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任公的渊源

0 0 1434
潘吉丁 2013/5/20 23:25:00 潘氏论坛 bbs.pans.cn
推送

    我寻根问祖,考察了一二十年的祖籍,最后得出的结论,与任公有很大的渊源,或者说承认了是潘任公的后代,是有很多依据的。

     一是我的始祖来自江西临江府。我以前的家谱一直记载是“江西临江府”。我的家族有人过世时,都要请老磨公念摩经,让死者与祖先们相聚,布依语谐音是:“江西临江府,果又席岜玲,丁又席岜喜,细书虎县县,线书纳贡,里香纳太,纳早纳弱,善书珉谷,线书顶岗”,译成汉语意思是:我们的始祖来自江西临江府,根在一片红色的土地,源在一颗很茂密的树木,细说是虎原县(可能指的是江西婺源县,布依民族说话发音不准,将婺源读成了虎县,把荥阳念成荣阳),后来(始祖)来到了里香纳太(纳是田的意思),纳早纳弱,最后来到珉谷,顶江一带。临江古称“石龙城”。唐武德八年(625),始于临江建萧滩镇。五代南唐升元二年(938)于萧滩镇始建清江县。宋淳化三年置临江军,辖清江、新干、新余三县。元改置临江路,明更名临江府,明太祖洪武2年(1369年),改临江路为临江府,府治清江(在今江西省樟树市临江镇),辖清江、新淦(今江西省新干县)、新喻(在今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3县。清末辖:清江、新淦、新喻、峡江(今江西省峡江县)共4县。1913年废。增辖峡江县。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至清康熙二十一年(1682),江西布政使司和江西省均先后在临江设湖西分守道署(俗称“道台衙门”)。

    二是祖坟上记载有“顺治,东来也”。说明我的始祖是在顺治时期迁徙来的。1649年我始祖的儿子出生的年份,正是顺治六年朝廷颁布《垦荒令》的时候,清代第二次大规模移民的开始。  顺治皇帝 爱新觉罗·福临在位十八年(1643—1661年),我的始祖是在这段时间迁徙来到鹅田的。历史上也有“调北征南”、“调北填南”的记载。从那时到现已有370年至400来年的历史。我的始祖来到贵州省贞丰县鹅田村定居时,当时是属于广西安隆长官司,是泗城府,府治在凌云。是清1727年改土归流时才划归贵州的。我始祖的第四代潘文学大约是季孙公第98世,与潘任的第97世都是文字辈,字辈了基本相符,以后第五代是自己编的字辈从世字开始,是可以查证的。我始祖肯定沿用江西的字辈,但名字和生卒年月不详。第二三代可能因为穷,只有小名,没有书名,所以后代在给他们立墓碑时,只用他们儿子的名,在前面加一个抱播、卜,意思是父亲的意思。比如潘抱播之墓,是他的儿子称孝男潘卜团,孝孙潘文学立的墓碑;潘卜究之墓,是孝男阿高、阿何立的墓碑,说明卜究的长子叫阿究,立碑时不在世了。

    三是家谱和祖宗牌位上常用的对联:“掷果家声远,植桃世系长”、“江西祖籍家声远,黔南宗居世系长”的对联。我的祖先在光绪民国时传下来的家谱上记有“掷果家声远,植桃世系长”的对联,可能后来贞丰又划为黔南,经过后人修改,变成了今天常用的“江西祖籍家声远,黔南宗居世系长”。 相传,500年前,唐末潘逢辰为避黄巢之乱,由歙州篁墩村举家迁至歙州婺源东南群山之中。潘氏族人为免后世子孙战乱之苦,沿溪种桃,取村名桃溪。歙州在公元1121年更名为徽州,潘逢辰便成为了新安潘氏桃溪支派一世祖。明弘治至万历年的九十六年,三十一科,桃溪潘氏中进士者四十二人。我的祖辈都流传我的祖上曾经出过状元,我具体问他们是哪年出的,叫什么名字,他的后人是谁,我还以为在鹅田出现过,但我了解的鹅田只出过秀才,他们都说不出所以然。可能是文化水平低的缘故。直到前几年,我才在网络上了解到江西确确实实有个状元家山。

    四是我的家族至今与任公裔孙独有的斋戒等传统保持一致。贞丰县鹅田村的潘氏在过年贡老祖公时,三十夜做饭菜,初一贡棕子、巴巴,初二贡茶,初三贡棕子、巴巴。我们与项山潘氏有所区别,不是在初一,而是在初二,可能是入乡随俗,但几百年仍然是初二贡茶的习惯。我的家族还有老人过世时,没有上山前,孝子不准吃荤菜,要到上山后才允许。直到前几年,可能是改革开放的因素,才改变这种习惯。布依潘氏现在还有“三月三”、“四月八”、端午节、“六月六”、七月半、、中秋节。

    五是从断代学的历史推断,我的始祖从断代上考证与潘任的断代相符合。1649年我始祖的儿子出生,这是墓碑上记载的,从断代学来推算,按26岁为一代,我的始祖应该是1623年前后出生的。我始祖的第二代潘抱播生于1649年,卒于1738年。从第二代至今已经是360年时间,我们到贵州已经是第14代了,算下来也是27.69岁为一代。而以前早生早育,26岁为一代,是合乎历史逻辑的。这样算来,我的始祖应该是季孙公的第95世。和潘任(第78世)卒于1279年相比较,相隔18世。而1378年和1279年相隔459年,恰好是17.65,也可以说是18世,更是吻合。从谱系上来说,潘任是第78代,从他的生卒年月和按26年为一代来推算,与我的始祖是第95代和生卒年月,是符合历史逻辑推理的。我的这一代是第106代,现在已经有第108代了。我始祖的第四代 潘文学大约是季孙公第98世,与 潘任的第97世都是文字辈,字辈了是相符的,以后第五代是自己 编的字辈从世字开始,是可以查证的。鹅田潘氏是在第五代以后才开始有字辈的。原来的字辈是:世尚朝国文,洪兴启大成,光明崇德懋,家运定昌恒。后来又改为:世尚朝国文,洪兴吉庆云,荣光崇德懋,家运定昌恒。最后又定为:世尚朝国文,洪兴吉庆云,荣光曾丕显,克竖定功勋。

    六是我的祖先可能是汉民族。我们现在是布依民族,和广西的壮族潘姓,是有渊源的。布壮本是一家,新中国成立后是1956年才划分民族,我们才被划为布依。以前的壮布都称为“仲”、“仲家”,为百越支系。当时我的始祖之所以融入壮布,是因为当时始祖的居住地鹅田村,包括贞丰县,都属于广西管辖。在此之前我还认为,我的始祖可能是布依民族,从江西来就是的,所以我还认为对布依民族的潘姓,和苗族的潘姓可能不是同一个祖先,现在却改变了这种看法。因为过去在贵州,同一民族交流甚多,同一姓氏交流甚少,造成了虽然是同一姓氏但不同民族,可能不是同一祖先的认识误区。我在北京读书那几年,研究过姓氏文化,接受了姓氏的起源早于文字的观点。北图离我所在的大学很近。在那里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了解的江西临江的历史。同时寻找临江布依潘氏,但没有结果。我到黄平参加潘氏修谱,让我大开眼界,原来如此。黄平的苗族潘姓以前也是汉民族。《飞云洞潘氏家谱》中说得清楚:入黔始祖潘铁原本是汉族,定居黄平后,便与苗族妇女吴氏(巫额)结为夫妻,与苗族相融合,这就是飞云洞潘氏的民族演变。我的家族中也有这样一种传说,现在所居住的地方原来是瑶人的地盘。由此推断,我的始祖可能也是汉族,是后来与布依民族通婚以后,才融合为布依民族。

六是我的始祖外来之说,与夜郎土著民族的历史没有矛盾冲突。很多在研究贵州夜郎历史的专家学者,都会认为,对很多姓氏家谱所说的外来之说,与贵州历史特别是夜郎国的古老历史,是不是有点自相矛盾。其实不然,正因为夜郎文化如此悠久,所以外来民族才被它融合同化,这正显出夜郎古国的文化魅力。我曾写过《远古今朝话夜郎》,知道夜郎亡国的历史。当我想起《汉书》西南夷的历史,那种亡国的惨状,相隔了上千年,仍感到不寒而栗。

    我为了考察自己的始祖是属于江西潘氏哪一支系,专门花了很多精力研究进入江西的潘氏始祖。在网上了解到的江西潘氏始祖的情况,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彦中所述从福建省迁入江西的潘承佑(六十一世)。彦中所述兴化三世祖的潘承佑隐居于洪州(江西南昌),于(1078-1085年)初卒。潘真进说,中弁二十三世潘承佑隐莆田常太里豫章山下享年82岁。
     二是潘成忠所述的六十九世潘琳(字国升)迁南昌。潘琳有三子:惟思,惟孔,惟新。惟思官至南昌太守,迁绿水潘坊。惟新官至吉水太守,其子仁郁迁开封。潘美(925-991),潘骞,潘琳是潘震之子。潘启道说,据谱记载,美公三世孙元周,尊周二公居江西南昌府。潘启章宗亲在《潘氏世系世代探讨》中说美公第92世志高(字钢),志远(字铁)二公于明洪武年间从江西迁居黄平,其子孙散居黔东南各县市至今有六百多年历史。                          
    三是潘世伟和潘庆金所述的潘若思和潘任。若思公(寻乌谱记载为季孙公45世
,庆金说是53)之子觉公(生竟公,吾公,彦公,童公),曾任江西湖州府将军升太傅,居临川。第八十二世潘同(秘书学阁士)之子八郎(潘毅)有两子任公(四子),廷公(五子)居项山。潘任(庆金说是第85世,世伟说谱记为第78世)生十三郎公,十三郎生三子(序,法,崇)三子,序生省,省生三子(海六,仲六,念六),海六公在项山祖居。潘任卒于1279年。                                                    

     从以上的历史来分析,江西的潘氏始祖是复杂的,不可能只是一个始祖,这是我的一家之言。如果说江西同一个始祖,那应当说是从中牟直接到江西的始祖,这才让人信服。我问过建民宗亲,他说也不了解从中牟到江西的情况。就若思公这一支脉而言,觉公是第54世,曾在江西临川任职,并生有四子,难道只有童公的后裔在江西繁衍吗?八郎也有两子潘任、潘廷在项山居住。当然,我对潘氏历史知之甚少,但我根据大家提供的史料来分析,得出了潘任不可能是他一个人,是寻乌项山开基始祖的结论,如果说是若思公的后裔或者潘同,还让人信服。潘氏在江西曾经是一个望族,我们是应当从郡望中寻找江西潘氏的开基始祖。我的始祖潘公,应当是在1623年前后在江西临江府(今清江,新余,新干)出生的。我还是相信潘启章宗亲的说法,按26年算为一代,我始祖的第二代潘抱播生于1649年,卒于1738年。从第二代至今已经是360年时间,我们到贵州已经是第14代了,算下来也是27.69岁为一代,我的始祖应该是季孙公的第95世。按 26岁为一代往前推,我的始祖(第95代)与潘琳(第69世)相隔26世,与我的始祖生于1649年和潘琳(约生于927年)相隔722年(合相隔27世),基本吻合。我的始祖的第二代潘抱播(第96世)卒于1738年,如果和潘任(第78世)卒于1279年相比较,相隔18世。而1378年和1279年相隔459年,恰好是17.65,也可以说是18世,更是吻合。与历史上的潘承佑还是相隔甚远。也就是说,从谱系上来说,如果潘任是第78代,从他的生卒年月和按26年为一代来推算,与我的始祖是第95代和生卒年月,从逻辑推理上来说,是符合历史的。

    从历史来考证,首先我的始祖是潘同的后裔或者是潘任的后裔;其次才有可能是潘琳的后裔。我这代是第106代,现在已经有第108代了。我所说的还有历史理由:一是我的祖先一直是这样流传的,我们来自“江西临江府,细书虎原县”。我们布依民族,是不是口误,把“婺源”误传成“虎原”(布依语言,把“荥阳”读成“荣阳”)。二是的确我的祖先也一直流传下来,说我的祖上有过状元,有文武状元。三是我的祖先应当说是和潘岳是有一定的渊源,我们贞丰县鹅田村光绪民国年间的《潘宅命》书上,有这种记载:“掷果家声远,植桃世系长”,我们的祖宗神位“江西祖籍家声远,黔南宗居世系长”。四是我的始祖来到贞丰县鹅田村定居时,当时是属于广西安隆长官司,当时是泗城府,府治在凌云。是清1727年改土归流时才划归贵州的。我们现在是布依民族,和广西的布依潘姓,是有渊源的。据说我的祖先到了贵州,是驱赶瑶人以后在这里定居的。五是我们一直传说是在顺治年间来的,是因为“调北征南”,“调北填南”来的。我的祖先在迁移的过程中,找不到水,是一头白牛找到的,所以至今我们不吃白牛肉。从以上的历史来考证,我们贞丰县鹅田潘氏确确实实是潘任的后裔。

回帖
  • 消灭零回复
本周热议
安徽省肿瘤医院潘家华 1
赞助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