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德富:潘氏起源考实(之三、之四)

1 6835
  • 潘喜辉 (2012/9/14)

    三、炎帝姜姓潘氏说

    (一)主要记载来源

    张宗钦著《梅溪琐语》收录有开封吕子进述 的《炎帝派下潘氏世系源流考》,考文云潘氏之先姜姓始祖俞冈与黄帝战于阪泉之野,不胜,而天—归于黄帝,其子奔北方,以祖神农有尝百草之功,呼草为俟汾,因号俟汾氏。俟汾之后名兢,仕燕襄公为大夫。燕昭王时,子孙居上谷潘县,遂姓潘氏。

    综合网上文章,“汾之后子孙居上谷潘邑”而“遂以潘为姓”。“夏禹时,有潘林受命以天下美铜,铸九鼎象征九州岛岛。春秋战国燕襄王时,有潘兢(也有说为为上谷太守”。

    又:宋朝刘彝(1017-1086年)《题潘氏世谱》云:“潘氏之先姜姓,燕昭王时, 子孙居上谷潘县, 遂姓潘氏。其地即今之北燕州,五代之妫州是也。汉末, 有出居荥阳之中牟者曰瑾, 为安平太守。今谱断自兹始。又推太守所自出之祖曰乾者, 而以之为第一世祖”。

    (二)解读与分析

    1、史料文献上俟汾后裔中不见有潘氏

    潜夫论》:高氏、襄氏、隰氏、士强氏、东郭氏、雍门氏、子雅氏、子尾氏、子襄氏、子渊氏、子干氏、公旗氏、翰公氏、贺氏、卢氏,皆姜姓也。

    《路史》卷十三载:“姜之派又有列氏、厉氏、丽氏、巫氏、神氏、灵氏、农氏、夸氏、节氏、烈氏、药氏、山氏、邹屠氏。戎子遁朔野,有葛乌释,世长鲜卑,又以俟斤、俟汾、渝汾、嗣汾、俟畿为氏。俟汾者药也,则又为宇文氏、宇氏、普氏、俟豆氏、库莫奚氏、费乜头氏、阿会氏、莫贺弗氏、李氏。

    现在的相关姓氏专著书中,由姜姓产生的姓氏有:农、丙、甫、丘、向、州、赫、路、许、吕、丁、厉、舟、潞、邴、卢、储、都、陆、莱、封、国、山、崔、狄、庆、渊、连、、逢、充、谢、邱、骊、强、尚、棠、纪、己、桓、柴、查、戎、晏、贺、文、申、焦、钭、癸、聂、齐、赖、谷、角、高、包、淳于、申屠、北郭、南郭、东郭等63姓。上述63姓中没有潘氏。

    有学者依据《姓氏辞典》、《百家姓辞典》、《中国古今姓氏辞典》、《中华姓氏大辞典》等整理出了《炎帝后裔姓氏一览》表,其中炎帝后裔姓氏142姓氏也没有潘氏。

    2、燕昭王时“兢”的子孙居潘县遂为潘氏不可信

    《唐书•宰相世系表》:“宇文氏:或云神农为黄帝所灭,子孙遁居北方。鲜卑俗呼草为俟汾,以神农有尝草之功,因自号俟汾氏。其后音讹,遂为宇文氏。”可知神农“子孙遁居北方”。

    子孙遁居北方”的神农,其是否有后裔“兢”为“任燕襄公大夫”,笔者因无参考资料不敢妄加评论。

    《河北省地名志·张家口分册》记载,潘县“汉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年)置县”,假定“兢”为“任燕襄公大夫”确有其事,燕襄公在位在657618比汉置潘县还早400年左右。为什么炎帝姜姓潘氏说中是“兢”为潘氏的始祖,而不是“兢”的先人或“兢”的后裔为始祖?

    燕昭王是公元前335年~前279年人。当时还没有设置潘县,“兢”的子孙又怎会“居上谷潘县,遂姓潘氏”?说明“燕昭王时,子孙居上谷潘县,遂姓潘氏”不可信。

    3《梅溪琐语》中的姜姓潘氏源流疑点多

    本书记载姜姓潘氏源流“如下:第一世兢,字师长,世居上谷郡。为潘姓始祖,任燕襄公大夫,又为上谷郡太守”,“兢生二子:瑾,勉。瑾字存仆,任魏安平太守,迁荥阳。

    第二世勉,字存勖,任魏左承,迁居荥阳勉生

    第三世满字公盛,平原内史。满生尼。

    第四世尼。字正叔,任晋中书今。随堂弟(瑾→芘→岳)居河阳。尼生其。

    以后,其→京(为桂林太守)……显→绍业(后魏东徐太守) →相乐(北齐征东将军、封河东王) →晃→仪→求仁 。

    ⑴兢与瑾的父子关系不能成立

    ①时间上兢与瑾的父子关系不存在可能

    《晋书·潘岳传》:潘岳,字安仁,荥阳中牟人也。祖瑾,安平太守。父芘,琅邪内史…岳之为河阳令,爱其才艺,待之甚厚

    姜姓潘氏源流中, 潘瑾“任魏安平太守”,“瑾→芘→岳说明其所说潘瑾、潘岳就是《晋书·潘岳传》中的潘瑾、潘岳。    

    史学界推断潘岳大约是247~300年人。查史料,燕襄公春秋时期燕国第十九任君主,前657年—前618年在位。姜姓潘氏源流中的为任燕襄公大夫”,可以推断,“兢”应当生活在燕襄公在位的公元前657年---前618年前后。

    由此,兢至潘岳相距近900年,明显的兢→瑾→芘→岳的代距在300年左右,兢与瑾的父子关系不能成立。

    ②从地域上看兢与瑾的父子关系也难成立

    《吏部常选广宗郡潘智昭墓志铭》铭文:“远国流芳,楚大夫汪之绪也,洎乎晋业,黄门侍郎岳之允矣知潘岳、潘瑾是楚大夫之后。也就是说,潘岳、潘瑾的先人生活于楚国。

    燕国燕襄公(前657年—前618年在位)与楚成王(公元前671--前626在位)属同时期。既然兢“为任燕襄公大夫”, 自然他生活在当时的燕国。明显与潘瑾的先人生活于楚国不相符。

      其他所载人物衔接疑点多

    ①潘尼与京的祖孙关系难以成立

    据资料,潘尼(约250(或246)--约311年)中牟人。

    《晋书》载:潘京“武陵汉寿人也……太守赵廞甚器之,尝问曰:‘贵郡何以名武陵?’京曰:‘鄙郡本名义陵,在辰阳县界,与夷相接,数为所攻,光武时移东出,遂得全完,共议易号’……京仍举秀才,到洛。尚书令乐广,京州人也,共谈累日……(京)迁桂林太守,不就,归家”。

    潘京与赵廞、乐广共事,年龄相差应该不大。赵廞于301年为部下所杀,乐广卒于304年。潘京是武陵汉寿人,且其先人“光武时移东出”。光武帝刘秀公元前6年—57年人,从年龄和出生地看,炎帝姜姓潘氏说的尼生其,其生京” 难以成立。

    ②后魏东徐太守潘绍业的父是潘显和子为潘相乐值得怀疑

    《魏书》卷七十二记载;潘永基(482—538年)“字绍业,长乐广宗人也没。父灵虬中书侍郎。永基……迁镇东将军、东徐州刺史……长子子礼,州主簿。子礼弟子智,武定中,太尉士曹参军。”这里的东徐州刺史潘永基(字绍业)应该就是炎帝姜姓潘氏说中的后魏东徐太守潘绍业。

    《北齐书》记载;潘乐“字相贵,广宁石门人也。本广宗大族,魏世分镇北边,因家焉。父永,有技艺,袭爵广宗男。乐初生,有一雀止其母左肩,占者咸言富贵之征,因名相贵,后始为字……累以军功拜东雍州刺史……封河东郡王……天保六年(555年),薨于悬瓠……子晃”。这里封河东郡王的潘乐应该就是炎帝姜姓潘氏说中封河东王的潘相乐。

    史书上,潘永基(潘绍业)之父是灵虬,子是子礼、子智;潘乐之父是永,是晃。说明炎帝姜姓潘氏说中的潘绍业显、子相乐值得怀疑。

    ③潘求仁炎帝姜姓后裔值得怀疑

    相关资料载:潘求仁隋尚书右丞潘子义孙”,“绍业的曾孙。故炎帝姜姓潘氏说的仪之子潘求仁说法值得怀疑。

    马小林、鲍国强主编《中华各姓祖先像传集》收录有《周太师毕公像》并配有赞文。赞文曰:“惟公懋德,克勤小物,茅土建藩,受封于毕,弼亮四朝,式多嘉绩 ,命裁用书 ,庆垂奕叶。”作者署名是“后裔求仁”。表明潘求仁并非炎帝之后而是毕公之后。

    4、网上文章的 “兢”之先人夏禹时有潘林受命铸九鼎的说法不可信

    据资料,中国历史上三次铸造九鼎。第一次是传说中的夏代;第二次是唐武则天万岁通天二年(697);第三次是宋徽宗崇宁三年(1104年)。

    现在所能能见到的文史资料都说的是潘氏出自西周之后,不可能在“夏禹时,有潘林”受命铸九鼎的事。如果是第二、三次,则“夏禹时,有潘林”不属实。

    夏朝比燕昭王尚早1000多年。如果“夏禹时,有潘林受命以天下美铜,铸九鼎”,自然就不该有燕昭王时“子孙居上谷潘邑(县)“遂姓潘氏”。显然夏禹时有潘林与燕昭王遂姓潘氏两者相矛盾。

    5、宋人刘彝的潘乾姜姓之后值得怀疑

    从宋人刘彝《题潘氏世谱》的“潘氏之先姜姓,燕昭王时, 子孙居上谷潘县, 遂姓潘氏……又推太守(潘瑾)所自出之祖曰乾”看,文中的“” 应当是《校官碑》中的溧阳长潘乾。但这里的”燕国人。

    史书上潘崇在楚成王后期为楚穆王老师《校官碑》上说潘乾“盖楚太傅潘崇之末绪也”,自然是楚国人的后裔。

    《校官碑》刻于东汉灵帝光和四年,即公元181年,比刘彝《题潘氏世谱》早900多年。两者比较,自然《校官碑》可信度要高。

    四、族潘氏说

    (一)族潘氏说之出处

    汤锦程编著《汤姓源流·江西卷》:潘姓为族始祖汤契后裔,《世本·居篇》日:“契居番。”其后裔则以祖先封邑为氏,为番氏;临水而居者则曰“潘”氏。《括地志》曰:潘“今妫州城也。”今河北怀来县为古之潘邑,汤契故封也。汤契后裔番氏在夏代时迁至河北定县番吾乡……商殿时期.番氏迁徙至河南固始县番邑,周武王灭商后,潘侯南逃于楚,邑于番阳湖,因汉时番与鄱是同义字,因此又称“鄱阳湖”(江西)

    潘候南迁后,周武王将潘侯空出河北怀来县潘邑改封于姬姓毕公高之子季孙。《百家姓考略》证曰:“周毕公高支子食采于潘”。因此在周初南北出了两支潘氏……

    (二)族潘氏说解读

    1、《括地志》中的“潘”在“今河北怀来县”之说不符史实

    《括地志·妫州·怀戎县》:“潘:今妫州城是也。”

    由《旧唐书地理二》已知,妫州古城有两个,一个是贞观八年(公元634年)由北燕州改名妫州(即旧妫州),其治所在现涿鹿县;另一个是长安二年(702年)旧妫州移治旧清夷军城,称新妫州,其治所在今怀来县内。尽管长安二年(702年)妫州移治旧清夷军城(今怀来县境内),但《括地志》成书于唐贞观十六年(642年),时妫州州治在现涿鹿县,自然潘城(或潘邑)也现涿鹿县。

    虽然《辽史·地理志》有“可汗州,清平军……本汉潘县……怀来县。但《〈辽史·地理志汇释》可汗州一条中注“长安三年徙怀戎县及妫州于清夷军城,即今怀来县治,则是汉沮阳县地,不是潘县矣,入辽后改名怀来县。此《志》云本汉潘县,误也。”

    《大清一统志》:“潘县故城在今保安州西南,旧志以为即今怀来县者,误

    唐贞观十六年(642年)成书的《括地志》所说潘城在今涿鹿县,而不是在今怀来县。成书于2003年左右的《汤姓源流·江西卷》将《括地志》中的“潘城”或曰“邑”定位在“今河北怀来县”明显是错误的。

    2契居番”在妫州城潘城(县)值得商榷

    《史记殷世家》:“殷契,母曰简狄”,简狄 “生契……封于商……自契至汤八迁”

    契居番”(蕃)是契至汤的八迁之一。

    阚骃说:“蕃在郑西,然则今栾城是矣。”《水经注渭水》:“渭水又东径栾都城北,故蕃邑,殷契之所居。 古栾城(都)在今陕西华县境。

    《中国地方志集成·陕西府县志辑18·咸丰同州府志(三)》:殷契之所居……蕃在今大荔县境西南三十五里,直华州之正北……北魏时,渭河尚在潘邑之北,今则南徙八十余里矣。此皆夏以前之地名也。” 从上看,蕃地在今陕西大荔县。

    另外,现代的诸书中,蕃地还有今河北北部()说、今山东省滕县(蕃县)说、今河北省平山县(番吾今山西永济县(蒲坂)说、今河南东明县说、今辽河上源的老哈河及大凌河与滦河上游地区说等。其中说包括今河北涿鹿县一带。

    由此可知,契居”所在学术界尚有争议,并无定论。因而将定位于潘城(妫州城)值得商榷。

    3、“契居番”怀来县有潘氏不可信

    历史上的潘县得名与潘氏没有直接因果关系

    曲辰著《轩辕黄帝史迹之谜》:潘县之名得自其治所潘城,潘城之名得之于城中潘泉,潘泉之名系按泉水盘旋外溢之貌而得

    西汉设置的潘县,因“泉水盘旋外溢”而得名。这是潘县潘城的独有特征,是其它带“潘”字的地名所没有的。这表明潘县得名与潘氏、番氏、蕃氏都没有直接因果关系。也说明清人张澍《姓氏寻源》中所说的 潘属上谷,魏《土地记》云:下雒城西南故潘城,必有以地为氏者”是无据猜测。

    古文献中契之后裔姓氏中不见有潘氏

    《史记·殷本纪》论云:“契为子姓,其后分封,以国为姓,有殷氏、来氏、宋氏、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索隐》按:子姓无稚氏为“髦氏,又有时氏﹑萧氏﹑黎氏”。据资料:殷民六族有“条氏、徐氏、萧氏.索氏、长勺氏、尾勺氏”;殷民七族有“陶氏,施氏、繁氏、绮氏、樊氏、饥氏,终葵氏”

    上述中,没有“契居番”,临水而居者则曰‘潘’氏”

    4、周武王灭商时番阳湖不属楚

    史料中,笔者找不到周武王灭商时有潘候的记载,故无法对其人进行考证。

    《史记•楚世家》:季连,啱姓,楚其后也……熊绎当周成王之时,举文武勤劳之后嗣,而封熊绎于楚蛮,封以子男之田,姓氏,居丹阳。集解徐广注:丹阳“在南郡枝江县

    《括地志云》:归州巴东县东南四里归故城,楚子熊绎之始国也。又熊绎墓在归州秭归县。舆地志云秭归县东有丹阳城,周回八里,熊绎始封也

    《左传》昭公十二年:昔我先王熊绎辟在荆山

    不难看出,熊绎在周成王时才封于楚国荆山。

    查资料,楚成王时(公元前626—671)先南伐后又东进兼并了周围诸小国,于是“楚地千里”据文章介绍,《清嘉庆一统志·饶州府》有注“楚取江南五十邑,番其一焉。 1996《波阳文史资料 第11辑》的收录有邓道炼《番邑考辨》,文中说“番邑在春秋中期稍晚为楚国占领后,即置为邑

    查地图,枝江市所在地距今鄱阳县所在地直线距离900里。

    由此可以推断:虽《同治饶州府志》有“周,番邑,楚东境”之说但事实证明周武王灭商时番阳(今鄱阳)不属楚,因而,周武王时“潘侯南逃于楚,邑于番阳湖”让人怀疑

    5周武王将潘侯空出的怀来县潘邑改封于姬姓毕公高之子季孙”不存在可能

    史记》载,周武王灭商以后,封宗室召公于燕。《汉书·燕王旦传》“燕国虽小,成周之建国也”。从相关资料和1974年北京房山出土的西周铜器的铭文看,北京及河北中、北部一带包括今怀来县当属燕国地。

    史料文献记载,毕公高封于毕国,在现长安---咸阳一带或附近。《史记·魏世家》又说:到毕万之前,毕公高“其后绝封,为庶人说明毕公高的子孙(包括季孙在内)不存在有受封于河北潘城的事。

    从地理位置看,咸阳到河北怀来直线距离800余公里,假定河北怀来有古潘邑,其邑也不会是毕公高之子季孙采食之地。

    6 契居番在潘县有番氏和潘氏分别迁番吾、番邑和番阳湖明显有牵强附会之嫌

    古文中,潘、番、鄱通用。

    吾、番潘()县虽都有“番”,但音并不相同

    吾  《括地志》中,蒲吾故“平山县,即汉番吾。番,当音蒲”清人陈廷敬、张玉书等编撰《康熙字典 最新整理本 4》时,“蒲吾,故东今之真定府平山县,即汉番吾。番,当音蒲”

    鄱阳  《康熙字典 最新整理本 4》: 番“音婆,鄱阳,豫章县”,叶献高《历代文化举要·专有名词特殊音》:“番 (pó),通‘鄱’,地名,即番阳县名,在江西省。周汝昌《范成大诗选·番阳湖注“番阳湖,即鄱阳湖,在江西省之北境。番、播读‘婆’不读‘播’。”东汉许慎《说文解字》:鄱阳,豫章县,从邑,番声(薄波切)

    潘县  班固汉)撰、(唐)颜师古《汉书》潘县”一条注潘“音普半反”。据施之勉著《汉书集释介绍,在过去的 一些《水经注》中“潘当作瀵”。这里的瀵读“fèn

    潘候 《吴越春秋·勾践伐吴外传》上有“故前潮水潘侯者,伍子胥也”,刘玉才《吴越春秋选译》中注“潘候:旋转的水流。潘:通‘蟠’。”这里的“潘候”和“”与潘氏并没有直接关系

    番(鄱)阳湖之得名与潘氏没有关系

    《读史方舆纪要》卷八十三:鄱阳湖“自隋以前,概谓之彭蠡。炀帝时以鄱阳山所接,兼有鄱阳之称”。

    《中华文化名著典籍精华•尚书•禹贡》(柴华主编)的“彭蠡一条注“今江西鄱阳湖,古称彭蠡泽。

    《水经注·赣水》:赣水“总纳十川,同臻一渎,俱注于彭蠡也”。

    据资料介绍:南宋王象之《舆地纪胜》“湖中有鄱阳山,故名鄱阳湖……亦名彭蠡湖”;明正德《饶州府志·山川》 “鄱阳山在城西北一百五十里鄱阳湖中,初名力士山,唐改今名唐代李吉甫《元和郡县志》:鄱阳湖“以在鄱水之北,故名”

    魏嵩山肖华忠著《鄱阳湖流域开发探源·鄱阳湖的历史演变》:鄱阳山即今波阳县西北鄱阳湖中长山,又名强山,因西汉时为历陵县所辖,故名历陵山,力士山乃历陵山之讹;又名石印山……西汉历陵县治在今波阳县境,南朝宋元嘉中废,历陵山遂属鄱阳县所辖,故唐改其山名鄱阳。

    既然鄱阳湖古称彭蠡泽,鄱阳湖因鄱阳山而名,鄱阳山初名历陵山或力士山;鄱阳湖改番阳湖又是因吴芮在番阳封番君之故。这就说明,鄱阳湖其名所得与潘氏没有关系。

    虽番、潘相通,但番阳之番氏不同于潘氏

    《史记·楚世家》载:楚昭王十二年((公元前504年))“吴复伐楚,取番”。括地志云》;番“饶州鄱阳县,春秋时为楚东境,秦为番县,属九江郡,汉为鄱阳县也。

    张梦机主编《学生阅读经典·古体诗 一书下注;番阳湖“即鄱阳湖。鄱阳本为番阳,吴芮封于此,号番君,故称鄱阳湖为番阳湖或番君湖。”

    明代陈士元著《万姓统谱》:“《世本》记载:殷汤封番因氏…..路史云吴王支庶食采于番,因氏。” 阮元《积古济钟鼎彝器款识 1-4册》卷四《番君鼎》条注“《路史·国名纪》商氏后有番国亦作鄱御姓。史夫差取番今饶之番阳”。说明番阳之番姓明显不是潘氏。

    契居番在潘县有番、潘氏,迁番吾、番邑、番阳湖明显是牵强附会

    前面已述,契至汤八迁汤至商朝亡其都城四(或五)次迁徙中其地名并不相同。假定“契居番”之番在今怀来县并有番和潘氏,怀来县至固始县约900公里,怀来县至番阳县近1300公里。

    如此,有史料可查的契至商亡的十几次迁徒地名并不相同,而无史料可查的契在古潘邑(今怀来县)之后裔番和潘氏,为什么远距离的由番(今怀来县)迁到番(即固始)和番(今鄱)?番吾、番邑、番阳之名是他们来之前已有还是到后才有?如果是前者,为什么他们所迁之地都要与番字有关而不是别的?如果是后者,为什么番氏所迁的番吾之番音浦不是婆()或潘(pān)?潘氏所迁的番阳湖之番又是婆()而不是潘(pān)?番(鄱)阳湖又是因番(鄱)阳山之初名历陵山或力士山而得名而不是因潘氏?

    上述说明,契居番,在潘(古文中也是番)县,有番、潘(古文中也作番)氏,迁番吾、番邑(今固始)、番(鄱)阳的组合明显是牵强附会

    7、汤若望有义子潘氏并不能证明潘与汤氏同源

    网上有文章认为,“潘与汤氏同源”,“东阳汤氏虽然改为潘氏,但又没有数典忘祖”,以致后来“潘氏改汤姓,例子颇多”。“清世祖福临于北京登基称帝,仍受汤若望为钦天监正……尊汤若望为‘玛法’(义父),汤若望没有后裔……指定潘士弘为汤若望义孙,更名为汤士弘”

    查《清史稿·汤若望传》:汤若望初名约翰亚当沙耳,姓方白耳氏,日耳曼国人……汤若望义子潘尽孝皆斩”。这里清楚记载若望不是中国人不论他的汤若望之名由何得来,他并不是汤姓之后裔,于汤姓不存在血缘关系。

    关于义子,古人中屡见不鲜。通常地拜认父辈的男性长者为父,受拜者为义父。《三国志·吕布传》中,吕布拜董卓为义父;《明史》中,明太祖朱元璋义子有沐英、李文忠、徐司马等;北魏人杨炫之所撰《洛阳伽蓝记》卷二中有隐士赵逸“汝南王(元悦)闻而异之,拜为义父”。

    上述中,吕布与董卓,朱元璋与沐姓、李姓、徐姓,赵逸与元悦,他们之间是虚拟血缘关系,而不是真正存在血缘关系,也不是因“同源”关系。由此,因“若望没有后裔” “指定潘士弘为汤若望义孙”并不能证明潘与汤氏同源”。

  • 槐树潘 (2012/9/17)

    期待能有更多这样的研究论文发表

本周热议
没有相关数据
赞助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