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该被历史遗忘的人——潘锡朋

0 1872
  • 浙江潘丹 (2013/9/17)

    (本人原作,如需转载请联系:QQ3954382)

          老家小山村曾经出过一位中共早期党员——潘锡朋,但查阅大量文献资料,却收获甚微,偌大的一个网络中也仅搜索到二个文献资料,但文中提到的情况也不多,后访问了住在我老家对面潘锡朋的堂侄潘法定,又让女儿联系她的小学同学、潘锡朋的曾孙女潘敏婷了解情况,获得了一些信息,综合了这些资料,对潘锡朋的一生平仍不能完整描述,仅将手头的一些材料做个简单的整理,至少能留下些许文字,以资纪念。    在广州出版社出版的、陈予欢编著的《陆军大学将帅录》书中找到了关于潘锡朋的一小段简历:“潘锡朋(1906--?)陆军大学政治教官。浙江诸暨人。莫斯科中山大学毕业。曾任峨眉山中央军官训练团总团部教育委员会政治教官等职。陆军大学政治部政治教官,1945年兼任陆军大学参谋班西北班第十一期政治教官,抗日战争胜利后,兼任陆军大学参谋班西北班特别训练第七期政治教官(陆军同上校衔)等职”。这段简历中提供了关于潘锡朋在解放以前的一些信息,一是曾就读于莫斯科中山大学毕业,二是后来较长时间在陆军大学担任政治教官。
        据说潘锡朋早期应该就读于黄埔军校初期,但查阅大量关于黄埔军校的名单资料却没有记载,这其中的原因便不得而知了。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在北京逝世。3月19日,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做出决定,为纪念孙中山,在苏联建立一所专门为中国国民党培训干部的学校,定名为中国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校址最初拟设立在西伯利亚,招收留学生500人,后改设在莫斯科。其宗旨是为中国革命培养、训练干部。1927年,国共分裂后,改名为“中国孙逸仙共产主义劳动大学”。1930年夏,宣布解散。虽然存在时间仅5年,但国共两党后来的许多要人、名人,都曾在中山大学学习过。其中共产党方面有邓小平、陈伯达、乌兰夫、叶剑英、董必武、林伯渠、徐特立、何叔衡、陈绍禹(王明)、秦邦宪(博古)、张闻天(洛甫)、王稼祥、杨尚昆等;国民党方面有蒋经国、谷正纲、谷正鼎、邓文仪、郑介民、康泽等。其中诸暨的俞秀松、潘锡朋等人在开办初期就赴中山大学学习,不幸的是在此期间经历了中共历史上最早的政治运动——“江浙同乡会”事件。
        根据杨奎松发表的《“江浙同乡会”事件始末》一文大概了解了这一事件的基本情况,当年就读中山大学的江浙一带的人比较多,其中就有蒋经国、俞秀松、周达文、董亦湘、潘锡朋等人,大家在生活上互相照应,成立储金互助会,由于派别斗争,陈绍禹(王明)等人指责“江浙同乡会”是反革命托派组织,在杨奎松的文章中有这样几段描述:
        “一则揭发材料更是离奇,它的根据只是有过一个国民党学生曾经给蒋介石写过信,而一个叫潘锡朋的党员与这个国民党学生关系较好,由此推论潘多半是江浙同乡会的,再进而推论江浙同乡会与蒋介石有关,说什么:‘我固然不能肯定的证明这些人们(指‘江浙同乡会’的会员一引者)已经与蒋介石有了什么具体的关系,然而我可以断言他们是在企图与蒋勾结’。”
    “我们现在提到他的分子, 只能依据实际的材料指出:蒋经国、卢贻松、朱茂榛、周策、刘仁寿、胡世杰、刘宜山、张师、尤赤、郭景惇、甘青山、黄仲美十二人是有直接证据参加互助会的秘密组织的。俞秀松则是犯有重大嫌疑的。曾肇时、薛萼果、陈启科、董亦湘、西门中华、潘锡朋是犯有嫌疑的。”
        这一事件,对所谓“江浙同乡会”的成员影响极大,杨奎松在文中写道:“三十年代末周达文、董亦湘、俞秀松等,仍旧受此牵连而冤死,中大几乎所有曾经拥护教务处派、第三派,或同情俞秀松一派的仍在苏联的中国学生,而后也仍旧因此而受到各种形式的迫害。”
    与俞秀松相比,潘锡朋还算幸运,但此后仕途一路坎坷,未有建树,甚是遗憾。
        从莫斯科中山大学毕业回国后,潘锡朋的大部分时间在陆军大学担任教官,陆军大学是中国近代唯一的一所最高级别的军事学府,它自一九零六年创立于保定,历经四十四年之久,是近代中国军事院校中存在时间较长的一所。它的存在对于中国近代军事教育乃至中国近代军事史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陆军大学主要培养团以上指挥军官和师以上司令部参谋军官,重点培养学员的联合与合同作战能力、运用军事政策的能力和战略能力。因与“西北王”胡宗南是同学,所以在陆军大学担任西北参谋班教官应该与胡有关,这段历史其堂侄是这样叙述的:“他们(胡宗南和潘锡朋)是同学,潘锡朋曾经在胡宗南手下担任过科长一类的职务”,两者的情况基本一致。
        潘锡朋一生遭受过两次牢狱之灾,一次是在解放以前受国民党的关押,其中的原因无从查证,另一次是解放初期被视为“叛徒”遭到关押,这个原因应该十分清楚,毕竟此前有相当长的时间在国民党机构里任职,但作为早期党员,尽管受到了类似“江浙同乡会”事件的陷害,从未有过对共产党不利的言行,自然后被纠正并平反,此后便为生计而辗转多地工作,过着平凡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