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潘 美 考 论----史

0 3 3767
panic 2010/8/1 22:53:36 转载
推送

潘 美 考 论

史国强

北宋初年,战争连绵不断,从陈桥兵变,殿前都点检赵匡胤皇袍加身,登基为帝开始,到宋真宗景德元年(公元1004年)宋辽订立澶渊之盟,前后共历44年。应当指出,这个阶段的战争和五代时期的军阀混战有着本质的区别,北宋初年的战争是由战乱走向统一的战争,是五代军阀割据逐步结束,国内日趋统一的重要历史时期。“北宋战争大分之,可为统一国内之战,与抗辽金及伐西夏之战① ”。北宋初年的战争正是统一国内之战的整个阶段和抗辽战争的发端。说到这个阶段的历史,不可回避地要涉及北宋开国名将潘美。因为潘美是陈桥兵变、赵匡胤登基大事件的重要参与者,又是宋初国内统一战争的主要统帅,平南汉,灭南唐,降吴越,征北汉以及著名的雍熙北伐等战役,潘美都是兵马大元帅。诚然,潘美并不是常胜将军,也曾由于指挥不当而致使军队败北,他的一生荣辱也由于这个时期的功过是非而凸显出来,引为千古评话。

一、潘美的历史功绩

潘美,字仲询。一名潘仁美。北宋大名(今河北省魏县边马乡)人。生于五代后唐同光三年(925年),卒于宋太宗谆化二年(991年),享年67岁。历任泰州团练使、潭州防御使、宣徽北院使、南院使、检校太师、同平章事(宰相)等职。在几十年的戎马生涯中,多次任职兵马都督大元帅,因军功授封为代国公、韩国公等,死后赠中书令,谥号“武惠”,配飨太宗庙庭,厚葬于巩义宋陵,永陪大宋开国皇帝,得到了至高无上的荣誉。历史学家冯君实先生说:“平心而论,潘美一生的战功要比杨业大得多,宋朝廷实际将他看作是大忠臣②。”

说到潘美,人们自然联想到戏剧舞台上那个类似曹操的白脸奸雄,世代与杨家为仇的权臣。其实,历史上的潘美并不是戏剧、小说中描写的那个勾结北辽、陷害忠良、只会弄权、不会打仗的奸贼,而是一位骁勇善战,有勇有谋的军事家,是为维护大宋江山统一,抵御外来侵犯立有汗马功劳的著名军事将领。

潘美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其父潘璘是常山戍军的低级军官。潘美从小受其家庭熏染,酷爱研习历代兵书,有机谋勇略,《宋史》上说他“少倜傥”,面对局势混乱,他发感慨说:“大丈夫不以此时立功名,取富贵,碌碌与万物共尽,可羞也。”起初,潘美仅仅是大名府的一个典谒,即做通报传达工作的门童之类,但他十分崇拜柴荣,认为柴荣是文武全才,有统领天下的才能。当柴荣任开封府尹时,潘美即在其帐下任职。后来随柴荣参加高平大战,潘美以军功授西上阁门副使,深得当时任殿前都点检的赵匡胤的赏识。柴荣英年早逝,赵匡胤在陈桥驿发动兵变,谎称“黄袍加身”,但他心里担心京城不服,出现动乱,即派心腹大将先进京安定局势,“先遣楚昭辅慰安家人,又遣客省使潘美见执政喻意。③”由此可见,潘美与宋太祖赵匡胤的关系绝非一般的君臣关系。

赵匡胤当上皇帝以后,保义节度使袁彦心中不服,“闻宋篡周,日夜缮甲治兵”。宋太祖担心兵变,又派潘美前去监军,并指示潘美,必要时可杀掉袁彦。“美单骑入城,谕令朝觐,彦即治装上道。”宋太祖大喜过望,说“潘美不杀袁彦,能令来觐,成我志矣④”潘美自此以有胆略,善安抚异军驰名,他不仅作战果敢有谋,而且有辩材,文武兼备。

潘美善于因地制宜,巧出奇兵打攻坚战。开宝三年(970年),他率军征伐南汉,连克富、贺、昭、桂、连等十余州 ,占领了广州的北门锁钥韶州。次年二月,南汉王刘鋹率大军十五万与潘美战于栅头。潘美见南汉以竹木为寨,就仔细观察了地形,说:“彼编竹木为栅,若攻之以火,彼必溃乱。因以锐师夾击之,万全策也⑤。”于是,他派兵携带火具,夜间偷袭,放火烧坏了南汉军的栅寨,攻入大营,使南汉军乱了阵脚。潘美又亲率大军掩杀,一直攻入广州,俘获刘鋹,南汉全军覆没,南汉王朝自此灭亡,结束了南疆数十年的分裂局面。潘美还亲知广州,并兼任市舶使,管理新开辟地方,使当地很快安定下来。

潘美南杀北战,身为将帅都能与士卒同甘共苦,很受将士们的拥戴。开宝七年(974年)十月,广州一带刚刚安定下来,潘美又奉命征讨南唐。大军行至淮河,为水所阻。当时舟楫未备,绕道架桥就会贻误战机。潘对将士们说:“美受诏提骁军数万人,期于必胜,岂阻此一衣带水而不经渡乎?⑥”遂不顾初冬水寒,带头跳水涉河。将士们一见主帅身先士卒,都随之泅水过河。南唐军万没想到宋军来得如此突然,狙不及防,被打得溃不成军。宋军乘胜追杀,不久,攻克金陵,南唐王朝复灭,有名的花间词人南唐后主李煜也成了俘虏。

太平兴国四年(979年),潘美率师伐北汉,当时的北汉都城在太原,北汉王刘继元派大将杨业与之对垒,大小数十战,北汉兵屡败。但太原城固若金汤,攻难守易,潘美等围城四个多月,刘继元和杨业投降,北宋王朝实现了全国统一。

在统一北宋江山的历次战争中,几乎每次都少不了潘美。有的大将功劳卓著,赵匡胤担心功高震主,用杯酒释兵权的手段解除了不少开国将帅的职权,唯独剩下了潘美,不仅没有解其兵柄,还十分重用,这在北宋初年的历史上是极少见的。这其中可以窥见潘美为人之一斑,或可说明潘美在朝廷的地位几乎是不可动摇的。

但是,潘美并非常胜将军。雍熙北伐打了败仗,失去了骁将杨业,虽然他不负主要责任,但还是被削官三级,改任文官,但几个月后即恢复原职,并且加同平章事,就是代行宰相之职。时间不长,他便病死了,追赠为中书令,赐与谥号,厚葬于宋陵。

潘美一生戎马倥偬,战功卓著。中国历史上的学者都把他当作忠臣名将来对待。明朝著名学者黄道周编著《广名将传》,精选了中国历史上从西周的姜子牙到明朝的戚继光、俞大猷共170位名将,其中北宋名将选择了12位,潘美排第四,而杨业却没有被选上。黄道周在潘美传后又加了一段赞语,高度概括潘美的一生:“潘美丈夫,羞称碌碌。宋祖开基,美为力戮。袁彦谕归,峒蛮征伏。擒鋹送京,数万斩获。同下江南,其功更足。上征范阳,幽州以属。美善守之,屯兵积粟。再破辽兵,徙民入腹。不意辽兵,突攻陈谷。杨业战亡,降秩削禄。试问功名,是荣是辱?⑦”

二、潘美的思想性格分析

在北宋初期,潘美的显赫军功是有口皆碑的,他治军有方,使“北方以宁”。他手握兵权,却令朝廷十分放心,宋太祖杯酒释兵权,解除了大批开国将帅的兵权,唯独剩下一个潘美。如此等等,不得不让人思索其中的奥秘,分析潘美其人的思想性格和为人处事的方略。

纵观潘美的一生都与军事和战争分不开。他首先是有勇有谋,反应机敏,并且善于作人的思想工作,胆大心细,遇事不慌不忙,沉静有识,有惊人的洞察力和说客的才能。起初,正当后汉兴盛之际,而他却对他的同乡王密说:“汉代将终,凶臣肆虐,四海有改卜之兆。⑧”随即他就投奔了他认为可以拥有天下的柴荣。果然,很快后汉便灭亡了,郭威当了皇帝,建立了后周。三年后,郭威病死,柴荣便登基为帝,是为周世宗。周世宗柴荣是邢台人,他是五代时期最英明的君主,比起前几代的统治者,显然要高明得多。⑨但他英年早逝,只活了三十九岁,便一病不起,撒手去了。潘美在跟随柴荣高平大战时,与赵匡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赵匡胤黄袍加身后,第一个被派到京城传达信息安抚后周朝臣的就是潘美。赵匡胤进京登基后,陕帅袁彦不服,操兵欲反,又是潘美一人单骑赴袁彦营中,讲明形势,劝袁彦归服,结果很合赵匡胤的心意。所以《宋史》说:“潘美素厚太祖,信任于得位之初。”由上述可知潘美是北宋的开国功臣,且凭三寸不烂之舌平息了两次可能发生的动乱。他思想敏捷,胆大心细,又善于作思想工作的性格和能力可见一斑。

潘美还为人坦诚,直言敢说。征讨南唐时,曹彬为总帅,潘美为副帅。出师之前,宋太祖对曹彬说:“等到灭了南唐,就叫你任宰相。”到消灭南唐后,潘美向曹彬祝贺即将为相。曹彬说:“太原未平,不会的”。等到还京献俘,皇上又对曹彬说:“本来想叫你任宰相,但太原未平,先稍等一下吧”。潘美看着曹彬笑。皇帝问笑什么?潘美如实回答,皇上也大笑起来。此可见潘美之直⑩。

还有一次,开宝八年(975年)潘美又和曹彬一同攻打太原,眼看就要打下来了,不想曹彬却命令撤军。潘美大惑不解,要一举攻下太原消灭北汉,统一天下。曹彬极力拉潘美撤了军。当时,赵宋王朝对功勋卓著的武将们十分不放心,“怀黄袍加身之疑,以痛折武夫”,生怕“陈桥事变”的旧戏重演。此前,宋太宗曾御驾亲征太原,没有攻克。如今潘曹二人一举拿下太原,皇上的面子怎么摆?况且这是统一天下最后一仗了,曹彬要把面子留给皇上,而潘美却没有曹彬那么圆滑,他为人老诚,并不是小说戏剧中所说的奸诈凶狠、居心叵测。

潘美心地慈善,知恩图报,不像小说戏剧中说他心狠手辣,不近人情。明王巩《随手杂录》记载,赵匡胤登基之初带几个心腹,进入后周宫中,恰遇一个嫔妃抱一个小孩躲闪不及被他发现,经讯问知是周世宗柴荣的小儿子。当时潘美与范质、赵普都在场,宋太祖问如何处置。赵普等都说“杀掉”,潘美却不表示态度。宋太祖问潘美,潘美说:“臣与陛下北面事世宗,劝陛下杀之,即负世宗,劝陛下不杀,则陛下必致疑。”宋太祖便把这个小孩送给了潘美作侄儿,潘美一直把他养大成人。

在潘美的一生中,采用各种方法保护和拯救了不少后周朝臣的后代,所以历史上有人评潘美说:“以善词全人之后,良足多者?”

潘美还处事小心谨慎,忠于赵宋王朝,鉴于当时朝廷多疑的状况,他极力不使皇上怀疑自己。每次挂帅出征或外任,他都不带妻儿,只带小妾。一旦妾生儿女,立即遣送入京或送回老家抚养,并报奏朝廷知道,使皇上对他放心,《宋史·潘美传》称他“仁恕清慎,能保功名,守法度”。

三、潘美籍贯世系考证

(一)潘美籍贯浅论

元朝人脱脱撰《宋史·潘美传》开篇即载:“潘美,字仲询,大名人”。其他史籍诸如《宋名臣碑传琬琰集》、续《资治通鉴》、《隆平集》、《广名将传》及各地方志书中涉及潘美籍贯者都从“大名人”之说,只有元末《潘氏族谱》载《宋检校太师同平章事赠中书令潘武惠王传》中记潘美,“字仲询,大宋人。”疑“宋”字为“名”字之误。

在古文献记载中,“大名”二字有三个含意,一指大名府,二指大名县,三指大名城。大名府即古魏州,后唐称兴唐府,后晋称广晋府,后汉改大名府。北宋时因袭旧制,仍称大名府,辖元城、大名、魏县、南乐、内黄、朝城、清丰等县。宋崇宁四年,大名府南部的南乐、朝城等县析入开德府(今河南省濮阳市),不久又回归大名府。大名县为大名府附郭县,大部区域在今河北省大名县西、南部,与南乐、魏县地犬牙交错,很难析分,县界屡次变易。大名城即大名府治所,大名县治也设在此。宋政和六年和元圣九年,大名县治曾两次迁移到南乐镇。

史籍即载潘美为大名人,那么他是大名府人?还是大名县人?抑或是大名城人呢?笔者认为史籍所载为大名府。考今河北省魏县东南五十里有边马乡李家庄,东北距大名县城三十五里,东南距南乐县城四十里,史志文献记载为潘家墟,亦名潘埠(府),也有称潘太师墟的。笔者曾多次到该村及周围村庄调查,都有涉及潘美的传闻,甚至有人说李家庄的李姓即潘姓所改(关于潘李二姓演变,笔者在后文叙述),有李姓人“活着姓李,死后姓潘”的传言。关于李家庄即潘府的记载,地方志乘不乏其例。《大名府志·卷二十一》引明朝《石桥碑记》云:此桥“东至仓颉冢,西至潘太师墟,南至葛贵戚庄,北至张公谨墓。”石桥碑立于边马镇北关外,所载四至至今仍可确指其处。今石桥虽已不存,但边马(古繁水县城)集镇犹在,石桥位置仍可锥指。其地东三里有仓颉陵,庙宇轩然,至今仍为旅游景区。其南有葛娘娘坟,在边马乡粮站附近,俗称葛娘娘坟,当指葛贵戚庄无疑。西一里即李家庄,当系潘太师墟不会有差。北面的张公谨墓今已不存,但在清朝康熙时遗址犹在。

根据古籍记载和实地调查,加之民俗研究,可以肯定今魏县边马乡李家庄即潘美故里无疑。但是由于戏剧小说这种俗文学变异力的巨大影响,世人受俗文化冲击,认为潘美是奸臣,陷害杨家,潘氏后裔好多人不愿正视这一被扭曲了的所谓历史事实。世俗的偏见根深蒂固,一时扭转不过来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正史上没人把潘美当奸臣去看待,有卓识和远见的文人早已为潘美鸣不平。《    居闻见录》载:“潘美本宋初名将,以功名令终。近世小说所谓《杨家将》者,独丑诋之,不遗余力。或以为杨业之死,潘与有责焉。按李广之死,责在卫青,后世不闻诋青以伸广者。潘美乃无端蒙恶名,诚所谓有幸有不幸哉!按潘美性最平易近人,有功益谨慎,能保令名以终者,非无故也。”潘美“处功高震主之地而能谨慎,宜守保令名以终也。独其身后无端之毁,不知从何而来?”

《新义录》载:陷害杨业的人,是蔚州刺史王侁,小说中说潘美害了杨家,实在是诬蔑潘美(“陷业者,蔚州刺史王侁,小说家以为潘美,殊失之诬。但其时美为主帅,不能辞其责耳”。)事实上,杨业之死,潘美应负领导失职的责任,所以宋王朝对潘美处理并不重,降三级任文官,但很快又恢复原职。

《荀学斋日记》载:“钱竹汀氏尝言:‘近世有小说之学,凡市井伪造故事,传之优伶,最足以惑耳目而坏心术’。此笃论也。”还更进一步指出,“于宋伪造杨业、呼延赞家世事,以潘美为巨奸,尤为悖谬。”

近现代学者也有不少对小说戏剧中说潘美勾结北国,陷害杨家的故事提出质疑。《余嘉锡论学杂著》中说:“今之戏剧,多出于小说,杨家将诸剧,虽脍炙人口,然以骂潘美奸贼,为人所诟病。”“今戏剧之所搬演……尤以演杨家将者为多……按其事迹,率无中生有,与《宋史》及《续通鉴长编》等书多不合。”“余以为杨业父子之名,在北宋本不甚著,今流俗之所传说,必起于南渡之后。”

历史学者冯君实更是直截了当地指出“潘仁美不是奸臣”,“根据历史记载,潘美不曾与辽有什么勾结,他也不是蓄意害杨业,他对杨业之死尽管责任重大,但不能因此说他是奸臣。平心而论,潘美一生的战功要比杨业大得多,宋朝廷实际将他看作是大忠臣。”“至于文艺作品中说潘美仗持女儿潘娘娘肆奸为虐,根本没有历史根据。”

其他种种,不一而足。

(二)潘美世系梳理

现在传世有元末明初《潘氏世谱图》,上列从东晋潘安到元末四十世,潘美为第二十五世祖,其六世孙名潘良贵,即潘氏第三十一世祖,移居浙江金华。大名老家到元代有潘迪,官至礼部尚书。

潘美字仲询,或者缘于其排行第二的原因。古人兄弟排序多以伯(或孟)、仲、叔、季相排,仲为行二。小说戏曲中把潘美易名潘仁美,除却对历史事实的顾忌之外,或者也缘于此因,取“仲”字一半,加“二”字为“仁”,把字与名合而为一。

查史籍,潘美之父名潘璘,与潘氏族谱相同,其名下注为“进爵太师,进封武惠王。”与潘美下注相仿,知潘璘无误。

考诸史书,潘美有五个儿子,即惟德、惟固、惟正、惟清、惟熙。五子都居官,潘惟熙官至平州刺史,娶秦王之女。即是赵德芳的女婿,赵匡胤孙女婿。潘美另有从子(即侄子)潘惟吉,一直在大名作中下级军官,怀疑为周世宗柴荣之子,被潘美救下,留养故里。但以其才华任普通军官,的确有些委屈了,可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也只能如此了,也因此给大名一带留下了一支潘姓皇族,潘迪即属此支。

查潘美有孙五人,即衮、襄、兖、允、夙。(载于史的,潘兵华注)

查《宋史》,可知潘美至少有八个女儿,已知一女嫁大理寺评事张昭允,一女嫁给了宋太宗的儿子赵恒,即后来的宋真宗。《宋史·后妃列传》载:“真宗庄怀潘皇后,大名人,忠武军节度美第八女。真宗在韩邸,太宗为聘之,封莒国夫人。端拱二年五月薨,年二十二。真宗即位,追册为皇后,谥庄怀,葬永昌陵之侧,陵名保泰,神主享于别庙。”再查潘美传中有“子惟熙娶秦王女,平州刺史。惟熙女,即庄怀皇后也。美后追封郑王,以庄怀故也。”同是《宋史》,前后矛盾,究竟潘皇后是潘美第八女呢?还是潘美的孙女、潘惟熙的女儿呢?

考潘皇后卒于宋太宗端拱二年(989年),年仅二十二岁,即生于宋太祖乾德五年,即967年。宋真宗赵恒卒于乾兴元年(1022年),享年55年,那么,他也是乾德五年生人,与潘皇后同岁,当时潘美年方四十二岁。又查潘惟熙为潘美第五子,生于后周显德二年(955年),潘美时年30岁,以潘惟熙二十岁生女计,到公元989年潘皇后死,才只有十四岁,于史实不符,所以潘皇后应是潘美之女,而非其孙女。

再则,潘美及其父都因庄怀皇后的原因被封为郑王,而潘惟熙没有受封王位,此又一潘皇后非潘惟熙之女的佐证。

需要说明的是,潘美从没有以国丈的身份当太师。虽然他的女儿嫁给了宋真宗,但当时宋真宗还只是个太子,潘美的女儿去世九年以后,赵恒才当了皇帝。潘美的女儿只活了二十二岁,生前别说当皇后娘娘,就是真正的妃子也没当上。但潘美和宋太宗赵匡义是儿女亲家确是千真万确的事,并且和赵德芳(赵匡胤的儿子,小说戏剧中的八贤王)也是儿女亲家。他的五儿子潘惟熙又娶了赵德芳的女儿为妻。如上说来,如果按亲疏远近来说,小说戏剧中的八贤王赵德芳不可能帮杨家共同对付潘美。但是史实上赵德芳既没有帮杨家,也没帮了潘家什么忙,这位八贤王只活了二十三岁就死去了。冯君实说“戏剧中的赵德芳的故事,可以说百分之百都是虚构的……”。

潘美没有因为国丈而当太师,他的故里潘太师墟也不是因此而得名,事实上是因为潘美官至 检校太师的缘故。

(三)关于潘李二姓的嬗变

潘姓改李姓在民间流传甚广,潘太师墟(潘府)改成了李家庄,一部分潘姓人也改成了李姓。这一现实在历史上是客观存在。笔者考证,潘李两姓嬗变在元朝就已经出现了。

元朝是个少数民族执政的王朝,具有封建正统思想的人们一直耿耿于怀。他们企盼有一天能有一个像杨业那样的人出来,哪怕战死也不对外族屈服。于是歌颂抗击外族侵略,反对投降的民间评话和说书人便应运而生了。小说和戏剧就是在这种民俗文化中酝酿并逐渐活跃起来的。这其中,不少内容就是歌颂杨家的,而曾经对杨业之死负有一定责任的潘美便被越描越丑,成了妇孺皆知的大奸臣。俗文化强大的变异能力和同化能力,有时候也使得正史黯然失色,加之当时文化水平的局限,非读书人比例过大,他们闲暇之时聚集在勾栏瓦肆、里坊寺庙听说书人夸大其词的演讲,渐渐地就形成了一种意识,认为杨忠潘奸。久而久之,子孙相衍,就形成了忠奸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甚至连潘姓人也怀疑起自己的祖先来了。这时开始,有的潘姓改成了李姓。有人认为,潘姓改李姓或者与杨业碰死李陵碑有关,其实杨业是被辽兵俘获后绝食而死的。

在元末明初修的《潘氏世谱图》中就有收入李姓名人传的传记,只是把“李”字重新改为“潘”字。这很可能是潘家修谱人实在弄不清哪些李姓是潘姓所改的缘故了。

四、潘杨两家结怨探因

多少年来,潘杨两家结怨甚深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实在是戏剧渲染惹下的祸根。《人民日报》曾经报道过一个消息,说山西北部某地潘杨两家从来就是世仇,两姓之间绝不许通婚,直至全国解放后才得到和解。至今宋都开封龙亭前还有两个湖,一个叫潘家湖,一个叫杨家湖,传说一个湖水浑浊不清,一个湖水清彻见底。其实两个湖的水质是一样的,甚至潘家湖的景色还比杨家湖美了不少呢?

探索潘杨两家结怨的原因,当然主要是因为陈家谷杨业之死,潘美被削官三级的历史事件,但这其中也有它的前因后果。

从现象上看,潘美是北宋的开国功臣,杨业是对北宋战败投降过来的人。当时,北宋朝廷对投降俘获的将领君主,一般都采取暗杀或秘密处死,为的是以绝后患,这在史书中记载太多了。为什么唯独留下了杨业。按《宋史·杨业传》,“太宗征太原,素闻其名,尝购求之…… 帝以业老于边事,复迁代州,兼三交驻泊兵马都部署。”这里阴差阳错的是,皇帝任用杨业,总叫他和潘美在一起,以潘美为主帅,以杨业为大将,这在客观上不能不促使二人日久生隙。事情还得从征太原说起。

北宋王朝接连消灭南汉、南唐、吴越等国后,北方只剩下一个北汉小朝廷,占据太原与北宋对峙。北汉王刘继元依靠大将杨业,高垒深壑抗击宋军。宋太宗决心拿下最后一个堡垒,进而统一天下,就派潘美攻打太原。太原久攻不下,太平兴国四年(979年)四月,宋太宗御驾亲征,兵临太原城下。五月初一,攻打太原城西南角,俘获北汉大臣范超,并斩首示众。初三日攻太原城西北角,第二天,北汉骑兵元帅郭万超投降。初五日,宋军发起总攻,太原城被突破。当晚,北汉王刘继元投降,次日举行受降仪式,北汉小朝廷宣告灭亡。

但是,太原城的战斗尚未全部结束,北汉大将杨业仍在坚守太原一角与宋军顽抗。潘美曾随宋太祖攻打太原,被杨业一箭射伤,险些丢了性命。此时北汉王已经投降,而杨业却仍在抵抗,包括潘美在内的不少宋将都主张硬攻,待捉住杨业后碎尸万段。这大约就是潘杨结怨之始。

杨业投降北宋以后,一直在潘美麾下作战。杨业不识字,但作战勇敢,辽兵称他“杨无敌”,不少宋将都嫉妒杨业,这在史书上能找到依据。《宋史·杨业传》载:“主将戍边者多忌之,有潜上谤书,斥言其短。帝览之皆不问,封其奏以付业。”既然“主将戍边者多忌之”,就不会是潘美一人,也可能其中包括潘美。至于有人告状,向皇上说杨业的坏话,其中有无潘美,就无从考证了。皇帝看了信件,不作批复,直接封起来交给杨业,这种做法,实际是在玩弄权术,虽然能取得杨业忠心,但却离间了杨业和宋将的关系。这其中如果有潘美的话岂不更糟糕,潘杨的矛盾更会日趋深重。有的学者认为,这是宋太宗故意玩的手腕,使将帅相互制约和监督,以利于中央集权的统一管理。因此我们推测,本来就有瓜葛的潘杨两家,很可能因此积怨越来越深。

杨业和宋朝将领的矛盾终于在雍熙北伐时达到了极限。雍熙三年(986年),宋太宗发动二次北伐辽国。宋军兵分三路,东路军由曹彬率领出雄州(今河北省雄县),西路军由潘美率领出雁门关,中路军由田重进率领出飞狐口。西路军力量最大,潘美为帅,杨业为副,朝廷还派来王侁和刘文裕两个监军。西路军出雁门,一路北伐,接连打下云、应、寰、朔等州,进军桑干河。正当此时,东路军曹彬因为粮草接济不上,大败于岐沟关,辽兵掩杀过来,宋军东路军仓惶败走,城池又被夺了过去。朝廷命西路军撤回代州,并把新打下来的四个州的老百姓迁到关内来。

大军行到陈家谷口(今山西省朔县南),杨业提出避开辽兵锋芒,采用四面侧应,分散辽兵力量的作战方案。潘美也同意这个意见,但是监军王侁却要杨业主动出击,并威胁杨业说:“君素号杨无敌,今见敌逗挠不战,得非有他志乎?”副将刘文裕也极力附合王侁,以话激杨业。这个“得非有他志”,是宋朝将帅闻之色变的罪名。潘美虽为主帅,但当时朝廷为了防止各路军主帅异动,都派有心腹大臣做监军,他也不敢多言。监军的权势是很大的,潘美也没有好办法。杨业只得流泪与潘美道别,带兵杀入陈家谷。

这里附带说一下王侁和刘文裕。王侁,字秘权,开封浚仪人,多次替皇上西行巡视,很得宋太宗信任,“太平兴国初,数往来西边,多奏便宜,上多听用。”而刘文裕则是皇亲国戚,宋太宗的奶奶简穆皇后是刘文裕父亲的亲姑姑。这样两个人前来监军,就是潘美也怕他们几分。

潘美在陈家谷口设伏兵坚持了三个多时辰,但“强戾而乏温克”的王侁与刘文裕见杨业久战不出,私自下令撤退,“美不能制,乃缘灰河西南行二十里”,致使杨业孤军无援,受伤被俘,绝食而死。这次“一败可怜非战罪”,原因并不是将士怯懦和作战不力,完全是由于监军王侁的专横和指挥失误所致,刘文裕起到了为虎作伥的作用。诚然,潘美作为主帅,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此,王侁削职除名,配隶金州。刘文裕消籍配隶登州。潘美降官三级,为检校太保。

对于陈家谷之战,作为主帅的潘美的错误是很明显的。杨业临行前请求潘美在陈家谷口设伏兵接应,“俟业转战至此,即以步兵夹击救之,不然,无遗类矣。”潘美虽然在谷口设了伏兵,但未坚持到杨业作战出来,使杨业失去了最后的突围机会,结果兵败被俘而死。如果潘美拼死率军去救杨业,或者又是另一种结局。对于杨业之死,潘美有很大责任。就整个战局来评论由胜转败,曹彬应负主要责任,所以当时有人提出要斩曹彬。皇上念他过去的功劳,给予贬官处分。陈家谷口兵败,主要责任在王侁。《宋史》对这一段记载很有分寸,说“侁性刚愎,以语激杨业,业因力战陷于阵,侁坐除名,配隶金州。”对潘美则记“战于陈家谷口不利,骁将杨业死亡,美坐削秩三等。”可见潘美的罪名只是战斗不利,对他和王侁的处理轻重也截然不同。宋王朝对这次作战失利的认识,在《宋史·外戚刘文裕传》中说得很清楚,记载刘文裕“从潘美北征,坐陷失骁将杨业,消籍配隶登州……岁余,上知业之陷由王侁,召文裕还……”

由上述可知,宋太宗皇帝实际把杨业之死的主要责任归咎于王侁。

五、千秋功过任评说

潘美一生中打了不少胜仗,但陈家谷兵败的教训也是十分惨痛的。由此他便被戴上了奸臣的帽子,在街谈巷议之中,坊里瓦肆之间被说书人广泛传唱。虽然有欠公允,但俗文学有巨大的生存空间,正史的普及是随着人们文化水平和知识层次的提高来进行的。我们不能把戏剧小说当信史看待,它毕竟不是十分严肃和缜密谨慎的文学,不能用历史学者的眼光去挑剔戏剧小说的真伪。

应当承认,人们基于对奸党佞臣的憎恶和忠臣良将的爱戴,利用艺术夸张的手法加以渲染主题而虚构离奇情节,来达到褒恶扬善,激励奋进的目的是可以理解的。对于潘美来说,抓住他对杨业之死负有一定责任这一环节而极尽艺术夸张和情节虚拟,竭力把他塑造成一个生动鲜活的大奸臣的典型,作为艺术形象是允许的,对艺术本身也无可指责。但是应当说,不能把它当做历史,历史上的潘美仍然是个英雄,他不应承担这个骂名。艺术形式上的潘美和历史上的真实的潘美,完全是两码事。

忠奸如此结合,对潘美来说是一大冤案,也是一大悲剧。

回帖
  • pf83201 (2010/8/2)

    好文章!考论不错!当然,也有一些词句、章节可以稍加修正(如:德富宗亲指出的那样)。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德富 (2010/8/2)

    2、“其他史籍诸如《宋名臣碑传琬琰集》、续《资治通鉴》、《隆平集》、《广名将传》及各地方志书中涉及潘美籍贯者都从‘大名人’之说”,让人误解成所有史书都记为潘美大名。其实《名臣碑傳琬琰集 》(一百七巻)李清臣的《韓太保惟忠墓表》中就说“潘太師美魏人”。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德富 (2010/8/2)

    本考证写得很好。但有两点需要指出:
    1、“开宝八年(975年)潘美又和曹彬一同攻打太原,眼看就要打下来了,不想曹彬却命令撤军。潘美大惑不解”不符史实。当时两人在征南唐。次年开宝九年(976)证北汉,党进为主帅,而非曹彬,这也是潘美第一次攻太原。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