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潘氏家族美德,

1 0 261
pan_7812 2018/4/9 19:47:25 转自芜湖好人
推送


这是一个特殊的家庭:丈夫因脊髓炎导致神经功能障碍而发生高位截瘫;66岁的公公四肢患有严重的关节结石,早已失去劳动能力;62岁的婆婆腰脊椎间盘突出病史多年。五口之家只有两人(潘和玉和她的儿子)是正常的健康人,三个重病号,沉重的家庭的负担全部落在年仅37岁的潘和玉这样一个弱女子肩上。十三年来,她守护着瘫痪的丈夫不离不弃,用一颗温暖的爱心慰藉着这个落寞的家庭,在平凡的生活中谱写了一曲人间的大爱。  2000年腊月,无为县牛埠镇的潘和玉从上潘自然村出嫁到本镇姚家自然村,她和丈夫姚宝明牵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新婚燕尔的喜悦洋溢着无限的幸福,人间美好的幢憬由此展开。正当这对新婚夫妻还沉浸于甜蜜之中,噩运突然降临,剥夺了新婚的喜悦,命运将他们推向一个苦难的深渊。

  噩运给人的打击是措手不及的。新婚不久,姚宝明在一家窑厂出砖工作中不慎被一块掉下来的砖头砸了后背,合该有事,一块砖头就把小姚给砸倒了,他的脊髓遭受严重的创伤,导致神经功能障碍双腿再也无法站立起来。一家人在罹难中饱受着煎熬,潘和玉更是以泪洗面,痛心疾首。为了治愈丈夫瘫痪的症状,她四处求医、到处奔波,先后去过合肥、上海、南京等地,带着一丝丝希望她走进医院,又在一次次失望中离开医院的。可是,潘和玉并没有因此而灰心,她将辛酸和痛苦埋在内心的深处,为了攒钱给丈夫继续治疗,她白天在窑厂拼命地干活,晚上强打着精神鼓励着丈夫:"宝明,我们有信心,我相信你会站起来的!""嗯!"姚宝明噙着眼泪感到妻子的鼓励很温暖。

  家庭少量的积蓄经不起昂贵的医药费折腾,姚宝明在长期的治疗过程中欠下了相当数量的债务,姚家陷入了无端的困境。姚宝明对自己病症的医治在无助中失去了信心,望着日夜操劳而渐消瘦的妻子心疼地说:"和玉,我知道,我这个病是无法治愈的,可能要瘫痪一辈子的,你还很年轻,不能因为我的自私而累及你一生,我们还是分手吧,希望你有个美好的归属。"说罢姚宝明便痛哭起来。紧跟着潘和玉也流下了眼泪。她伤心欲绝、泣不成声了:"宝明,你真是个孬种,亏你还是个男子汉!扪心自问:自从你瘫痪这么多天以来,我给你倒擦身子、尿倒屎有过怨言吗?白天忙,晚上累,还不是为了你?! 你就这样甘心情愿地倒下了?我还不甘心呢!"

  "宝明,坚强起来,我的感情也很脆弱需要你的支持。我是你妻子,有承担这个家庭一切的义务和责任。夫妻之间心心相印,相互扶持;夫妻之间有福共享,有难同当。以后不要说这些让人听起来难过的话,我们要好好地生活下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番被触动的伤心倾诉,潘和玉很快就镇定下来用温柔的语言慰藉着丈夫冷却的心灵。姚宝明在妻子温暖的恩爱中百感交集,他双手拉着妻子的手久久不放。那一夜,他们有说不完的话,声音说得很轻也很近。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姚家真是多灾多难,一波没平一波又起,就在姚宝明瘫痪不久,潘和玉公公姚白清又患有四肢患有严重性的关节结石,跖趾关节、指、腕、肘及膝关节等处长出的结石,小如葡萄大似鸡蛋,当年只有44岁的姚白清从此也失去了劳动能力,婆婆黄翠华也患有腰脊椎盘间突出,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垮了下来。一家生活的重担全都落在潘和玉一人肩上,这个弱小的女子用一副窄肩担负起整个家庭的全部责任。

  命途的多舛,面对家庭不幸的遭遇和强大的思想压力,潘和玉精神几乎要崩溃了,在一片茫然的无助中,潘和玉擦干眼泪操起生活的"纤绳"背着家庭这条沉重的拖船在人生的沙滩上默默地潜行。潘和玉眼前是一片茫茫的黑夜,何日是个头?她对自己没作更多的考虑,只想到这个家庭如何继续生活下去?怎样挽救这个陷入厄运的家庭?不辱使命,她想为这个家庭尽到一个妻子和儿媳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2002年她将刚满周岁的儿子留在了婆婆的身边,孑身一人跨上了南下上海的火车挤入了打工的行列。没有读过书的潘和玉,一无文化,二无专长,上海偌大一个城市却无她容身之地。怎么办?是回家还是继续留在上海?回去了哪来收入维持家庭的生活开支?可是,不回去她在上海又能做些什么?几经周折,在老乡们帮助下她好不容易谋就一份照顾老人的保姆职业。她省吃俭用,多年来,她身上穿着大多是上海人给的旧衣服,由过去当保姆每月仅有几百元的工资到现在上千元的钟点工薪水,她舍不得乱花一分钱,悉数攒下来全都寄回家里。

  一年冬天,因为衣着单薄着凉潘和玉感冒了,发起了高烧,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讲起了胡话。房东老太太觉得有些异常,用手一摸潘和玉德脸颊感觉烫手,知道她是病了,心疼地说:"唉,这个丫头也真是不容易啊,都发烧了还在坚持工作。"随后差人把潘和玉送到了医院,老太太为她付了医药费。

  十三年来,潘和玉为了拯救这个不幸的家庭,痴情地守护着瘫痪的丈夫,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相濡以沫的人间真情。十三年来,潘和玉为了这个不幸的家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像川江上的纤夫"脚蹬石头手扒沙,风里雨里走天涯",在人生爬行的沙滩上留下了纤绳磨砺出来的一道道深深的纤痕。

  遥远的思念时时牵挂着对方,姚宝明感动着妻子任劳任怨、为了自己和整个家庭吃尽千辛万苦,他在和妻子通话的电话里说:"和玉,你辛苦了……我非常想念你……"

  "宝明,我人在外心在家,想念你们呢。没办法啊!我只能这样。我不在家你拄着拐杖走路一定要小心,学会照顾好自己,不要让我担心。"潘和玉在手机里温和地接着说:"儿子现在学习成绩还好吗?他长高多少了?还有孩子的爷爷奶奶身体状况怎么样啊?宝明,我希望你快快地好起来,也盼望着我们的儿子快快地长大帮我一把!"

  挂了电话,姚宝明迟迟还是没有放下电话,捂着话筒眼睛潮湿了。(朱先贵)


回帖
  • 消灭零回复
本周热议
没有相关数据
赞助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