为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兼工部左侍郎,总督河漕,提督军务,皇帝敕谕中称:“近年河、淮泛滥为害,运道梗塞,民不安居,联甚忧之,……当事诸臣,意见不同,事多掣肘,以致日久无功”。“尔谙习河道,素有才望,特兹重任”。四月潘由副手江一麟陪同抵达淮阴。六月,潘根据勘查结果和众官讨论意见,针对黄河沙多和下游黄、淮、运交叉的复杂局面,上《两河经略疏》,提出治理黄淮下游的基本方针,即:“通漕于河,则治河即以治槽;合河于淮,则治淮即以治河;会河、淮而入于海,则治河、淮即以治海”的治理原则(《潘季驯墓志铭》《行水金鉴》卷三十二转引)。在治理水沙方面提出了“束水攻沙,以水治水”的治水方略。他指出:“黄流最浊,以斗计之,沙居其六;若至伏秋,则水居其二矣,以二升之水载八升之沙,非极汛溜,必致停滞”。实施“以堤束水,以水攻沙,水不奔溢于两旁,则必直刷乎河底”。如“堤之不筑,水复旁溢,则沙复停塞”。“以水刷沙,如汤沃雪”。他认为“高家堰为两河关键,不止为淮河堤防也”,于是指挥河工筑高家堰六十余里,归仁集堤四十余里,柳浦湾堤东西七十余里,塞崔镇等决口百三十,筑徐、淮、邳、宿、桃、清两岸遥堤五万六千余丈,砀、丰大坝各一道,徐、沛、丰、砀缕堤百四十余里,……费帑金五十六万有奇”。从而切断了淮河汊流,抬高了洪泽湖水位,初步实现了“两河归正,沙刷水深”、“蓄清刷黄”和“会河、淮而同入于海”的构想。开始,反对者甚众,为保证其治河方略的实施,潘又上《河工事宜疏》,明确提出要“息浮言”,惩污吏,查怠工,以维护河工开展,并请求以三年为限,如治绩无效,情愿治罪。(《河防一览》卷之七《河工事宜疏》第183页)。七月参奏淮安通判王弘化,水利道佥事杨化隆、南河郎中施天麟贻误河工,朝廷核准将施降调别处,王、杨等革职拿问。十月又与江一麟联合弹劾徐州道副使林绍治河不力,林反揭潘,但朝廷以潘身膺重任,不能摇憾浮议遂将林革职,使潘“得以展其宏猷,底于成绩”。(张居正《张江陵全集》卷二四《答河道潘印川论河道就功》第11页)。在张与朝廷支持下,潘将北起徐州,南至扬州,包括以清口为中心的黄河、淮河、运河和洪泽湖地区的治河工区分为8个,每区设一总管官,并配副手2名,每名副手配10名下属官员,从而组成了一套“事权专一”令行有力和条块结合的指挥系统,并将治水不力的淮安府水利道佥事杨化革职。万历八年十一月又罢泗州乡官常三省。通过举贤能,重“优恤”,惩怠工,“人心争奋,而百事易集”(《河防一览》卷之七《河工事家》),“诸决尽塞”。“自徐抵淮六百余里”“蜿蜒绵亘,如长山夹峙”的雄伟遥堤终于建成,归仁横堤及各处缕堤也相继建成,黄河故道也实现了“水悉归槽,冲刷力专。”“遥堤之内,则运渠可无浅阻,遥堤之外,则民田可免浸没”(《河防一览》,卷八,《河工告成疏》)。


    1579年(万历七年)59岁


    已卯高家堰成,终于使洪泽湖成为一座功能具备、蓄水达31亿立方米(校核洪水位库容为135亿立方米)、水面积为2069平方公里巨型人工水库和全国最大的平原水库,这是我国水利史上的创举,也是十六世纪中外罕见的伟大水利工程。经精打细算共节省工程款30%约白银24万两。冬,上《河工告成疏》,朝廷派给事中尹瑾勘视河工后奏报说:“观今日之顺轨,当思昔日之横流”,此后刑科给事中也上疏说:“五六年来无水患”(见《行水金鉴》卷三十、三十一)。后获赏赐白金文绮及大红豸衣一袭,并升迁资政大夫。两河工程完工后,黄淮顺轨。河道通畅,“流连数年,河道无大患”。经史载:从1579(万历七年)至1588(万历十六年)整整十年中,徐州至清口一段河道,年年安澜。两河大工垂成之际,潘首登徐州云龙山并刻诗二首,诗中流露了急流勇退之意。诗一:“龙山再上思依然,千里河流自蜿蜒。几向蒿莱寻水脉,翻从沧海见桑田。负薪十载歌方就,投杼当年事可怜。为谢含沙沙且尽,归与吾已欲逃禅。”


    1580年(万历八年)60岁


    庚辰,潘在黄河下游桃源(今泗阳)窄河道内,先后建成了崔镇、徐昇、季泰、三义四座减水坝,坝顶比堤顶稍低二、三尺,宽各三十余丈,万一水与坝平,即让水从减水坝顶溢出,从而减少了决口的危险,并使“归槽者常盈,而无淤塞之患,出槽者得泄,而无他溃之虞,全河不分而堤身自固矣”。经多年实践,他还吸收和结合前人的成功经验,建成了由缕堤、遥堤、月堤、格堤和减水坝共同组成的堤防工程体系和养护办法,这是潘和治黄民工的一大创造。为确保工程质量,他严格要求堤防施工时“必真土而勿杂浮沙,高厚而勿惜巨费”,而且要“夯杵坚实”,杜绝“往岁杂沙虚松之弊”;边坡“切忌陡峻”;“取土宜远,切忌傍堤挖取,以致成河积水,刷损堤根”。同时发明了“用铁锥筒探之,或间一挖试”、“逐一锥探土堤”和“必逐段横掘至底”的质量监督和验收方法。由于重视工程质量,坚筑堤防,从而使明清黄河一直被固定在徐邳桃清一线,保证了运河和漕运畅通,两岸水患也大大减轻。


    庚辰授太子少保、工部尚书兼左副都御史,保送第二子潘龙瀚入国子监读书,赏银五十两,紵丝四。经张居正推荐,其总河之职改由南京兵部尚书凌云翼接任,并要求凌将潘的主张继续贯彻始终。因长期餐风食露,病魔缠身,潘于十月二十九日离任之前,上《宿病增剧难赴新任疏》,要求放归故里,未准。


    1581年(万历九年)61岁


    辛已六月任南京兵部尚书,参赞机务。


    1582年(万历十年)62岁


    壬午,复授资政大夫。同年潘长子潘大复中万历壬午科应天乡试第三十二名举人。六月,张居正逝世,继任者为张四维,不久因其父去世,由申时行代理首辅之职,反对派趁机反攻倒算,不仅废除张居正的许多革新主张,还把其亲属数十人逮捕入狱,潘颇感心寒,一面陈词上疏力保年已80多岁的张母出狱,一面寻思回归故里。


    十二月十五日潘季驯祖父潘孝(直隶广德州判官,累赠资政大夫、都察院右都御史兼工部左侍郎),因潘季驯治河有功,加赠为资政大夫、太子少保、南京兵部尚书,祖母钱氏、继祖母朱氏均赠为夫人。


    1583年(万历十一年)63岁


    癸未正月二十五日潘改任刑部尚书,潘又具疏,乞求告老还乡,未准,后侍经筵驾,谒诸陵,赐大红麒麟服,奉旨协同居守。是年,明嘉靖十九年(1562)状元、例授翰林院撰修达十五年的申时行正式升任首辅大学士。


    1584年(万历十二年)64岁


    甲申,“江陵狱起”。潘季驯受张居正案牵连,触怒了当权者,御史李植弹劾潘:党庇张居正,同年七月十七日,潘第二次削职为民,遂回故乡养病,修藏书楼。时见湖城西北角苕两溪汇流处水流湍急,民渡艰难,为遂其父遗愿,倾其所有并动员其妻捐出金银首饰折银2500两,决心建桥,造福乡梓。其间,潘躬亲其事,亲自规划设计,督办材料。桥于1585年(万历十三年)始建,1590年(万历十八年)建成,为5孔石木梁桥。因岁久倾杞,清道光九年(1829)、十七年(1837)里人俞大令、姚君洪等人先后两次计划动工改建,后在乡宦士民支持下于1837年九月正式动工。清道光二十年四月(1840年)建成。重建时,为利舟楫交通,改为3孔石拱桥,民颂其德,称其为潘公桥,1984年9月,经市人民政府批准,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申时行系经张居正赏识提携推荐入阁的,初任首辅大学士后,深感政治风浪险恶,也多次萌生退意,但均未获准。


    1586(万历十五年)66岁


        潘长子潘大复登丙戌进士第一百八十三名,殿试第三甲第六十名。


    1587(万历十五年)67岁


        丁亥,黄河、沁河又在河南祥符(今开封)、新乡一带数度决口,对于治河方略一时纷争不息,莫衷一是。在讨论治河人选时,不少人都提到潘季驯,但却无人敢向万历皇帝提及,后明神宗提出这一职务应由“老成才望之人”担任,首辅申时行即授意工科给事中梅国楼再度举荐潘季驯出任总河,治理水患。此前,御史李栋、蔡宗周(《明史·本传》万历十二年,御史李栋疏)以及董子行、常居敬等人也先后为潘鸣冤奏功,并提出黄河数年得以安澜,皆“潘尚书功也”,要求“即时起用,以展其特达之才”。明神宗举棋不定,在召见申时行面询其他政务时,经申竭力保荐决定让潘复出治河。是年,长子潘大复出任应天府溧阳县知县。〔后调大名府东明县,顺天府永清县通州,武清县知县,后升刑部广清吏司主事。敕授承德郎,配吴封安人,迁工部都水司员外郎,提督通惠河。以子湛贵,加赠奉政大夫,配吴加赠宜人,天启辛酉(1621年),举乡饮大宾,康熙戊辰(1688年)崇祀湖州府和乌程,归安三学乡贤祠。〕


    1588年(万历十六年)68岁


        戊子,“黄水暴涨,冲入夏镇,坏田庐,居民多溺死”。


        五月十一日,朝廷敕谕:“兹特命尔前去总理河道”,“……务俾河道安流,粮运无误,斯称委任”。五月十六日潘接到任命后,二十日即赴任,六月初一日抵淮安后即立即勘视河工,他“日与夫为伍,以舟为家,冲寒露暑,宿水餐风”。在全面勘视基础上,提出了全面整治山东、河南河工的规划,七月份上《乞严闸禁疏》,八月二十二日又上《申明修守事宜疏》,针对河防问题,指出:“河防在堤,而守堤在人,有堤不守,守堤无人,与无堤同矣”。同时,提出了著名的“四防二守”制度和岁修之法,即“昼防、夜防、风防、雨防”、“官守、民守”,指出“河防全在岁修,岁修全在物料”,要求每年把堤顶加高五寸,堤身两侧增厚五寸,“每高五寸,即夯杵三二遍”,同时在堤防滩地栽柳、植苇、下埽,以保护堤防安全。上述办法一直沿用至今。同时根据工程的轻重缓急和经费情况,提出了河南河工修复的先后次序,提出缓工“应俟急工完日,次第兴举”。


    1589年(万历十七年)69岁


    已丑,河决夏镇,潘季驯堵塞决口。


    四月二十九日,山东、江苏(包括安徽一部分)黄淮运治理工程相继完工,五月二十四日潘季驯上《河工告成疏》。五月二十七日,黄水暴涨,决葛冈新堤,六月初,黄水在徐州冲入内河,潘一面查办失责官员,一面严令各级河官加谨提防,其本人也身先士卒,“董率官夫,躬亲防御”。


    六月十八日,潘接到妻子去逝噩耗,心力交瘁,“负痛奔驰,万苦俱集”,痰中还发现血缕。十月决口俱堵。潘于伏秋带病西行前往河南巡视河工。十月初九到达考城时,又大吐血块二次,病势转重,复返济南总河衙门养病。


    已丑考满,朝廷嘉奖,特授资政大夫。


    1590年(万历十八年)70岁


    庚寅,正月十五日,潘又抱病往南,以舟代步,巡视邳睢河工。按朝廷规定:大小官员凡年满七十,便可“听令致仁”,退休还乡。二月十二日,潘季驯因年老体弱,力不从心,再上《引年疏》,要求告老还乡,未准,“命祷旱岱狱,雨随降”。


    四、五月间潘季驯抱病完成又一部重要著作《河议辨惑》,全文涉及大小议题31个。他在文中进一步阐明了他治河的基本立场和哲学思想,并提出了以人力为本,人定胜天的理念,他首先阐明了对“神”的看法,指出:“神非他,即水之性也”。“孟子曰:禹之治水,水之道也,道即神也。”


    八月十六日,潘病发,“血疾大作,口吐不绝者两昼夜”。


    十一月十一日又发病,“呕吐升余,眩晕仆地,达旦方醒,一息奄奄,僵卧待尽”。十一月十四日又上《患病乞休疏》,请求放归故里,以免贻误河工,同月二十八日降旨不准。十一月初十潘再上《乞休疏》,并认为:“明年岁修工作,料理全在冬春”。“分猷虽有僚属,而稽复全在总河”,为免影响工事,又未准,潘卧病三月,岁修工程多有延搁。冬,加太子太保、工部尚书兼右都御史。


    1591年(万历十九年)71岁


    辛卯正月初二,潘又上乞休疏,但仍未获准,眼看伏汛将至,潘心急如焚,又上《画地分管疏》,要求将各段河工,分段包干,分官责成,划地巡行,朝廷批准了他的请求,但仍要他一面养病调理,一面“用心经理督察”。根据当时的河情、汛情和地形地貌,经过多年的反复思考,他以多病之躯再次建议:汛期将缕堤开口引水,淤平遥和二堤间的滩地,把淤滩固堤作为利用泥沙、治理黄河的一条重要措施,为利用泥沙资源造地固堤开拓了一条新路。


    五月二十一日已时,长子潘大复之子、长孙潘振(侧出)出世。


    六月初五日亥时,潘大复二子、次孙潘湛(原配吴氏出)诞生。


    九月,泗州发大水,“居民沉溺十九,浸及祖陵,而山阳复河决,江都、邵伯又因湖水下注,田庐浸伤”。杨一魁等人提出“分淮导黄”。十月二十日,潘以病危之躯,再次赴泗州勘视水情河工,赈济灾民,根据勘视结果,提出了《议处泗州积水疏》,逐一分析各种导淮方案的利弊,强调“治河之法,当观其全”。并仍主张复故道。因意见相左,加上支持他的申时行去职,复上书,要求辞官回乡。


    潘因病情加重,恐不久于人世,即利用养病和闲暇之际,抓紧整理毕生治河的经验心得。是年,集多年治黄之大成的煌煌巨著:《河防一览》终于问世,朝廷再次赐“白金文绮”。


    1592年(万历二十年)72岁


    壬辰正月,工科给事中杨其休上疏,称潘季驯“勋茂劳久,呕血骨立,被言请告,当允其归”(《行水金鉴》卷三四,转引明《神宗实录》)。是年,“泗州大水,城中水三尺,患及祖陵”。潘放心不下,离任前,又上《条陈熟识河情疏》,对其治河生涯作了最后的总结,指出:“水有性,拂之不可;河有防,驰之不可;地有定形,强之不可;治有正理,凿之不可”。并再次阐述了他治理黄河的基本思想,即:强调要从地形、地势、河势的实际出发,从水流的自然规律出发,最后落实到堤防的修守之上。这些思想,至今仍被封为经典并益显熠熠光彩。


    是年,朝廷再次封他为资德大夫、正治上卿。经四次乞休,告老还乡之愿方遂。朝廷为褒奖他四任总河有功,对其三代均予诰封。潘亦以其治河功勋,六蒙褒典,成为明朝三部尚书手握兵权的治河臣吏第一人。三月初五日其祖父潘孝再封为资德大夫、正治上卿、太子少保、工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祖母钱氏、继祖母朱氏赠为夫人。同日,其父潘夔亦赠为资德大夫、正治上卿、太子少保、工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其母闵氏亦赠为夫人。


    四月,潘季驯回到故乡重修藏书楼。为教育子孙,遂抱病编纂和修订了潘氏家谱:《纯孝里世谱源流》、《纯孝里世谱迁居》。


    1593年(万历二十一年)73岁


    癸已潘中风风瘫,半肢不仁。


    1594年(万历二十二年)74岁


    二子潘龙瀚以《礼记》中万历甲午科顺天乡试副榜,任太常寺典薄(后升陕西临洮府判官,敕授文林郎),潘宽慰不已。


    1595年(万历二十三年)75岁


    乙未,潘抱病撰写完成了《明万历乙未潘氏族谱印》,这也是他传世的最后一篇文章,他在文中谆谆教诲其后代说:“我欲子孙读忠烈传,当慷慨就义,戳力王国;读孝友传,当蔼然敦睦,刑于有家。即晦影巌穴,亦当积仁累行,砥砺名节”。


    四月十二日这位中国河工史上杰出的专家阖然去逝。葬升山乡(今八里店镇)三墩塞字三圩甲山庚向,俗名大坟。


    1605年(万历三十年)


    乙已崇祀于湖州府和乌程、归安三学乡贤。


    1620年(泰昌元年)


    “泰昌庚申十月十三日,钦谕祭葬,予祭四坛,遣浙江布政司右参议赵国琦行礼,太常寺博士陆文献督造愤工,给水衡钱治葬”。潘尚书坟占地约20亩,四周碧水环绕,由一座藤萝缠绕的砌石拱桥——永安桥与外相连,桥畔有一土地庙、照壁,庙后有一参天古银杏树,墓道分内、中、外三圈,并有二组石人石马,气势甚为雄雄,墓于文革中被毁,现两孔墓穴仍在。墓志铭由赐进士及第、光禄大夫、左柱国、少师兼太子太保、吏部尚书、中极殿大学士、吴郡瑶泉申公时行题写。


    1621年天启辛酉祀山东济宁州名宦祠。


    1634年崇祯七年甲戌并祀江西南昌府学仁政祠。


    1648年(清顺治五年)三月祀禹王庙,敕建报功祠济於宁州。


    1757年(乾隆二十二年)与明故平江伯陈瑄并祀清江,春秋致祭。

  • 潘启雯 (2005/10/4)

    顶!!

本周热议
寻找惠州潘氏宗亲 1
赞助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