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八百桥

1 0 233
潘世远 2018/12/4 14:59:15
推送

       八百桥这地方因桥而得名,大家都知道,八百桥始建于唐朝开元年间,这一事实是改变不了的。至于八百个和尚到冶山取经,路过八百河而造桥的这一神奇的虚构故事,我们也不必去追究它的真假,这美丽传说的背后也许就是一个谎言。

 

image001.jpg

 

       八百桥,也有人说它是八步桥,古人也许度量过,也许八步就能走完的一座古老的横跨在八百河上的石拱桥,曾经人走车推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已几经重建和翻修,以及扩宽和延长,今日的八百桥已非昔日可比。

 

image002.jpg

 

       八百桥历史悠久,八百桥景色很美,八百桥人很淳朴,八百桥故事很多。

       八百桥镇现已改名金牛湖街道,为啥改名金牛湖街道?金牛湖与八百桥八棍子也打不着。金牛湖在哪里?金牛湖在八百桥的东北方向,距离八百桥四、五公里路程呢。

        八百桥就八百桥,为啥要占用人家金牛湖名称?金牛湖不就是2014年青奥会水上项目在这里比赛而出名了嘛,你就想占人家光,改名易姓,连自己姓什么都不要了。

       八百桥镇自改成金牛湖街道之后,好多人搞错地址,弄错了方位,到八百桥来找人或办事,经常会跑错地方,跑到金牛湖之后又折回往回赶,好好的八百桥镇,非得改名金牛湖街道,这真是折腾人的事。

       近几年,改地名成了一种追求时尚,全国各地都是如此,谁的名气大就改成谁,就跟谁姓,不论它十万八千里,只要是政府所在地,都可以改,目的是为了把政府所在地改得更出名,只要名声大就行。

       这地名一改不要紧,要紧的是可害苦了老百姓,让人去此地,最后却去了彼地,笑话连连,搞笑不断。乱改地名害死人,让人跑断了腿。

       好像中国人就喜欢张冠李戴,张冠李戴成了中国人的专利了。

       本来兴趣很浓的谈着八百桥,这一提到改名金牛湖就来气,于是说话就跑题了。你政府喜欢改名易姓,咱们老百姓不吃这一套,但是没办法,人家嘴大,你嘴小。

       金牛湖离你八百桥老远的,只因行政区域划归你管辖,你就要抢占人家的名字,你问过人家乐意吗?

       还是言归正传,继续我们八百桥的历史梦游吧。

       历史总是无数次的跟人们开着玩笑,还有一些人胡说八道,说什么八百桥以前也叫过青龙镇,这些沸沸扬扬的传说太遥远了,已无法去考证,虚无缥缈的强加给八百桥,不知是对八百桥的赞誉,还是让八百桥承受着历史上不该有的蒙辱。

       八百桥虽然是个古镇,但是并没有留下远古的太多的文化遗产,近代的故事流传下来的也不是很多,或许不重要的历史已被人们遗忘了。能够让人们口授相传的也只有清末之后的一些还能说得上有依据的东西,尚可聊聊,那些太虚假的久远的东西,说它也无趣无味了。

       古老的八百桥,只是房屋东西对立的石板铺路的一字长街。过去的风景,在我们的儿时还能看到一些,沿街的小瓦房,和高低错落的古建筑,已在后期的重建和维修时变得面目全非。

       八百桥几乎没有留下什么古迹可寻,八百桥之南位于圩子沟的尼姑庵,在历史的沧桑巨变中已毁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文革大潮,被取而代之的是现在的居民房。还有八百桥北岸街东的和尚庙,据说早期是王氏祠堂,不知何时入住了和尚,成了寺庙,有人说它叫观音寺,据说这个寺庙在当时香火蛮旺盛的,后来的去向,几乎与尼姑庵同时甄没在那段历史的烟尘中。

       八百桥,还有一段我们不应该忘记的历史,这段历史不仅是八百桥的耻辱,更是中国人的耻辱,这段耻辱的历史,那就1937年日本兵屠杀南京城之后,不久就派兵驻扎八百桥,并在八百桥南头的圩子沟位置建起了碉堡。

       日本兵在高高的碉堡之上,监控着整个八百桥的南北动静,让这个曾经生机勃勃的街道从此变得暗淡无光。

       那些投靠日本人的汉奸,这时候也变得更加猖狂,把整个八百桥搞得乌烟瘴气,过去的安宁和平静已一扫而光。

       八百桥的老茶馆坐着的那些穿长袍的有钱人,也变得战战兢兢,担惊受怕起来,生怕因某些事情受到牵连而使自己的脑袋搬家。

       八百桥的大烟馆和赌场随着日寇的入住,由此变得更加热闹,创造了从未有过的一段嘲笑的历史辉煌和繁华。

       紧随其后的汪伪部队也来到了八百桥,在圩子沟圈地驻扎,大约一个营的兵力。这支部队跟日寇关系似乎并不那么密切,经常发生摩擦,曾经几次刀戈相见,最后不知怎么撤走了。

       八百桥成了日寇的一道重要关卡,多少人的性命就断送在这座桥上,成了八百河下的悲惨的冤魂。也有水性好的,潜水而逃,这是极个别的,想逃出虎口的,几乎等于零。

       在反法西斯的二战结束,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此时日本兵还未撤出八百桥,我游击队号召大家和发动群众的力量,来摧毁日寇驻扎在八百桥的碉堡,那些三三两两的胆子大的革命群众,拿着锄头、大锹等简陋的农用工具,进行挖土啄墙,想挖空墙角把它推倒,经过几天的奋战,那固若金汤的混凝土打造的砖混结构的日本鬼子炮楼丝毫未损。日本兵在炮楼上举枪瞄准,就是不敢扫射,他们知道自己将退出历史舞台,在担惊受怕中,与我民众一直对垒,直到日寇从六合沿八百大河开来的汽艇把他们接走,才结束了这场持久的对峙。

       八百桥,在国共战争中于1948年获得解放,解放后的巨变,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改革开放更让八百桥突飞猛进。 

       八百桥第一次拆桥重建是在1969年,把原来的雕龙画柱狮子头的石拱桥全部拆除,也把桥墩下的打基础的密密麻麻的木桩从河底深层泥土里全部打捞上来,进行了历史性的第一次现代化的钢筋混凝土桥梁改建。

       其后又进行了多次扩宽延伸改建,简易的改建,只是为了适应时代的交通需要,却已没有了八百古桥艺术的吸引力。

       2004年的重建中,这座古桥得到了地方政府的重视,进行了复古造型设计,重新展示了它的历史性转变的脱胎换骨的新面貌。

 

image003.jpg

      

        新时代的八百桥,现在到处高楼林立,即有千年古镇的繁华街市,更有发达的工业园区。

       最具特色的的八百桥招贤西路的商业街,在好又多购物中心带动和辐射下,这条街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繁华热闹,极具人气。     

       招贤西路这条街上的小吃、饭店特别多,还有很多的理发店、足疗按摩店、牙科门诊、大药房,以及五金建材商店、烟酒杂货店等等,成了各具特色一应具有的一盘商业大餐,更像人们生活中的大杂烩。     

       到了八百桥,就知道了有“吃在商业街,玩在招贤路”之说,招贤路是一条东西走向的街道,以十字路口(老八百商场)的红绿灯为分界,以东的叫招贤东路,以西的叫招贤西路,招贤西路这条商业示范街的发展也只有十年的时间,这十年的发展,把这条街打造成了八百桥的最具典型的新型的商业大街。

       八百桥,在历史的风雨历程中屹立,见证了不同时代的繁华和兴衰,也见证了八百桥的淳朴民风和古老的民俗文化。

       八百桥,值得我写的地方很多,可是我确实感觉又写不出什么东西来,也许在一个地方住得太久了,听得太多了,已抓不住重点了,东扯西拉,并没有写出什么好奇的古往今来能吸引着你。

       如今八百桥上走,几多欢喜几多愁。

       历史的变迁,人气的转移,八百老街已变得破烂不堪,曾经的辉煌已消随风而去,冷冷清清的街面上,只能偶尔的见到稀稀疏疏的行人。

       八百古桥随同八百老街,在历史的遗忘中,并没有留下精彩的一笔,可曾经划下心痛的伤痕还在。破败的老街,在伤情的月光下,留着沧桑的眼泪,也许只有天上星星才能看到。

       八百桥,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镇,希望她在明媚的阳光下,明天会变得更加美好。

       八百桥是我的家乡,我爱八百桥,不仅是因为我生长在这片土地上,更多的是她让我留恋的东西太多,太多的让我无法表达。

       八百桥,但愿你的未来更加充满活力,展示自己更美丽的雄姿!

 

潘世远  撰文/配图

2018.12.4

回帖
  • 消灭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