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国相老先生

0 3 8318
潘柏金 2014/7/6 22:31:00 原创
推送

    我与先生相识在1996年8月,那是一个酷暑难熬的中午,家乡一宗亲领一老人来到我的住处(我当时住在县委宿舍大院),介绍他是浙江丽水潘国相,来查宗谱等事宜。我妻子看到老人的汗衫湿透了,很同情叫他换洗下,老先生爽快应允而不客套。俟后交谈我才知道,他已走访全国十三个省区,收集整理资料打算编修一本《潘氏总谱》,这时他已是76岁高龄。下午我将在县城工作的宗亲召在一起商量,第二天,我陪他下乡到湖口的潘姓村庄查谱、拍照(主要拍始迁祖祖墓),回来又整理资料,吃住在我家,第三天他走的时候,我给了50元钱做路费。此后,又多次电话交流探讨潘氏源系迁支,他亦把我编进了《全国潘氏资料员名单》以便于联络。我的感觉和宗亲们的议论,这位宗亲很不简单,自费全国查找资料,决心非常大,意志非常强。他也说过“做这事有些闲言碎语,我不听”,我从心底里敬佩他。

    2000年,他编写的《中国潘氏荥阳通系史》出版,我原已汇订金购买,这次发行大会在丽水市举行,但我由于工作原因未能成行,只能让堂兄去领,这次会议听堂兄回来说盛况空前,在他村的祠堂里摆酒50桌,市公安局立成处长讲话,很多人士都去了,看得出我堂兄非常兴奋,我也受到感染。这次发谱大会后来看看实际是(世界)潘氏大会的预演,很成功。这也说明为潘氏宗族做实事,人们会支持,也是受欢迎的。

   《通系史》买来后全族人委托我保管,我得以反复阅读,并就有关问题向他通信、电话请教,他都十分耐心解答,是我的启蒙老师。当我地都昌、湖口、彭泽三县,星子、德安、庐山、九江等八县联修宗谱时,我作为顾问,很多不明就理的地方都向他请教,他极其认真的查阅宋史、明史等典籍回答,可见他治学严谨,读书破万卷。

    2007年中秋,欣喜与他共同参加第一届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潘声定、我和老先生三人共同合了个影,今天成了一件珍贵的纪念品。而后每当春节想念他的时候,也只能打个电话问候。在后来浙江省开会时,他的修改版《世界潘氏通史》发行,并撰写了《让历史说话》宣传潘美的历史剧本,我表示衷心的祝贺,这时他已过90高龄,身体虚弱。

    今年4月是个不吉利的月份,月初我岳母(90岁)股骨骨折,妻子、女儿及我在县中医院准备老人家的手术,接到电话“国相先生逝世”,心里非常难过,想去吊唁,岳母弃置一旁实为不孝,如不去吊唁则为不义,我妻子女儿劝我等岳母手术做完,再陪我一起去,我只能先发个短信吊唁。昨天终于了结了我的心愿,我与妻子、女儿一行三人凭吊老先生。

    国相老先生所收集的资料、所阅读过的材料不下亿万字,才能编出约两千万字的谱史。这是中国潘氏唯一能做到的人,我作为中华大族谱会员、曾经的干事,据我所知,在中华大族谱各姓氏所编宗谱中,一人独自编写两千万字谱史的暂时还没有。他这种坚忍不拔、一往无前、求真务实的精神是值得我们永远学习的榜样!要感谢丽水潘氏,出了一个中国宗谱大师、潘氏英杰。我们永远怀念他!

2014年6月27日

潘柏金

回帖
  • pgr119 (1个月前)

    请问《世界潘氏通史》这本书何处可得?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pgr119 (1个月前)

    敬佩老先生,为我族人楷模!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pans520 (2014/10/10)

    怀念国相老先生。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