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被按揭掉的幸福

0 2189
  • 潘仕锋 (2009/10/2)

    精英1+1
      “我想念自己没有结婚的时候。”
      名牌大学毕业,在一家中型外企做管理,收入不错,潇洒独立,无论在精神上还是经济上。
      “或者像最初结婚的时候也可以。”
      两个人的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住在六十多坪的旧房子里,虽然小了点,但有一个钟点工帮忙打理卫生,除了偶尔下个厨,基本上是零家务。饭后一起出门散步,老公打球,她放狗,回来泡一个薰香浴或挤在沙发上看一张碟片,周末跟双方父母一起登山……正是英子想像中的生活。
      对于这种生活她规划已久。当初找男朋友的时候,她就划定了标准。现在的老公潘登就像是为她量身打造,一样是外企员工,外貌和收入上佳,父母退休,支持儿女们独自生活。
      彼此验证了品位和经济实力后,又都从对方眼中读出“你是我今生最好选择”的含情脉脉,认识一年后,英子做了幸福的五月新娘。
      英子时髦洒脱,潘登精明强干,朋友戏称:强强联合。
      婚后两人选定了一家中高档小区,房价自然居高不下,同时潘登还按揭了一辆小车。虽然积蓄都花在首付上了,但两人彼此打趣:“没关系,每个月车房贷款加起来,没有占到收入的三分之一。”
      新房开始装修,自然是高标准严要求,预算一次次超支,家用电器统统是最好最贵的,幸好仍可以按揭。钞票流水一样地花出去,英子的母亲心惊肉跳:“同时又买房又买车是不是太奢侈了?你们才工作没几年,还是该降低一点标准,留点积蓄。”
      两人相视一笑,父母还是老思想,新时代谁还存30年的钱,然后在60岁的时候再住上新房?

    “需要”“想要”和“得到”
      有一句话说得好,上帝眷顾那些有准备的人。没过半年,潘登升职,上调集团公司。这本来是件好事,只是办公环境陡然上升了不止一个格调,往来皆老总,午餐地点从西餐厅直升到私人会所,潘登开始觉得自己那辆福克斯挤在一堆中高档轿车中,怎么看怎么碍眼了。
      想在职业上有所飞越,总得付点代价吧。英子公司里资历比她浅的同事也都开着小车。两人一咬牙,又买了辆马自达6。
      双方老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了,但两人合力说服了他们,车子虽然不是生活必需品,但在交际应酬中显得无比重要。
      像大多数外企那样,你一年能拿到十万还是三十万,由你的工作量而定。潘登始终认为,在这个物欲膨胀的世界,有欲望,才能更接近目标。你要“想要”了,才有可能去“得到”。
      英子挑不出这句话的毛病,但骤然加大的家庭支出让她懂得了四个字:锱铢必较。
      潘登开始争取一切出差机会,冲刺所有合理不合理的目标;而英子的专业是日语,接外单的机会多,悄悄瞒着公司半夜苦干。
      父母家里去得少了,朋友聚会能免则免,两人异口同声:趁着年富力强,要为将来更好的生活打下基础。
      现在回想那两年的拼命,英子觉得很惆怅:“我老是在想,要是我们没有那么早把自己标注为精英,幸福是不是还会一直持续下去?”

    什么是好生活?
      三十而立,潘登在生日宴上许下的愿望是:尽快换一套高档小区的住房。这个城市的房价正在像一部失去控制的电梯,你以为它到顶的时候,下一秒它还可以飞升。
      潘登坐不住了,他计划让自己的父母卖掉房子搬来和他们一起住,以筹出首付款。
    英子当然不同意。但在那天晚上,她也发现老公的眼角有了好几道皱纹。一个才刚过30岁的男人,怎么这么快就显出了老相了?
      一件锦袍上找出虱子后,你会更快地发现更多的虱子。很快到了年终总结,英子拿了一个优秀员工奖,公司奖励了五天假期和两张去香港的机票。以前酷爱旅游的英子,已经一年没有出过门了。
      回家跟老公商量,潘登考虑了半天,才说两个人旅费就要花几千块,再加上购物,可以买新房的两个平方,再挥霍一点,一个卫生间就没了。这次英子不依不饶,但潘登打了N个电话后,遗憾地告诉她五一节要加班。英子只好作罢,后来她才知道,原来是他自己主动要求加班,就是为了躲开去香港。
      英子眼前一黑,一年来的点点滴滴同时涌了上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两个人去小馆子吃饭,潘登开始提醒她不要总点香辣蟹和水煮鱼;再后来,没做饭的时候他宁愿在家吃泡面,说喜欢康师傅的味道;他可以花一个月的薪水买套新西装,而内裤穿破了三个洞也不扔;英子一直用的CD香水,他告诫她这是化学品;想买一套高档化妆品,他又说你其实不化妆更漂亮……
      假期不再出门旅行,周末一定在家做饭。由于工作繁忙,运动是谈不上了,以前所有的爱好也根本无暇顾及。
    他不再絮絮叨叨地跟她说一些烦心事,好像无敌超人;除了每天的早安晚安,知心话基本没有;她加完班的时候,他多数已经鼾声如雷;卿卿我我挤在一起看电影好像是上辈子的事了;他出差和应酬的时间永远比在家多,再好的房子都像个旅馆,而她就是服务员。
      天啦,英子想是她错了还是这就是男人的成长?难道生活就该是这样?
      她想念一年前的潘登,他会帮她洗头,会抱她上床,会跟她调笑,会在周末打场蓝球累得像头牛冲进厨房;会在情人节突然出现在她办公室门口,手里抱着一大把俗气但仍然让整间公司轰动的蓝色妖姬。
      这些都让她震惊地发现,所谓的强强联合简直是个骗局。以前单身时生活潇洒快意,蜜里调油。结婚才两年,她却惊觉床头金尽,潘郎又老,而好生活——开着车,计算着下个月是油费重要还是为自己添双好鞋子,这能叫好生活?

    欲壑难填
      潘登的烦恼不比英子少。他要面临的问题是:生儿育女,赡养老人,以及为将来作准备。这一切都需要钱。于是亲情、友情、爱情、兴趣,都变成一笔笔账单,送到不断变大的办公桌上,等着他买单。
      付出的努力不是没有回报,他已经是公司最年轻的副总,但收入的增长还是追不上消费的翅膀:房价又涨了,银行又加息了,股市又动荡了……甚至同级别的张总又换了辆新车,都能让他心惊肉跳。
      回到家他越来越没有力气说话,是欲望膨胀还是压力太大?他也说不清楚,只觉得自己像得了强迫症,被一波波的浪潮推着,向着更好的房子和车子迈进,哪怕自己节衣缩食,也要外鲜内焦。
      老婆不快乐,他也知道,但眼看着朋友同事一拨拨地换房换车换VIP卡,你能不追赶吗?能停下脚步去度假吗?商业社会,不进则退,他不可避免地要与更多客户谈判应酬、斗智斗勇、喝酒熬夜。英子患得患失的小女人心情,他确实是顾不上了。
      但他理直气壮地认为这是社会的错,是社会鼓励年轻人消费,反正什么都可以按揭。他皮夹子里有三张随时可以透支的信用卡,而按他们的计划,今年该有个孩子了。
      这次英子死活不同意。
      “孩子,你拿什么来养?车子房子家具家电,统统在按揭。你知不知道养个孩子要多少钱和时间……”
    他望着披头散发泪流满面的英子一阵茫然,两人月入数万,还养不起一个孩子?那个柔情蜜意爱撒娇的小妻子,消失到哪里去了?
      钱钱钱!他不打牌不抽烟,不包二奶没有坏习惯,工作努力拼命,前程远大,可为什么幸福却离他越来越远?

    编者按:两位精英一定没有看过印度的《摩奴法典》,里面说:如果追求幸福,为人就要知足。节制欲望,是幸福之源。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社会的竞争也是无穷尽的,欲望若超过负荷,先不说是否壮志未酬身先死,就算有飞黄腾达的一日,也已朋友失交,恋人失望,老婆落跑,孩子看你像看陌生人……银行的按揭是还完了,可感情又成了负资产,且随着岁月流逝,年华老去,有些感情再也平仓无望。

本周热议
没有相关数据
赞助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