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宗亲组织和宗亲事业

潘吉丁

0 2 1804
潘吉丁 2013/6/13 8:48:00 潘氏宗亲网
推送

  我看到《敬告海内外潘氏宗亲书》以后,认为作者敢于把宗亲内部出现的重大问题,提出来,是有勇气的,引起众多宗亲的关注,也是正常的。在此,我也发表自己微不足道的观点。


  一、作者有发表文章的权利,只要不违反法律和政策,我认为每一个宗亲都有言论自由。宗亲事业如果没有言论自由,没有舆论监督,就会出现一言堂、独断专行,会出现财务不公开、不透明,甚至贪污挪用行为。有的宗亲,一旦成为宗亲组织的主要班子成员,就以领导、权威自居,与地方官员平起平坐,在家族中居高临下,对宗亲封官许愿,以族长、宗长发号施令,甚至以文革式的手段,打击和自己立场和观点不一致的宗亲。有的甚至发展到对宗亲进行人身攻击和侮辱人格的地步,与所谓的宗长领导所应具备的素养格格不入。有的想以成立公司为由,想独揽大权,实际上是敛财,为自己所用。从一些会议、修谱、修墓、助学等号召宗亲捐款也看出,有的捐款不是自愿的,纯是一种摊派行为,支出方面有的也是有一些违规行为的,财务不公开、不透明,甚至有挪用行为等等。这些现象都是极其危险的。所以说,绝对权力绝对腐败,就是这个道理。


  二、作者的很多观点我都赞同,是从宗亲团结的大局出发的,没有个人私心和私利。作者突出了两个鲜明的主题,一是宗亲组织要为宗亲服务,二是以荥阳会议即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第一次会议为基础。我是非常赞同的。当然,很多宗亲组织,其宗旨提出的也是为宗亲服务。但我们如果注意观察,有的目的和动机,是违背为宗亲服务的宗旨的。具体表现在:看重个人地位和权利,由此产生的各种争权夺利的行为,有的为达到某种商业利益目标,以注册成立组织和成立公司为名达到个人揽权敛财的目的等。


  三、关于两个组织的问题。我认为宗亲有在香港注册的权利,也有在大陆注册的权利。至于每个宗亲参加哪个组织,又是宗亲个人的权利。毛泽东同志曾经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作者所说的两个组织,指的是香港和国内的“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 我还记得2010年12月25日,有15个省(市、自治区)的80多名宗亲代表,在湖南省长沙市蓉园宾馆召开会议,组建成立过中华潘氏宗亲联谊会呢。据了解,香港也有潘氏宗親會,1962年成立,1964年注册为非牟利组织,主席是潘以和。新加坡南洋潘氏总会,1939年成立,但当时名称叫“潘氏公所”。马来西亚也有“雪兰莪潘氏族亲会”,于1976年11月4日正式注册成为合法社团。潘氏宗亲的国际性联谊组织。世界潘氏宗亲总会何时成立,说法有二,一说"潘氏宗亲早已经有了世界总会的组织,并定期举行集会"。但成立时间和地点等不详。另一说法是:1989年10月30日新加坡南洋潘氏总会举行成立50周年会庆时,邀请世界各国各地宗亲1200多人参加,同时举行首届世界潘氏宗亲联谊大会。旨在联络宗谊,扩大团结,发挥互助精神。新加坡国家发展部兼内政部、政务部部长李文献主持仪式,并参观潘氏祖庙。1990年10月在台北举行第2届世界潘氏宗亲联谊大会时,成立世界潘氏宗亲总会,秘书处设在台北。世界潘氏宗亲总会理事长潘维刚女士。菲律宾也有潘氏宗亲总会,永远荣誉理事长潘明元。香港和大陆是一国两制,台湾还没有统一。韩国、越南、菲律宾的潘氏宗亲是外国人。我们的宗亲可以在不同国度、不同背景下实现平等的交流与合作。但要实现天下一统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姓氏既然是一种文化,文化倡导的也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在文化领域,出现一些不和谐音符,互相略有微词是正常现象。只有一种声音,一个调子才不正常。当然,我们需要的,应该是只有一个主流,一个主基调。国外有执政党,有在野党,还有多党制呢。潘姓有两个“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有竞争嘛,两个组织虽然同名,但还是有区别的,一个是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香港),一个是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大陆)。就像一个家族,家族大了,宗亲出现同名同姓是正常的。虽然同名同姓,但不同地区不同个体嘛。有两三个全国性的宗亲组织才好呢,全国的宗亲有选择的余地。可以由各省选出宗亲代表参加会议投票,得票最多的,由这个组织作为领导组织来领导全国的宗亲事业,五年一任,五年以后又可以让各省的宗亲代表来进行重新选择,这才民主呢。在我们贵州,当初我的构想,搞贵州潘氏宗亲联谊会、贵州潘氏文化研究会、贵州潘氏商会,在宗亲联谊、家谱撰写、经济发展各有侧重,共谋发展,共同繁荣。我希望在宗亲活动中,让宗亲也有更多的民主和自由。


  四、番体惠是我们的老大姐,我们应该尊重她。我们都是炎黄子孙,也是华夏民族的组成部分。我们强调要海纳百川,文化研究,不必较真。那么,不管是成立组织,或者开展活动。如果连一个番体惠都不能包容,那就不叫海纳百川了。当然“番”是不能读作“潘”的,至于以什么身份参加活动会议,我相信她本人和组织者会妥善处理的,没有必要拿在台面上来做文章。硬要叫人家加上三点水,肯定是强人所难。我是布依民族,我就读中央民大时,就知道民大也招有一定比例的汉族学生。说明我们国家在强调少数民族发展的同时,也注重各民族的共同繁荣。我们成立布依学会,也有个别少数汉族参加的。只要你热心布依民族的事业,我们都会包容的。姓氏文化理应如此。在有排他性的同时,也理应有一定的包容性。即使当初你是潘姓,但你也可以跟母亲同姓,可以参加你母亲姓氏的宗亲组织和活动的。我历来提倡“三宽”,要宽容、宽松、宽厚。对人对事都应如此。从潘姓的起源来看,有出自姬姓,出自芈[mǐ]姓,出自北方鲜卑族,有台湾高山族相继归顺,被赐姓潘,我们不可能强调是季孙公后裔的才能参加组织和活动吧。又比如,有的潘姓是需要三代才能还祖,现在姓黄,难道就不能让黄姓参加潘氏宗亲活动了吗?或者要让这位黄姓只能作为特邀嘉宾才能参加活动和会议吗?何况,我们潘姓也只不过是百家姓中的一员,我们还需要和别的姓氏进行平等的交流与合作呢。据了解,以前按人口多少排列,潘姓在当今中国100大姓中居在第52位。最近有新的说法,在百家姓排行第43位,人口估计近千万。认识到了潘姓在中国的百家姓中所处的位置,我们才能把握自己的方向。潘姓曾经有过辉煌,也有过灿烂,“一门九进士,六部四尚书”,值得自豪。但我们不能妄自尊大,更不能唯我独尊。


  五、对待宗亲组织和领导,要有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我看过潘卓伟的《致各位宗亲的一封信 正本清源 团结奋进 振兴潘氏》的文章。他说,宗亲组织本是就是一个松散型民间组织,只要经当地民政部门批准即可合法运作,它的存在方便了宗亲的交流联络,共谋发展,充分体现天下宗亲一家亲之情怀。对于宗亲组织和领导个人的评价。我总是认为,千秋功过,自有评说。所以当时引用了一篇古文,用来针对现在两下注册、各组班子的争论,这些组织的是非曲直,领导个人的是非功过,后人自有评说。原文是“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意思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王勃、杨炯、卢照邻和骆宾王的作品已经达到极高的造诣。但现在他们的文章被认为是轻薄的,被当今守旧文人哂笑未休。你们这些守旧文人,在历史的长河中本微不足道,因此你们只能身名俱灭,他们却会像滔滔流动的大江长河般,必将名垂千古,流芳百世。在这里,我可以说,对荥阳会议,大多数人都会给予肯定的。对潘可权宗长,他可以称为我们潘氏宗亲的榜样和楷模。我们都只不过是千百万个宗亲中的一员,任何个人都不是历史的评判者。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也不能把自己的立场和观点,强加于人,更不能设想让别人总是围绕自己的指挥棒旋转。每个宗亲组织的作用,领导者个人的功过,需要各地区有历史见地的杰出代表来作客观公正的评价。这让人想起一个哲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六、我们需要宗亲组织,才能办好宗亲事业。只要大部分宗亲认同,注册合法的,我们应该让这个组织来主导我们的宗亲事业。我第一次所了解潘氏家族的情况,是无意中上了潘喜辉办的潘氏宗亲网。第一次了解的全国性宗亲组织,是世界潘氏第一次代表大会。当时是潘熙江介绍的,潘熙江是我在网上认识的第一个网络宗亲。后来我又在网络上认识了潘立成。我订阅了两期《世界潘氏》。在这本杂志中,我了解到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还曾经给荥阳会议发过贺电。再后来,参加了潘氏宗亲网的会议,四川潘氏文化研究会、广西红水河文化艺术促进会,就这样认识了更多的宗亲。最后在2012年2月19日在花溪主持召开了首次贵州潘氏宗亲联谊会。经历了这些,我深深体会到成立组织、召开会议,组织者的艰辛和艰难。常感叹“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的道理。所以一看到宗亲组织会议、编辑家谱、修葺祖墓、创办杂志、捐资助学等宗亲事业,我都会对组织者给予应有的尊重和理解,而不会求全责备的。那时的荥阳会议,是2007年9月24日至26日召开的,世界代表团24个,与会330人。可权宗长作了《世界潘氏总谱》目录编排编写进展情况的报告。但后来可能是可权宗长辞世的原因吧,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活动太少。我反而看到广西、湖南、福建、湖北、四川、广东等省的宗亲活动搞得倒有声有色。再后来,又看到中华潘氏宗亲联谊会的出现。我们贵州经济薄弱,活动滞后,没有太大的发言权。对全国性的宗亲组织,只要有利于宗亲事业的,我们都积极参加。直到今年又看到北京潘氏联谊会的成立。我想能有这么多重量级的宗亲,在首都成立宗亲组织,也不容易,最后发了一篇祝贺式的信。但最近看到的北京会议,吵吵闹闹,沸沸扬扬。了解下来,与荥阳会议背道而驰,没有连续性。召开世界性的会议,到底有几个省的宗亲代表参加,5月19日的会议纪要中提到的贵州,到底贵州的代表是谁,他是否代表贵州,我们不得而知。当时荥阳会议时,你们自己定的30个名誉会长副会长,有几个知道,37个会长副会长(可权宗长除外),34个委员,22个秘书处、财务处、监察处人员,还有50个文史委成员呢,有几个参加会议。这些都是当年你们自己在会议上定下来,在《世界潘氏》公布过的呀。难道当时成立的组织是儿戏。我以为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在荥阳成立以后,会注册合法,公开活动,名正言顺。但今天看来,是让人有些失望。这让我想起过去有人对我说的话,“外国人办事之前虽然吵得一塌胡涂,但执行起来不拆不扣;中国人办事前不吵不闹,但执行时会是一纸空文”,“中国人的竞争是挖墙脚拆后台,外国人的竞争是通过努力超过别人”。我所说的允许多个组织的存在,是希望在这些组织中,能让宗亲选择一个组织来领导。我所想要的也不是无政府主义和自由主义的作法。而且,我希望我们的领导组织是注册合法的。因为没有注册合法,就是非政府组织,或者叫非法组织。何况,注册合法,也要依法活动。千千有个头,万万有个尾。有一个注册合法的宗亲组织,来开展宗亲活动,我想这也是我们广大宗亲的愿望。


  七、成立宗亲组织,在领导班子中安排当政的高级领导干部担任职务的,要先征得宗亲本人的同意,要两厢情愿,不要一厢情愿。有的宗亲组织,建立班子,只要知道宗亲在行政上的职务,不分青红皂白,也没有征求本人意见,未经本人同意,就安上领导的名字,个人认为作为筹备草案可以理解,作为公开正式的组织班子,是违反组织纪律的,拉大旗,作虎皮,不仅不道德,而且会触犯法律的。如果你成立的宗亲组织是非法的,有一天国家对这类组织进行取缔打击,不仅牵连你本人,还会连累宗亲领导。宗亲领导事先不知,还要替你背黑锅。有的宗亲可能不以为然,我却为这些人捏一把汗。我们成立宗亲组织,也不能随心所欲啊。有的宗亲认为注不注册无所谓。事实可能不是你所想像的。我们国家经历了35年的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社会稳定。改革开放也给我们创造了宽松的环境。公民的言论自由,还提倡编家谱,修方志,撰史书。但我们也要看到,政府也注意到一些非法组织,已经威胁到国家的政权和社会的稳定,以及经济的发展。我参加过研究非政府组织会议,了解我们国家非政府组织的泛滥。在一些基层,有的国外机构,通过一些捐款等渗透方式。有时老百姓只听他们的,而不听政府的。有的非法组织,甚至带有黑恶势力的性质,侵害百姓利益,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希望我们宗亲一定要守住法律和政策这条底线。


  八、成立宗亲组织,建议多吸纳在家谱方面有突出贡献的学者、热爱宗亲事业的企业家、对宗亲事业比较关心的宗亲领导参加,这有助于宗亲事业的发展。在贵州,据了解,潘发义、潘发滨主编过《黔中潘氏家谱》.潘克辉主编过《遵义潘氏家谱》,潘义昌主编过《黔东南飞云洞潘氏家谱》等。我所了解的贵州宗亲企业家潘仕球、潘伟平等。贵州筹备成立文化研究会时,曾拜访过贵州民族学院原院长潘世均和贵州农科院潘家文等宗亲领导,他们说成立文化研究会,你们研究什么课题?搞联谊会还可以。但贵州潘氏文化研究会还是成立了。我想,很多省都有在家谱方面有突出贡献的宗亲、也有更多的宗亲企业家,包括更多的宗亲领导。有很多宗亲也是热心宗亲事业的,只不过他们都是以事业为重,没有时间罢了。但如果大家群策群力,同心协力。即使在工作中有争论分歧,只要大家以大局为重,也会达成共识的,即使达不成共识,只要求同存异。我想,我们的宗亲事业一定会办好。我们潘氏家族在现代社会来说,已经落伍。我们还背负历史的沉重包袱,潘仁美、潘金莲的名誉问题,千百年来一直在潘氏的子孙中,有一种挥不去的阴影;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中央候补有一两个,委员一个也没有啊。由于中国特色的历史、社会、国情,让我们成为一个联系紧密的群体,我们别无选择。我们必须精诚团结,同心协力,办好我们的宗亲事业。我们才能在中国的百家姓中,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我们潘氏也才能立足在世界之林。我相信,在先辈们已开创的事业中,我们这一代人也同样会有更优秀的宗亲,带领我们前行,在艰苦卓绝的奋斗中,自强不息,去完成先辈们未竟的事业。


                    2013年6月11日于花溪

回帖
  • 1142508192 (2013/7/6)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兴起 (2013/6/13)

    潘吉丁宗亲评论可谓言真意切。希望各宗亲组织之间相互沟通交流,取长补短,求同存异,共同推进我族各项事业全面、持续、健康发展!忠言逆耳,苦口良药!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本周热议
安徽省肿瘤医院潘家华 1
赞助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