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郎探母》故事有感

0 1 14552
潘祥鶤 2009/9/6 15:16:00 本站
推送

  《四郎探母》是大家都知道的杨家将故事。说的是北宋时期,杨家将与辽邦血战金沙滩,四郎杨延辉阵前被擒,改名与铁镜公主成婚。后辽邦萧天佐摆天门阵,六郎延昭挂帅出征,母佘太君押粮。四郎思母心切,公主盗来萧太后的令箭,助他出关,母子、兄弟相会。四郎返回辽营,萧太后问罪,公主求情赦免。
  京剧《四郎探母》中各派唱腔经过千锤百炼,的确都是精品。无论是老生,青衣还是老旦,小生,都是声情并茂,别有韵味。特别是杨四郎和铁镜公主的对唱《坐宫》一场,则是精品中的精品,传唱广泛,久唱不衰,广受人民群众欢迎。剧中主要人物有杨延辉、铁镜公主、萧太后、佘太君、杨延昭、杨宗保等,相关人物有杨继业和穆桂英。  其实这个故事从问世就引来争论,是一个备受争议的剧目。因为杨家将都是可歌可泣的民族英雄,而杨四郎等于投敌叛国,在道德上很不完美,从汉族的立场上看也不很爱国。可杨四郎的行为却又很符合中华民族普通百姓所认可的基本的伦理道德框架,十五年的杨四郎好不容易与老母发妻兄弟相见,转瞬就要再度分别,生死离别之际的骨肉亲情,一时迸发出来;佘太君和杨四郎母子间的情感冲撞是如此尖锐而令人心酸。佘太君急切的对儿子说道:“哎呀儿呀!你才得回来,怎么又要回去?儿岂不知,天地为大,忠孝当先!”杨延辉的回答是:“哎呀母亲哪!儿岂不知天地为大,忠孝当先;儿若不回去,可怜你那番邦媳妇、孙儿,俱要受那一刀之苦……”在这里,杨四郎说的是媳妇、孩子的性命交关,背后的支撑则是他的诺言,当杨四郎忠义不能两全时,义成为更优先的选择了。他和铁镜公主15年的婚姻建立起来的跨文化信任和情感。双方都存在对于对方遵守承诺的期待,以及能够信守承诺这种基本道德素质的信任。   戏中杨四郎的政治立场不断遭受责难。清末,他被批评“在民族关系的处理上背离了汉族的立场”;上世纪40年代开始,被认定了叛徒的政治身份;从抗战直至“文革”40余年间充满斗争意识的历史阶段中,《四郎探母》这出戏始终承担着政治和道德的双重压力,没有人愿意承担“歌颂叛徒”的骂名。于是,对《四郎探母》的修改没有停止。在改写了的《四郎探母》中,杨四郎的政治性大大得到增强。他摇身一变成为潜入辽国的间谍,不仅仅抱得美人归,而且出色完成宋朝交给的地下工作任务,有意思的是,不仅在中国大陆,在一海之隔、与大陆政治意识形态完全两样的台湾,《四郎探母》也忽而被禁,忽而经改写后解禁。台湾诗人蒋勋回忆道,上世纪70年代中期后,“有一阵子,不知道为什么《四郎探母》忽然被禁演了……不多久,又解禁了,甚至加上《新四郎探母》这样的名字”。《新四郎探母》在“见娘”一折,“照样痛哭。照样磕头,照样千拜万拜,但是,拜完之后,忽然看到杨四郎面孔冷漠,从袖中拿出一卷什么东西递给母亲、然后告诉母亲:‘这是敌营的地图,母亲可率领大军,一举歼灭辽邦。当其时,台湾与大陆在政治上虽势不两立,却如出一辙地把杨四郎塑造成一个“埋伏的情报员”。真有点滑稽和啼笑皆非。政治上正确的杨四郎并不讨人喜欢,不被普通观众认同,而注定涉足各种各样情感的泥淖中的普通观众还是期待着那个背叛了的杨四郎。《四郎探母》之所以成为一部好戏,只是因为剧情紧凑,唱腔优美,群众那里还管得你杨延辉,佘太君之愁苦呢,一门忠烈的杨家,也有被泼一身脏水,洗不净的时候。  这里不妨将戏剧里的人物还原到真实的历史上  杨继业,其人《宋史》有传。名杨业,戏剧中又尊称杨老令公,原是北汉刘王朝的一位武将,建雄军节度使,赵匡胤率兵攻取北汉,围北汉首都太原,杨继业为北汉主刘嗣元策划,谓可“长享贵宠”,一同降了宋。以后杨继业遂渐取得了赵宋王朝的信任,为宋守边。雍熙三年(984年),宋五路攻辽,杨继业兵败于朔县。《辽史》耶律轸斜传记载: “至狼牙村、众军皆溃,继业为流矢所中,被擒。辽将耶律轸斜责曰。。。。。。继业但称死罪而已”。宋史记载为:“遇轸斜,伏四起,中流矢堕马被擒,创发不食,三日死”。杨继业在被俘后的实情,《辽史》、《宋史》记载有点出入,后代一些人评论,谓杨继业“秉心忠义”,说《辽史》记得有出入,有“曲笔”,其实《宋史》、《辽史》都是元代脱脱一人主编,“曲”何来有之呢。
  杨延辉,杨继业第四子,被俘入辽后当了辽朝驸马。此人在《宋史》、《辽史》中均无可考,是个虚构人物。但《辽史》上却另有个人很像,叫韩延徽,辽史是这么记载的“幽州安次人,。。。。。授幽州观察使。。。。。。延徽来招聘,太祖怒其不屈,留之,。。。。。绍与语,合上意,立命参军事,。。。。。久居之,慨然怀其乡里,。。。。。。遂亡归唐,乃省亲幽州,匿故人王德明舍,延徽曰:吾将复走契丹,德明不以为然。。。。。。。既至,太祖问故?延徽曰:忘亲非孝,弃君非忠,臣是以复来,上大悦”。延徽、延辉,同音,大慨可以看作是杨延辉的影子吧。
  铁镜公主,《辽史》无此人,另按辽景宗后萧绰生有三女,一魏国公主,嫁北府宰相萧继先。二吴国公主,嫁宰相萧排押,三越国公主,嫁萧恒德,也找不到这个所谓的铁镜公主。此人是虚构,也是无疑的了。
  萧太后,是辽景宗睿智皇后萧氏,讳绰,又称承天后。景宗崩为皇太后,《辽史》载“摄国政,明达治道,闻善必从,故群臣咸竭其忠。习知军事,澶渊之役,亲御戍车指挥三军,赏罚信明,将士用命”,后代评论萧太后:辽以鞍马起家,后妃往往长于射御。军旅田猎,未尝不从,承天后之御戍澶渊古所未有。1995年由辽宁电影制品厂制作的电影“大辽太后”说的就是萧太后的故事。
  杨延昭,《宋史》有传,但不一定为继业六子,称六郎乃后代评话、戏曲附会之成,在军职上也不是宋军统帅,最后任莫州防御使,续任高阳关路副都部署(今沧州、保定地区)。
  佘太君,戏剧中名佘赛金花,史无记载,不过到清代有人称折德扆女。因为有《折恭武公克行神道碑》可证,折和佘为一声之转字,折姓世居河西,今陕西府谷一带,为北魏拓拔氏鲜卑贵族后裔。
  穆桂英,史无记载,穆和慕容也是一声之转的字,北魏时大批鲜卑人改汉姓。慕容属后燕慕容氏鲜卑贵族后裔。
  折家、穆家都是当时在陕西、山西北边的大豪族,所拥有的广大土地都在北宋辖境内,自然会归顺于宋,所以赤胆忠心保宋抗辽是情理中之事。
  剧中人物,萧太后和杨延昭是实有其人,但一定没参与过杨延辉探母的事,杨延辉和铁镜公主这两位主角,则是彻头彻尾的虚构人物了,穆桂英也是故事需要虚构的女英雄,佘老太君,也不过是位虚实之间的人物,在“四郎探母”故事中。杨延辉是个有争议的人,罪状是叛国贪生,不爱国,杨业虽然不是这出戏中人物,但他确是这个假儿子的真父亲,他拥刘嗣元降赵匡胤北汉而亡了国,比起势穷力竭,还要为赵宋王朝奋斗不已的文天祥,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可故事为什么不去痛责这真父亲,而偏偏要力诋这个假儿子呢?真有点弄不明白。
爱国主义是一个有广泛意义的伦理慨念,过去不少文艺作家,一提爱国主义,总是喜欢把矛头指向,中国除汉族以外的其它民族,一打匈奴人、二打契丹人、三打金人、。。。。就是爱国主义了,忠君并不等于爱国,特别是在今天,引用某些历史事件来颂扬爱国主义,可千万不要弄成宣扬汉族爱国主义,就显然会影响全国各族人民的团结。
  某此史学家和艺术家常喜欢把中国的汉族以外的其它族对中原王朝进行的武装斗争,叫作“侵略”,但绝不论证汉族对其它民族进行的武装斗争时叫作什么。轻率的断定凡是打其它民族的汉武装将帅都是民族英雄,是难以服人的。因此有时在民族问题上引起强烈反应就是很自然的事了。以往在广播的评话中。如《杨家将》、《说岳全传》不得不因为这些理由充分的反应而被中止。更何况还编出许多离奇的故事加在潘美一家人身上。以此来颂扬杨业一家的忠君爱国。不伦不类了。
  秦汉以来,中国历史上,北方先后出现了匈奴人,南方有越人,在西边有过突厥人,高昌人,楼兰人等等,三国时曹操打过乌丸,诸葛亮打过孟获,姜维就是羌人,南北朝有拓拔氏,有所谓的“五胡乱华”,唐朝有了吐蕃和回纥。五代时有了契丹、西夏,后来又有了女真、金。以后有蒙元、满清入主中原。正式以大元,大清之名代表中国。这是一个很长的历史。既是汉族自身融合的历史,也是汉族和其它各民族之间融合的历史,虽然在民族构成上,作为社会发展的水平,汉族和其它民族有很大差别,但这并不妨碍各族人民的社会经济活动对于这一伟大历史运动的内部联系和促进作用,这样一个中华民族形成的漫长过程。在历史上表现的既辉煌灿烂,也错综复杂,既有金戈铁马,也免不了兴亡盛衰,一个伟大的中华民族就这样出现在亚洲大陆,出现于全世界!


安徽泾县茂林潘村三甲,潘祥鶤
2009年9月4日于四川德阳市
 
 

回帖
  • 潘吉丁 (2009/9/6)

    写得还可以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本周热议
寻育山公一脉 1
赞助商推荐