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氏碉楼与象形建筑

0 3 1895
杨青 2018/2/27 10:25:01 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推送

人面象形的潘氏碉楼

位于玉环市芦浦镇隔岭村的潘氏碉楼建于1935年,它与玉环其他八个碉楼打包为一个整体,作为“玉环碉楼”公布为省文保单位。在近代,仅环乐清湾地区,就有几十座碉楼;但是,作为原生的人面象形碉楼,目前见诸于公开资料的,仅此一例。

我们应该多多少少都听说过一些象形的建筑,比如埃及金字塔,悉尼歌剧院,北京的国家体育场——鸟巢,还有水立方,等等。这些代表性建筑的象形内涵不太一样,将潘氏碉楼跟它们作一些比较,可能比较容易获得在象形建筑时空维度上的参照。

金字塔建造年代极其遥远,其实在建造时并没有刻意要像什么形,严格讲不是象形的建筑。1904年,康有为游历埃及后,在《海程道经记》中首先使用了“金字塔”这个象形的译名,后来大家也都认可像“金”字,就这么使用下来了。所以,金字塔只是后来有人把它当成象形的建筑。潘氏碉楼则不然,在一开始时就比较明确是建造一座象形的建筑。1956年,丹麦建筑设计师约翰·乌特松构思悉尼歌剧院时,最初是从切开的橘子瓣获得灵感的,可能偏向于比较简洁的几何图形,加上建筑位于悉尼港的水边,1973年建成后,人们却将此象形为风帆。潘氏碉楼的人面象形比较确定,不太可能做出不同的解读。拿潘氏碉楼与鸟巢对比,两者属于不同的象形手法,潘氏碉楼属具象象形,鸟巢偏向于抽象象形。象形一般都是从具象象形开始的,发展到后来才会出现抽象等其他的分支,从这个角度讲,潘氏碉楼是鸟巢的前辈。

我们把潘氏碉楼称之为典型的象形建筑的另一个重要理由,就是它人面象形的各个组成部分(眼、鼻、口、眉、耳等),都跟碉楼的建筑功能紧密结合。从这点讲,上面提到的这些著名的象形建筑,都不如潘氏碉楼典型,至少没有超过潘氏碉楼的程度。

虽然“象形建筑”为普通人所耳闻,但在建筑史里一般是看不到这个词的。当前专业建筑史的著作里,我们只能看到构成主义建筑、现代主义建筑、后现代主义建筑等词汇。是不是象形建筑不入流?其实我们大可不必被这些高大上的词汇吓唬住。凡“主义”者都有一套非专业人士难以消化的论述,而“象形建筑”则是一般人都可说、可理解的名词,显得不够“理论”。不够理论并非不能理论,随着原生建筑时代的逐渐退出,现代建筑设计时代的到来,不管你愿不愿意使用“象形建筑”这个词,大量象形元素被融入到现代设计中是不争的事实。不管现代建筑设计发展到何种程度,都有其历史、人文和思维的脉络。许多演绎到极致的现代建筑,一寻起“根”来,还是离不开具象象形。潘氏碉楼可能并没有直接参与到现代建筑设计的演绎过程中,但它作为极其罕见、典型的原生具象象形建筑在历史节点上的标本,只可遇而不可寻。

回帖
  • xgqbpan999 (2018/3/3)

    这个“潘氏碉楼“ 可碉堡了!!! 眼花,前2次打错,见谅!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xgqbpan999 (2018/3/3)

    这个“潘 氏碉楼”可碉堡了!!!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xgqbpan999 (2018/3/3)

    这个"潘氏碉"可楼堡碉了!!!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本周热议
没有相关数据
赞助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