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前卫

0 1720
  • 潘顶水 (2009/7/30)

    潘前卫  上海市曲艺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人民滑稽剧团主要演员。

      不后悔选择这舞台

      上海人民滑稽剧团招收的第一位本科毕业生——潘前卫最受人关注的始终是这个头衔。1998年的夏天,从上海师范大学毕业的潘前卫,面前摆着两条路:一是当老师,二是报考上海人民滑稽剧团。前者是顺其自然的道路,而后者,潘前卫能够依赖的仅仅是大学期间在话剧社表演的经历。

      到一个全然陌生的舞台上演滑稽,潘前卫很快发现了自己“致命”的弱点:不善于跟人交流。“私底下我很爱安静,就喜欢思考。”这对培养表演能力是很不利的,但好在他很快想清楚了:“我主要还是靠脑子吃饭的。”中文系毕业的他有很好的文学功底,加上喜爱看书写作,于是脚本就在365个平凡的日子里不断地诞生出来。“进入滑稽圈近十年,我写的本子自己都数不清了。”

      可潘前卫并不甘心做一个幕后创作人员,他还是由衷地热爱着表演。“学历对表演没有帮助。我很认同周立波的看法,滑稽没有科班这一说,主要还是靠天赋。好比他,绝对是个怪才!”因此,底子很薄的潘前卫还是充满信心。在他看来每天24小时的生活都是学习,哪怕养一只狗,他也会在思考着关于养宠物有什么新闻点,可以怎么表演。

      听到他用疲倦的声音一再重复“活到老、学到老”,忍不住问一句:有没有后悔过,假如当初做老师,现在是不是轻松许多?本以为他难免唱点有关理想主义的高调,却不料潘前卫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不后悔啊,毕竟表演是自己热爱的事。更何况,讲一句实在话,上海房价这么高,做老师什么时候买得起啊?!”

      问起他的生活和家庭,他只用“简单”二字形容。有支持他工作的父母,和一个关系稳定的女朋友。对等待厚积薄发的潘前卫来说,足矣。

      潘前卫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作为一名大学生,从事被视为.. “下里巴人”的滑稽艺术,一直受到圈内外人士所注目。他的表演有着“冷面滑稽”的趋势,崇尚“含蓄内敛”的幽默,语言节奏分明,思维活跃创新;他悉心研究传统滑稽的表演程式,探索喜剧艺术的新路子:重视剧本的文学性,讲究台词的准确性、寻求人物的逻辑性、探索噱头的时效性。

      曾参加多部滑稽戏演出,如《复兴之光》、《活菩萨》、《七十二家房客》、《福星高照》、《为好人喝彩》等。可贵的是,他能显示其独到的创作思路:在滑稽戏《新糊涂爹娘》中,扮演中学生“王超”,不仅外表与角色接近,思想感情也融入其中;滑稽戏《男人三十一支花》中扮演乡村摄影师“金海东”,把一个自恋、自私、自大的青年摄影师演绎得真实可信;滑稽戏《幸福指数》中扮演小儿子“阿三”,着重刻画这位待业青年好高骛远的精神世界,获得观众和专家的好评。

      具有编写剧本和策划的才能,参与拍摄多档深受观众喜爱的电视栏目,如:《开心公寓》、《三人麻辣烫》、《七彩哈哈镜》等等。还在综艺类节目《百姓戏台》中担当节目主持人,主持风格态度亲切,自然时尚、幽默风趣。

      2001年,表演独脚戏《方言漫谈》获“江浙沪滑稽新秀大奖赛”“独脚戏银奖”;2003年,表演独脚戏《时尚点播》获全国首届相声小品邀请赛三等奖;2005年,表演独脚戏《车迷》获上海市小节目汇演作品奖。

      2008年入选第一届《笑林大会》上海十大笑星。

      2、搞笑搞怪三人组

      《快乐三兄弟》是最近蛮火的一档谈话类节目,潘前卫、舒悦、计一彪这一组“小兄弟”,比陈国庆、毛猛达、姚祺儿这组“大兄弟”的收视率更高。问他效果怎会这么好,潘前卫认真地做过分析:“主要还是我们这一组年轻人的性格更加互补,所以合作得很好,每次录节目都开心得忘了时间,也不用顾忌什么话不能说,反正编导会剪掉。”

      用他们的话来说,计一彪是“甲状腺”,他最容易激动,有时候并没有什么道理,但他很亢奋,很能调动大家的情绪;而舒悦的形象很可爱,又很有表现力,往往眼睛一瞪、嗓门一扯就开始爆料,丝毫不忌讳谈及自己的隐私,潘前卫和计一彪戏称他是“拿自己的私事堵枪眼”的英雄。而潘前卫自己很会模仿,还很有些书卷气,喜欢摆事实讲道理。不过,遇到计一彪和舒悦,他坦诚自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当然,有这样的冲突才有笑点。再加上比起“大兄弟”,他们更能把握潮流,会恶搞、模仿,自然就更吸引观众了。

      其实,在《快乐三兄弟》中,潘前卫心底还隐藏着一点小野心,他希望他的书卷气能让他脱颖而出:“我很喜欢钱文忠,但我永远不可能成为他那样的人物。不过,我为什么不可以成为滑稽界的钱文忠?呵呵。”看得出来,潘前卫对于自己的笔头和脑袋还是充满了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