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潘安的《闲居赋》终于搞清楚潘安和我们家的关系。

2 6344
  • 潘晓辉 (2005/12/7)

    一直以来困惑于家谱中有潘安的《闲居赋》,但在家谱直系或旁系中,却没有潘安的介绍,外界留存潘安的《闲居赋》误为《闻居赋》,而且,根本就搜索不到具体内容,所以,一直不敢确定潘安与我直系潘族的关系,直到潘喜辉也拿出《闲居赋》,才知道,所谓的文学史学家根本就没见过潘安的这篇文章。不过,我的《闲居赋》很全。呵呵。但从家谱看出,潘安为季孙四十世,那时他与那个时代的潘尼年龄相仿,又是同宗,所以我谱上有潘安的文章。至于潘安没有在我家谱中出现,是因为我当年重修家谱时参考的是清代的最后一次修的族谱没有翻阅主宗谱。电话回老家,查验,是有潘岳潘安仁其人,他和潘尼是族侄关系,并非是所谓的文学史学家说的是叔侄或堂侄关系。潘安是季孙24世眉福之后,潘尼是他弟弟眉寿之后。按排行,潘安仁是潘尼的叔叔辈。当年潘安被抄家三族的时候,跑掉一个儿子,他的尸体在外一直没有人敢安葬,还是第二年潘尼给他安葬的。[upload=jpg]UploadFile/2005-12/200512723595933270.jpg[/upload]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2-8 0:00:19编辑过]

  • 潘晓辉 (2005/12/8)

    [upload=jpg]UploadFile/2005-12/2005128005448170.jpg[/upload]

  • 潘喜辉 (2005/12/8)

    祝贺祝贺,老哥终于搞明白了!![em10]

  • 潘文光 (2005/12/8)

    [em17][em17][em17]


    珍贵!!

  • alpha (2005/12/9)

    潘安应是季孙后第50代

  • 潘晓辉 (2005/12/11)

    alpha不要胡说八道!!!喜辉的旧家谱和我的旧家谱虽然在季孙24世就分了,但对潘安的辈分肯定没有出入,潘尼是41世,喜辉手中的家谱潘安仁是40世,肯定没错。


    据你所知,可以提供证据,可不要用野史瞎掰

  • ancient (2005/12/21)

    一直以来困惑于家谱中有潘安的《闲居赋》,但在家谱直系或旁系中,却没有潘安的介绍,外界留存潘安的《闲居赋》误为《闻居赋》,而且,根本就搜索不到具体内容,所以,一直不敢确定潘安与我直系潘族的关系,直到潘喜辉也拿出《闲居赋》,才知道,所谓的文学史学家根本就没见过潘安的这篇文章。不过,我的《闲居赋》很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l


    楼主以上说法,请问从何而来?


    1、外界留存潘安的《闲居赋》误为《闻居赋》,而且,根本就搜索不到具体内容。


    2、所谓的文学史学家根本就没见过潘安的这篇文章。



    请老兄翻翻《文选》(或称《昭明文选》),南朝梁代时的文学总集,收录了潘岳多篇诗文,其中《闲居赋》是千古流传的名篇,什么时候被误会为《闻居赋》了?有那个文学史家没有见过潘安这篇文章?


    从你照片上的《闲居赋》来看,基本就是从《文选》中来的文字,连李善注都抄录进来了。第一列的“益”字明显是“盖”的讹误。其他不说了。

  • 潘晓辉 (2006/1/2)

    回复7楼


    我的家谱从第一代开始就有,和斑竹潘喜辉的家谱在第23代分开,但他家谱中有潘岳,而我家谱有潘尼,部分历史记载潘岳和潘尼叔侄关系,其实是族侄关系。但是喜辉后来也和我说的《闲居赋》误为《闻居赋》有同感,因为他家谱也只是《闲居赋》,至于什么时候被误会为《闻居赋》,我也不清楚。


    照片上是98年重修的,很多年的传抄,当然会有错误,而且演变至今已很多字现在都没有了,再者当年修谱时,不认识的字很多,错字难免,我想,绝大部分字应该对了,


    至于其他,我只尊重自己祖先遗留,至于研究每个文字,应该属钻牛角尖的行为,没有那个精力,如果你有更多的总谱的补充,请发表,以免批评不实。

  • 潘晓辉 (2006/1/2)

    看7楼的ancient你见识少,给你看看哪里将《闲居赋》误为《闻居赋》


    http://www.prc.net.cn/prc2004/xgwz/items/500nq/pan01.htm


    http://pank.org/blog/archives/cat_data.html


    http://www.httpcn.com/life/Dict.asp?act=1&word=%CA%A9


    聪明点的话,自己搜索《闲居赋》和《闻居赋》就知道了

  • ancient (2006/1/17)

    我这人“见识少”、说话直,不喜欢为尊者讳,说话凭证据,若有得罪之处,请谅。“聪明人”还请看看,欢迎正面批评、商榷。


    潘岳才情过人,单就其诗文而言,本人是极佩服的。其他方面这里且不说了。《昭明文选》作为中国古代现存最早的一部各体文学总集,是中国古代文学之经典总集,你道它收录作品最多的是谁?潘岳。8篇作品分别收入7类,这说明,在南朝萧粱时代,潘岳作品已具有深广的影响力。其中,《闲居赋》并序收入了《昭明文选》卷十六赋的“志”类,唐代先后有李善注、五臣注。关于篇名,李善注曰:“《闲居赋》者,此盖取于《礼篇》‘不知世事,闲静居坐’之意也。”五臣中的李周翰注云:“《礼记》有《闲居篇》,岳取以为赋名,言将不涉世事,自取闲逸。”流传千年,均作《闲居赋》,从未有作《闻居赋》者。不论历史学家、文学史家还是普通读者,对此都非常清晰,涉及潘岳其人其文的严肃著作不少,从《晋书》潘岳本传到今人傅璇琮先生《潘岳系年考证》等诸多著作,请翻开任何一部自行研读即可。事实俱在,何须辩驳?你能说出“所谓的文学史家根本就没见过潘安的这篇文章”之类的话,我只能说你自我感觉太过良好,良好到了飞身天上,自得自鸣,有凌云之快感,可惜云雾缭绕,已经看不清地上的事实。


    “尊重祖先遗存”自然是好事,我大大的赞同,但对待历史人物、历史资料,只有4个字:“实事求是”。对祖先的最大尊重无非也就这4个字。如果只凭一己好恶,强不知以为知,无非适得其反。你认为讲求材料文字的确凿就是“钻牛角尖的行为”,却拿网络搜索涉及的几篇文章和材料当证据,令人忍俊不禁。退一万步来讲,你这位聪明人不妨还是使用网络搜索的方法,百度、google都可以试试:提及“闻居赋”和“闲居赋”的材料分别有几条?以下是用google随意搜索的结果:


    约有13项符合闻居赋的查询结果,以下是第1-5项。 (搜索用时 0.06


    约有7,020项符合闲居赋的查询结果,以下是第1-10项。 (搜索用时 0.10


    顺便说一下,如果你搜索“间居赋  潘岳”,也可以搜到,网络文字错误甚多,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难道也可以说:世人都没见过闲居赋,就知道间居赋?一笑。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1-17 10:53:19编辑过]

  • ancient (2006/1/17)

    根据本贴第一副照片,与《李善注文选》简单核校一下,时间有限,暂只核校“序”,未必都对,仅供参考:

    以下为照片第一页:

    1、第二列:“益”当作“盖”。

    2、第三列:“潘安人”当作“潘安仁”。“晋武帝时人”当为李善注,误入序文。“岳当读”应为“岳尝读”。

    3、第四列:“四至九乡”当作“四至九卿”。“以巧宦之目”前漏一“题”字。

    4、第五列:“雇尝以为”当作“顾常以为”。

    5、第六列:“微妙元通”,李善本作“微妙玄通”,出自《老子》。不过“元”、“玄”古代常通用,或因避讳而改,两字均可。

    6、第十列:“廷尉评”当作“廷尉平”。

    以下为照片第二页/p>

    1、第一列:“辄去官冕”当作“辄去官免”。

    2、第二列:“八徒官”当作“八徙官”。

    3、第五列:“俊又”当为“俊乂”。

    4、第六列:“大夫人”李善本作“太夫人”,不过“大”、“太”古代通用,两字均可。“有嬴老之疾”当作“有羸老之疾”。“违滕下”当作“违膝下”。

    5、第七列:方框内缺字当为“色”。

    6、第九列:“牧羊酤酩”当作“牧羊酤酪”。

    我认为,最好能把历代各种版本收集核校一遍,同时请的电脑打字员也应该认真负责。须知这不同于一般的网络文章,而是祖宗的家谱文献,实事求是,还原本真,才是对祖先的最大尊重。不知潘氏后人以为如何?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2-6 14:22:33编辑过]

  • 潘文光 (2006/2/4)

     

    閑也可以写作閒,闻的繁体字是聞。

    閒与聞字型相近,辗转流传易混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2-4 14:47:14编辑过]

  • ancient (2006/2/6)

    楼上潘文光仁兄说到繁简问题造成错误,这种错误普遍存在。尤其是接受简体字教育而又不十分熟悉繁体字的人,往往容易望文识字,搞错很多文字。另外,在进行繁简转换的时候,也会闹很多笑话,比如“云”与“雲”,“后”与“後”等等,并非可以完全划等号的。

    我个人只希望,后人在公开传布祖先相关资料的时候,尽量实事求是,多闻阙疑,少下无根据的断语,否则效果事与愿违,适得其反,那是很可叹的。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2-6 14:32:34编辑过]

  • 水乡 (2006/4/19)

      岳公所著《闲居赋》在《晋书》中全文有载。岳公罹难,当时他同胞兄弟、兄弟之子、已

    出之女同时遇害。唯岳公侄子伯武及弟豹之女得免,这在国家正史《晋书》中均有明确的记

    载。我也查阅过很多家谱,特别是明之前的,前后矛盾的也很多。不只是我们潘家,很多谱

    拉个名人当祖宗,这种现象很普遍,以至于后来的人做考证工作困难重重。我不能说正史没有错误,但有正史作为依据,可靠得多。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4-19 16:18:59编辑过]

  • pf83201 (2006/4/25)

    依据史实,潘岳不会有直系后人,他这一线到此终止。除非有实证表明:当时确有后人逃脱劫难。否则,只能是其侄子一线得以延续后代。然而,有些族谱硬将潘岳作为直系先祖,造成前后矛盾,对当今考证带来混乱。[em03]

  • 潘晓辉 (2006/6/19)

    都是猪头没看清楚就乱发表,谁说谁是潘岳之后了,连“有些族谱硬将潘岳作为直系先祖”的屁话都出来了,

    家谱传抄20余次重修,错误难免,本打算发出来给众族亲看的,想来还是不发了,免得耽误我的时间,又误了众人的眼。

    也许潘家就是多了那群自以为是的。

  • pf83201 (2006/6/19)

    潘晓辉:请你文明些,都是姓潘的,你骂人家“猪头”,你不也是嘛!想办法多看几部家谱,就会发现存在问题的!

  • pf83201 (2006/6/19)

    潘晓辉:人家说“屁话”,“自以为是”。你承认“错误难免”,自以为不是咯!那就好好想想你的不是吧!

  • 潘晓辉 (2006/6/22)

    我奇怪为什么家谱中有《闲》,而没有潘岳相关的生平,所以潘岳应该不是我这个系,只是潘岳是潘尼收尸的,关系就是这样,所以,我家谱才有《闲》的,你看都没有看清楚,就乱说,甚至吹毛到追究错别字。追钻牛角尖的话,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

  • 潘晓辉 (2006/6/22)

    还有一点,家谱中有很多过续子嗣的现象,在家谱中的脉中,往上追溯,却有两个父亲,你觉得奇怪?

    多看点,多花点时间,你就宽容前辈的出错了,象你,什么都没有,就不要乱评他人的不是啦,你这样丢失(或者你父辈,祖辈)丢失家谱,对得起祖先吗?还配姓潘吗?

  • p2212124 (2006/8/21)

    吵架了??好象不应该哦!

    哈哈!楼上的,我老姐叫潘小辉的

    [em01]

  • maikou (2009/6/11)

    看完一楼到20楼的帖子,个人认为潘晓辉欠缺必要的容人之量,个性偏激,观点武断,理解能力有待提高,明眼人都看得出谁没资格姓潘。别什么事都上纲上线,对不对得起祖先、配不配姓潘祖先自有分寸。

  • panic (2010/7/30)

    闲居赋并序
    潘岳

    岳读《汲黯传》,至司马安四至九卿,而良史书之,题以巧宦之目,未曾不慨然废书而叹也。曰:嗟乎!巧诚为之,拙亦宜然。顾常以为士之生也,非至圣无轨,微妙玄通者,则必立功立事,效当年之用。是以资忠履信以进德,修辞立诚以居业。

    仆少窃乡曲之誉,忝司空太尉之命,所奉之主,即太宰鲁武公其人也。举秀才为郎。逮事世祖武皇帝,为河阳、怀令,尚书郎,廷尉平。今天子谅闇之际,领太傅主簿,府主诛,除名为民。俄而复官,除长安令。迁博士,未召拜,亲疾,辄去官免。阅自弱冠涉于知命之年,八徙官而一进阶,再免,一除名,一不拜职,迁者三而已矣。虽通塞有遇,抑亦拙之效也。

    昔通人和长舆之论余也。固曰:“拙于用多。”称多者,吾岂敢;言拙,则信而有徵。方今俊乂在官,百工惟时,拙者可以绝意乎宠荣之事矣。太夫人在堂,有羸老之疾,尚何能违膝下色养,而屑屑从斗筲之役?于是览止足之分,庶浮云之志,筑室种树,逍遥自得。池沼足以渔钓,舂税足以代耕。灌园鬻蔬,供朝夕之膳;牧羊酤酪,俟伏腊之费。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此亦拙者之为政也。乃作《闲居赋》以歌事遂情焉。其辞曰:遨坟素三长圃,步先哲之高衢。虽吾颜之云厚,犹内愧于宁蘧。有道余不仕,无道吾不愚。何巧智之不足,而拙艰之有余也!于是退而闲居,于洛之涘。身齐逸民,名缀下士。背京沂伊,面郊后市。浮梁黝以迳度,灵台杰其高峙。窥天文之祕奥,睹人事之终始。其西则有元戎禁营,玄幕绿徽,溪子巨黍,巽絭同归,砲石雷骇,激矢虫虻飞,以先启行,耀我皇威。其东则有明堂辟雍,清穆敝闲,环林萦映,圆海回泉,聿追孝以严父。宗父考以配天,秪圣敬以明顺,养更老以崇年。若乃背冬涉春,阴谢阳施,天子有事于柴燎,以郊祖而展义,张钧天之广乐,备千乘之万骑服枨枨以齐玄,管啾啾而并吹,煌煌乎,隐隐乎,兹礼容之壮观,而王制之巨丽也。两学齐列,双宇如一,右延国胄,左纳良逸。祁祁生徒,济济儒术,或升之堂,或入之室。
    教无常师,道在则是。胡髦士投绂,名王怀玺,训若风行,应犹草靡。此里仁所以为美,孟母所以三徙也。

    爱定我居,筑室穿池,长杨映沼,芳枳树樆,游鳞瀺灂,菡萏敷披,竹木蓊蔼,灵果参差。张公大谷之梨,溧侯乌椑之柿,周文弱枝之枣,房陵朱仲之李,靡不毕植。三桃表樱胡之别,二柰耀丹白之色,石榴蒲桃之珍,磊落蔓延乎其侧。梅杏郁棣之属,繁荣藻丽之饰,华实照烂,言所不能极也。菜则葱韭蒜芋,青笋紫薑,堇荠甘旨,蓼荾芬芳,蘘荷依阴,时藿向阳,绿葵含露,白薤负霜。

    于是凛秋暑退,熙春寒往,微雨新晴,六合清朗。太夫人乃御版舆,升轻轩,远览王畿,近周家园。体以行和,药以劳宣,常膳载加,旧疴有痊。于是席长筵,列孙子,柳垂荫,车洁轨,陆摘紫房,水挂赪鲤,或宴于林,或禊于汜。昆弟斑白,儿童稚齿,称万寿以献觞,咸一惧而一喜。寿觞举,慈颜和,浮杯乐饮,绿竹骈罗,顿足起舞,抗音高歌,人生安乐,孰知其他。退求已而自省,信用薄而才劣。奉周任之格言,敢陈力而就列。几陋身之不保,而奚拟乎明哲,仰众妙而绝思,终优游以养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