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告海内外潘氏宗亲书

0 17 3698
潘光亮 2013/6/8 9:03:00 潘氏宗亲网
推送

亲爱的海内外潘氏宗亲:

潘光亮无比感谢宗亲们对我的《敬告海内外潘氏宗亲书》(http://www.pans.cn/Info/2013-05/1852.html)的密切关注。我很注意宗亲们对我提出的各种意见。有宗亲说我文稿水平低。我认为,这种意见直言不讳,非一般人能提得出来,我觉得很中肯,很亲切,我尤能感受到这些宗亲的爱护之心。

我写那封信的背景是这样的。

前不久,我先后参加了两次宗亲活动,即江苏宗亲邀请我到江阴参加了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江苏分会的成立大会,统英会长和海溶宗长邀请我到北京参加了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第二次会员代表大会。在江苏的会上,我没见到统英会长和海溶等宗长;在北京的会上,我没见到朝阳、友德、于昆、兹广、传平、明方、岳鸣等我所认识和见过面的一些省市区潘会的会长,也没有见到那些德高望重的潘氏知名人士。至于不认识和没见过面的省市区潘会会长、海外宗长有多少没到会,我不知道,就不能乱说。

我也先后见过我潘氏宗亲组织在中国香港注册的两份批文。宗长们都以“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的名义开展活动,却各开各的会,各注各的册,因此,我觉得这些都很不正常,我觉得我们潘氏家族可能出现了令人担忧的不团结苗头。情急之下,我不及细想,口不择言地写了《敬告海内外潘氏宗亲书》。

此后,我和美多、传平、海溶等宗长通过电话,也看到了宗亲们在网上发的帖子。

在通话中我发现,美多宗长很实在,很谦虚,也很有抱负,令人肃然起敬。传平等宗长也都很平易近人。

看了听了宗亲们的反应,我颇有感慨。

有宗亲说,我被蒙在鼓里还不知道。很多事情我是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眼前一目了然的事情,总不能装着不知道或仿佛与己无关,听之任之吧?我既无资格实际上也没有批评任何宗亲,我只是提请所有宗亲明大义,识大体,顾大局。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有宗亲提到了“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的老话。且不说“九头鸟”、“湖北佬”语义的褒与贬,我只是想不通:我的那封信与“九头鸟”、“湖北佬”有什么关系?其一,我说过亲情是没有国界和任何行政区划界限的。湖北潘有来自山西江西的,有下江南入四川的,甚至分布于世界各地。湖北潘氏宗亲与世界各地潘氏宗亲没有什么不同;其二,我言语不周,有什么不对之处,仗义执言的宗亲只该针对我个人展开批评,不该诛连一大片。难道我是湖北人,就诛连整个湖北人,我是中国人,就诛连整个中国人,我姓潘,就诛连整个潘姓?真要这样,那还得了!

有宗亲也提到了“番”“潘”问题,讲了二者的历史渊源,也说到了“番”是“番禺”的“番”,强调番、潘二者既形近又音同。实际上,潘,不只是与“番”有密切的历史渊源,与“姬、周、毕、魏、冯”等姓氏也都有密切的历史渊源。至于形近音同,覃、谭都是姓,也形近音同。试问,覃、谭能混为一谈吗?而“番禺”的“番”,与我们的潘字,音虽同,但不是姓。因此,番、潘更不能混为一谈。番体惠女士很美丽,很优秀,我很尊敬她。但,我们不可能把世界上所有美丽、优秀的女士和先生都集合到我潘氏门下。至于说古番国的番,演变至今就成了潘。那么,番姓的番,也应顺应历史的发展和演变,加上三点水,改番为潘,岂不美哉!我们理所当然地应该热情接纳,而不应该排斥。如果维持现状,又强调番潘一姓,我们和我们的子孙姓名该怎么写,怎么读?难道番潘皆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想怎么读就怎么读?模棱两可,莫衷一是,这样子,岂不乱套了吗?就是番体惠女士及其番氏群体也能理解我的话,也会同意以上观点的。

我每天在网上都可以看到宗亲们对那封信的“新闻评论”,其中认为“不知所云”和“不赞成”的,经常都占一定的百分比。

对认为“不知所云”的宗亲,我想说,我虽然水平低,但话还是说得清的,怎么会“不知所云”呢?我猜,那些认为“不知所云”的宗亲,不是海外华裔和华侨(其实很多华裔和华侨宗亲都也精通祖国的语言文字),就一定是自谦,是在过分贬低自己的中文水平。宗亲之间是不必过谦的。当然,也不排除这些宗亲有其他言外之意。对这些宗亲的其他言外之意,我不敢主观臆断,也不想多说什么。

对持“不赞成”态度的宗亲,我就要问,不赞成什么?是不赞成潘氏宗亲热爱潘氏宗族?不赞成潘氏宗亲及其组织和衷共济,团结奋进?不赞成潘氏族人明大义,识大体,顾大局?不赞成潘氏组织领导者们应有海纳百川,厚德载物的胸怀相互协商,达成共识?不赞成宗族文化活动和宗族经济活动结合起来,相互促进,相得益彰?不赞成提倡全体宗亲发扬无私奉献精神?不赞成潘氏文化研究活动讲求实际效果?不赞成实事求是,番潘分明呢?还是不赞成潘氏全体宗亲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呢?如此等等。到底不赞成什么,宗亲之间当明言相告,不必含糊其辞。

我重申我原来的观点,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应以第一届代表大会为基础,以先注册的批文印信和现行章程为基准,整合领导班子,开展正常活动。

以第一届代表大会为基础,是为了肯定和巩固各地潘氏宗亲活动成果,是求各地潘氏宗亲及其组织的和谐稳定;以先注册的批文印信和现行章程为基准,是为了使我们的世界潘氏文化研究活动规范化。一言一蔽之,是为了潘氏家族的团结和统一。

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第一届代表大会打开了潘氏文化研究活动的局面,功不可没。

在我们潘氏内部不必谈论合法与不合法的话题,但我们要自觉地遵纪守法。如果外部对我们的组织及其活动无可挑剔了,我们自己还有什么话可说?总之,注册要比不注册好。但注册了就不必再注册,而且注册的组织名称要和组织印章相一致,“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和“世界潘氏总会”,不只是一字之差。就是一字之差,在法律上也是通不过的。不要授人以柄,让人说我们潘家不懂法。另外,不管在哪里注册,只要审批机构和审批程序合法就行。严格地说,以我们潘氏组织的名称而论,审批权限似乎要超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该在联合国科教文或其他什么国际组织里接受审批。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看我们的海外宗亲,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能否网开一面了。

现行章程既可行又在逐步完善中,不能轻易否定。

我建议,潘氏宗亲组织要广泛吸纳宗亲中德高望重,德才兼备,有雄厚经济文化实力的有志之士充实领导班子。不少宗亲,诸如我略有所知的潘可权、潘富云、潘季顺、潘喜辉、潘成忠、潘朝阳、潘传平、潘美多、潘友德、潘晓笛、潘文迅、潘华堂、潘胜屏、潘志东、潘叶金、潘霄霞等,对潘氏事业都做了有目共睹的贡献,我们应该感谢他们,向他们致敬,向他们学习,向他们看齐。他们是潘氏组织的中坚,要依靠和借重他们。潘氏组织的领头人要把握大方向,团结大多数,尤其要建立健全和严格执行财务制度,开源节流,不负众望,办好潘家的事。

我建议,宗亲之间遇事应心平气和,不要动辄大动肝火。不要把政客、奸商那种寸权必争,唯利是图,尔虞我诈,明争暗斗等坏风气,带进宗亲活动中。俗话说,“家和万事兴”。只要全体潘氏宗亲和谐奋进,潘氏事业就能兴旺发达。

我并不愿意多事。但,我既姓潘,潘家的事,我自然责无旁贷。

我想,不光是我,涉及潘家的事,潘氏宗亲中的每个人都不会置之度外。我的《敬告海内外潘氏宗亲书》引起宗亲广泛和密切的关注,就是明证。

我再一次呼吁:潘传平、潘美多等宗长捐携起手来,创建一个属于全体潘氏的统一和谐的潘氏组织,共铸潘氏辉煌。

我的这封信,水平还是很低。因为我本身水平就不高。还望世界各地,社会各界宗亲批评指正。

此致

 

敬礼

 

中华鄂西北季孙公亦即潘荀公子孙潘光亮

201368

 

回帖
  • 潘兴起 (2013/6/13)

    光亮宗亲言必有中,只要出发点是好的,甭管什么“伪言者、“湖北佬”,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吉丁 (2013/6/12)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吉丁 (2013/6/12)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吉丁 (2013/6/12)

    我是笑着回的,“丈”都写成“仗”了。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吉丁 (2013/6/12)

    大肚能容容世上上难容之事,笑口常开笑世上可笑之人。有人说我是“伪言者”,我都不生气。你怎么有人说一句“湖北佬”,你就告到网上了呢?也许宗亲是故意惹你生气的。大仗夫干事业,就不要和人一般见识。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吉丁 (2013/6/11)

    贵州的潘姓和班姓,是两个不同的姓氏。班姓也有自己的姓氏源头和宗谱。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文光 (2013/6/8)

    我本人还是赞同光亮宗亲的看法!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兰珺 (2013/6/8)

    9楼说的好,为什么很多原来很热心于宗亲事情的人都变成了旁观者,就是因为现在的宗亲组织很多时候已经或明或暗的变成了政治组织。让很多的人心寒。所以,我还是一句话,支持和拥护真正为我潘氏做实事的人和组织,至于有没有注册,或者在哪里注册都无关紧要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卓伟 (2013/6/8)

    不要把政客、奸商那种寸权必争,唯利是图,尔虞我诈,明争暗斗等坏风气,带进宗亲活动中。俗话说,“家和万事兴”。只要全体潘氏宗亲和谐奋进,潘氏事业就能兴旺发达。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兰珺 (2013/6/8)

    我还是一句话,支持和拥护真正为我潘氏做实事的人和组织,至于有没有注册,或者在哪里注册都无关紧要,我们必须要知道我们只是民间组织,我们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做事者。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兰珺 (2013/6/8)

    覃作为姓氏,只读qin(琴)音,没有读tan(谭)音的,广西是覃姓大省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兰珺 (2013/6/8)

    覃作为姓氏,只读qin音,没有读tant音的,广西是覃姓大省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兰珺 (2013/6/8)

    另我在广西贵州听到很多姓“班”的,也说是可能是潘姓而来,因这两地的少数民族区往往是“潘”“班”同音,再加上以前很多人没有文化,很有可能引起笔误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喜辉 (2013/6/8)

    覃是多音字,可读tán、qín,广东这边因避忌和“沉”字读音相同不吉利,往往读tán音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兰珺 (2013/6/8)

    有人自己承认我们的姓氏,我们就应该举双手欢迎,不应该排除。番至少可以作为潘国考证的一个依据。
    如果按照这种说法,是不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就不认了?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兰珺 (2013/6/8)

    覃和谭两字是完全两个读法的字,希望不要取巧。你们到了广西就知道了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兰珺 (2013/6/8)

    “覃”读qin(琴音),
    不是读tan(谭音)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