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问学于老聃

10 2624
  • 青新了 (2011/7/6)

            老子告诉孔子,人需要用一种柔软的态度来面对现实。他张开嘴巴,跟徒弟说:你看我的牙齿在吗?徒弟说没了。老子又问:你看我的舌头在吗?徒弟说在。于是老子用浑浊的目光看着徒弟说:先失败的一定是坚硬的东西,能长时间存在的一定是柔软的东西。

  • 潘青海 (2011/8/3)

    孔子曾经跟门生说:你的人生理想是什么?门生答,每天在收工后,在河边跟一群好友喝酒聊天、看落日,第二天还能是这样的生活,这就是我的理想。

  • 潘青海 (2011/9/6)

    孔子的父亲———叔梁纥,是个身材高大、力气惊人的一位将军,在一次战争中,他居然靠自已的力气把城门顶起来,立下了大功。一个人对父辈的继承,继承财产是最低等级,继承学识是中间等级,继承健康才是最高等级。〈包括生理健康和心理健康〉。

              孔子一生历尽磨难却一直身心健壮,与他这位扛起了城门的父亲很有关系。他也凭一人之力,扛起了一座大门。这门,比城门还要大,还要重。

  • 潘青海 (2011/9/19)

    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历史一直流传了几千年,姓氏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孔子,也由于被历朝历代供奉了千多年,的确是圣人、思想家,影响着社会发展史的进程。

         漫步在孔庙、孔林、孔府油然发出这样感概:仅仅一家族的文化传承,全中华也只有孔姓家族能做到———子子孙孙们能找到、看到先人所留下的家、房屋、树木、生活遗迹等等!能够触摸到根的所在。

         人,活着是要有所精神的。孔子———人类文化精神的追求?

  • 青新了 (2011/9/30)

    孔子的一位学生在煮粥时,发现有肮脏的东西掉进锅里去了。他连忙用汤匙把它捞起来,正想把它倒掉时,忽然想到,一粥一饭都来之不易啊。于是便把它吃了。刚巧孔子走进厨房,以为他在偷食,便教训了那位负责煮食的同学。经过解释,大家才恍然大悟。孔子很感慨的说:"我亲眼看见的事情也不确实,何况是道听途听呢?"

  • 槐树潘 (2011/9/30)

    舌头在,是因为它是有思想;孔子的健壮在于求索,磨难因为承担,千年的香火是因为什么人都愿意希望得到;孔子也知道自己不是圣人。平凡最好

  • 青新了 (2011/10/2)

    统治者杜撰出来孔老二的思想言论都是为统治者奴役劳动人民服务的奴化教育!         
       人们追求更好的物质生活,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封建文化糟粕的所谓灭人欲,存天理,不过是想把两级分化,富者更富的现状,也就是他们所谓的天理永久存续下去的骗人把戏而已,也是让人们更加麻木地当顺民、愚民,从而不思改变现状的麻醉剂。
               
        反科学,只会让中国更落后,就象最近500年来的历史所证明的那样。中体西用的那套鬼话,早就在现实面前碰得粉碎了。
                  
       发扬中国传统文化,不是全面复古,而是要用现代观念全面改造传统文化,包括扬弃其中大量的糟粕。
                 
       只有科学和民主,才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希望。我们千万不要再上那些封建礼教文化的当了。

  • 潘青海 (2011/10/14)

    孔子文化不仅对西方外来思想构成挑战,也对中国现代化成果构成挑战。儒学是一种高深的道德哲学和政治理论体系,一直是把双刃剑。中国历史上的朝代推崇儒学来巩固他们的统治,把其高深复杂的理论提炼成一句简单的训示:顺从。孔子赞赏等级和秩序,但是也相信道德而不是财富和权威应该决定由谁来治理国家。中国当今政府仍支持孔子,已经吸收了孔子本人最喜爱的理念之一:和谐
                      祭孔大典”纷纷举行,表达对“先贤”的仰慕和追思。
    清晨的细雨淅沥地洒在万仞宫墙的块块青砖上,至圣庙前的古柏青松在一片迷蒙中展露新意。2011中国(曲阜)国际孔子文化节祭孔大典在孔子故里山东曲阜孔庙举行。

    上午8时,2000多名参加辛卯年祭孔典礼的官员、海内外学者及孔子后裔佩戴黄色绶带,齐聚在曲阜神道路南首。雨丝中,他们面色持重,目光虔诚,依序缓缓踏上黄色的地毯,走向儒学的圣地。

    随着悠扬典雅的古乐响起,祭祀队伍穿过万仞宫墙,行经棂星门、圣时门、弘道门、大中门、同文门、奎文阁、大成门、杏坛,来到孔庙大成殿前。

    9时,三通鼓起,大成殿前“儒济天下,和宁四方”的主题幕布升起,殿阁正中高大厚重的朱门在众人的目光中缓缓开启。

    “千年礼乐归东鲁,万古衣冠拜素王。”参加典礼的各界代表在古装演员的乐舞中依次向孔子像敬献花篮。山东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刘伟诵读祭文:“煌煌中华,郁郁文明,唐虞稽古,夏商乂宁。……言则忠信,行则笃敬。和而不流,与时偕行!……炎黄子孙,祈祥鞠躬;四海一家,天下大同!”颂毕,全体祭拜者整理衣冠,庄严肃立,向孔子像行鞠躬礼。

    每年在孔子诞辰日举行的祭孔大典是孔子文化节的核心内容,同时也成为传承中华文化的重要象征性仪式。据史料记载,祭祀孔子的活动始于孔子去世后的第二年(公元前478年),最初每年只有秋季一次,至东汉时实行春秋两祭制。

    在北京孔庙,上午9时30分,典仪齐唱“起户”,钟鼓齐鸣,来自社会各界的专家、学者、孔子后代、北京国子监中学学生以及北京市民代表共500余人由国子监持敬门缓步进入孔庙祭祀现场,行至大成门下孔子像前。

    孔庙和国子监博物馆馆长吴志友宣读告文后,全体人员向“先师孔子行教像”行“四拜礼”。行礼完毕,80余名北京国子监中学的学生在孔庙中院高声朗读《礼运大同篇》:“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朗朗书声在古老的孔庙中久久回荡。

    随着“咸和之曲”“宁和之曲”“安和之曲”“景和之曲”和典仪的一唱一和,祭孔仪式的“三献礼”“四拜礼”和“八佾舞”随典而动。

    据了解,祭孔是华夏民族为了尊崇与怀念至圣先师孔子,而主要在孔(文)庙举行的隆重祀典,两千多年来从未间断,是世界祭祀史、人类文化节史上的一个重要活动。祭孔活动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478年,即孔子卒后第二年,鲁哀公将孔子故宅辟为寿堂祭祀孔子,孔子故居也成为世界上第一座孔庙。

    吴志友表示,元、明、清三个朝代皇帝为孔子举行国家祭奠的主要场所均在北京孔庙。祭孔大典形象地阐释了孔子学说中“礼”的涵义,表达了“仁者爱人”“以礼立人”的思想。

    当天在南京,孔氏南宗家庙纪念孔子诞辰2562周年祭祀大典如期举行,孔氏南宗家庙管委会主任、孔子第75代嫡长孙孔祥楷介绍说,今年的祭祀是学祭,重在一个“学”字。

    衢州学院校长胡伟任主祭人,邱晓栋等10名学生担任陪祭人,他们中有4名大学生、4名中学生和2名小学生。他们一起向孔子像敬献花篮,进香敬酒。

    2004年,孔氏南宗家庙恢复祭孔,且采用了现代人祭孔的方式:“献五谷“代替了“献三牲”;银杏叶和古柏树叶系以黄丝带代替了贵宾佩戴的鲜花;着现代正装的市民代替了着古代服装的“演员”;改佾舞为朗诵《论语》章句……这套仪规已经被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公元1128年(南宋建炎二年),金兵南下,孔子第48世嫡长孙、衍圣公孔端友率族人随宋高宗赵构南渡,定居衢州,建立家庙。这批孔子后裔史称孔氏南宗,衢州孔氏南宗家庙也成了继曲阜孔庙之后的全国第二座孔氏家庙。

    当天,天津文庙、与曲阜文庙、北京文庙并称为“中国三大文庙”的河北承德热河文庙也隆重举行祭孔大典。

  • 青新了 (2011/12/19)

    中国的知识分子入仕,就是从孔子开始的一个传统。近年来,随着尊孔之风的兴起 —— 像某省招博士生数十名充斥市长助理从政,全国各市、县常委中很多有这样那样的在读或进修学历的行头等等。水份不说,确是一种思想在作祟!

    什么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就是 “ 敢于在一切公共场合运用理性 ” 的人和 “ 能够对主流意识形态进行批判 ” 的人。可想当下我们的知识分子都到哪里去了!更为失落的是清华、北大等名校学子们都演绎着正统的潮流调子、人云亦云 —— 可悲可戚!

    新鲜血液永远流淌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无可奈何之态势?将影响着半个多世纪的中华民族进程。

    孔子在五十岁以后在鲁国做过司法方面的官员大司寇,也代理过国相,在任上很有魄力。比如诛杀少正卯 —— 《荀子》记载说:“少正卯心地聪明但很险僻,行为怪癖却很果敢,言语虚伪但能说得天花乱坠,对那些不该了解的怪事却记得很广博,做大逆不道事却有很多人响应。 所以不能留下,孔子非杀他不可了。

    孔子所倡导的是君子政治。

    中国的现官场权力最容易销蚀知识分子精神层面上的使命,使其无法回归到自已的文化本位。可封建社会的孔子做到了 —— 辞官做士。

    这就是孔子的伟大 —— 流芳百世。

  • 青新了 (2012/1/2)

    孔子创办了世界上第一所野鸡大学?文/胡荣荣

    前不久,美国西太平洋大学的著名博士唐骏高调复出,让世人大吃了一惊。说到唐骏,人们自然会想起他的西太平洋大学的著名博士身份。有人说,世上有的人是因为其所镀金的大学文凭而出名,也有的人,却可以因为自己的成名让母校而出名。可以说,唐骏就是后者这样的了不起人士。因为是他让西太平洋大学这所普通的美国大学扬名中国的。
    西太平洋大学被另一个拥有美国博士学位的方舟子称为“野鸡大学”而变成了网络热点。于是更因为西太平洋大学的缘故,连带着让钱钟书笔下的《围城》中的人物方鸿渐和克莱顿大学也因此名噪一时。许多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一时之间,误以为所谓的野鸡大学是来自美国的名牌大学之一,白白地把荣誉送给了美国鬼子。
    野鸡大学的名称也许是来自美国的也说不定,但世界上第一所野鸡大学的出现,却是在中国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这个世界第一所野鸡大学的创始人,就是大教育家孔子先生。(我很高兴,这是我们古已有之的优良传统。)
    孔子是大教育家,这点是世界上公认的,但为什么又说孔子世界上第一所野鸡大学的创始人呢,很多人可能不理解,其实只有深想一想就明白了。史书上说,孔子办学,有“弟子三千,贤人七十二。著名的大概有二、三十人。”这三千弟子的大部分,不用说,大都是拿了野鸡大学的文凭在世上招摇撞骗的“野鸡弟子”。
    史书上说,孔子二十七岁开始创办私人学校,至七十三死时,从事了几十年间的教育工作。其间孔子带着学生在外流浪了十来年。在孔子流浪列国的时候,身边大约有二三十个弟子跟在身边。
    春秋战国时代的读书人说话夸张,常常喜欢有意识地使用“三千”这个数字。比如著名的战国四公子,各有门客“三千”。他们真的都有三千门客吗?显然这数据难以服人。他们肯定把到四公子府上吃了一顿饭喝了一碗酒的来客都算在了“三千食客”的数据统计里面了。虽然说“三千”门客不是同时在籍的,但“三千”之数肯定是不准确的数据则毫无疑问。大概古人跟今天的统计部门一样,对数据的精确程度是不怎么在乎的。
    具体到孔子,恐怕情况更复杂一点了。因为四公子的“三千”门客是来混饭吃的,虽然给不给混饭吃是四公子的权利,但一般情况下,想借“门客”或者“人才”的名义来蹭饭吃的古人还是大有人在的。所以,就算四公子门下未必真的有过“三千食客”,但在四公子府上的报名表上出现了“三千”以上的报名者,却是很有可能的。而孔子的“三千弟子”之说,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从孔子二十七岁创立私人学校,至七十三岁死时,其间可用来教学的时间约有四十多年,但孔子周游列国时在外国晃荡了十来年,所以要给他扣掉这失去的十年。按孔子自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假如他从三十岁开始收徒,搞教育工作一直到七十岁,因为临死前二、三年,其体质恐怕已经不再适合搞教育工作了。这样算起来,留给孔子收弟子搞教育工作的时间,大约算起来也就是三十年左右。以孔子学院每年培养一百个毕业算,三十年间出了“三千弟子”,数量上是够的。
    但现代搞教育的人即使是专门教毕业班的老师,一年也只能教出三十来个毕业生。那些人称桃李满天下的教育家,其实大都是担任校长职位的人,他们主要负责分发毕业证而很少搞具体搞教育工作。教育任务自由手下的教师承担。而孔子以一人之力,既要负责教育,也要负责后勤,更要负责招生工作——这也是最难的任务,最主要的是,孔子还要化时间投机钻营寻找做官的机会,所以他能够用在教育上的时间是“多乎哉?不多也”。
    再说,就算孔子学院每年能够培养一百个毕业生,但这一百个毕业生的出路也很成问题。在连孔子自己的就业机会都得不到保证的前提下,谁会把做官机会留给那些只不过听了孔子讲过几节课的所谓弟子?弟子的就业问题得不到保障,生源的来路就成问题了。更何况,就算有了一百个报名学生,这一百个人的学业基础也不相同,年龄也不一样,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全有,根本就很难把他们编到一个班级里。
    再以当时的交通、住宿、吃饭等条件来看,孔子学院也没法完成每年培养一百个弟子的教育任务。如果这一百来个弟子不出席孔子的讲课,只不过是到了毕业那天来领一张毕业证就走的话,那么孔子学院就是现代的野鸡大学的概念了。孔子学院很可能是把那些在学院外面站下来听了几分钟课的路人,以及乡农,全都统计到弟子的概念里面了吧。
    因此可以认为,这“三千弟子”的数据应该是毛估估的吧。这毛还不是一般的毛,是三毛的毛,毛里差拉的毛。也就是说,是“毛里差拉”的估计估计算出来的数字。上海人所谓的“乱话三千”,就是说“三千”之数,基本上不过是乱话而已。而毛估估的数字,其数据都是长毛的。当然,数据长毛,是中国古已有之的传统文化而已,不希奇。
    总之看来,“弟子三千”的说法,只有二种可能,第一可能是,人数的三千是没有问题的,但这“三千弟子”中的大部分人,只不过听孔子讲解一、二堂课而已,然后就以孔子弟子的名义在外面可以混饭吃了。这样的话,用现代语来定义,就是野鸡大学了。另一种可能是,孔子的教育质量还是严谨的,但“弟子三千”的说法,根本就是吹牛,称得上弟子的人,恐怕连三百也不到。个人的观点,孔子的“弟子三千,贤人七十”的中“七十个贤人”,才是拿到了毕业证的真正弟子,也是可以根据出勤率来认定的在籍弟子。

  • 青新了 (2012/1/15)


      春秋战国时,鲁国有这样一项规定:凡是鲁国人去国外(鲁国外,简称国外,下同)旅行,在国外看到鲁国人沦为奴隶的,都可以垫钱把他赎买过来,回国后可以到政府去报账。孔子有一个学生到国外旅行,看到有鲁国人在国外沦为奴隶,就垫钱把他赎买过来,但回国后没有去报账。人们知道后都夸他品德高尚,而孔子知道后却批评了这个学生。有人对孔子说:他做好事,赎买同胞不报帐,你干吗还要批评他?

    孔子说:他的行为妨碍了其他在国外沦为奴隶的鲁国人被赎买回来。今后有人出国去,看到有同胞沦为奴隶,他就会想:我垫不垫钱赎买他呢?如果我垫了钱,那么回去报不报账呢?如果不报帐,我就白白地丢了一笔钱;如果报帐,人家就会把我同哪个人相比较,说某某人赎买奴隶不报帐,说我品德不如某某人那样高尚,我何必多此一举、招人议论呢!他想到这里,就会假装没看见,走过去了。这种赎买同胞不报帐的做法,岂不妨碍了更多的沦为奴隶的鲁国人被别人解救出来吗?

    包含哲理:全面、辨证、联系的看问题;换位思考,贴近人物心理。

本周热议
我们属于哪一支 1
赞助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